人人都有相同的教育機會?這是披著人道主義的謊言

人人都有相同的教育機會?這是披著人道主義的謊言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擁有受教育的機會,除了個人可能性之外,還要看他的意願。受教育的可能性並不少,它們只是不盡相同罷了,因為每個年輕人成長的路實在有差異。沒有人可以保證,有酒癮、無能力工作的父母所養育的孩子,與企業家的孩子擁有相同的教育機會。教育是在日常生活中吐納及呼吸的,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息息相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柏里斯.葛倫德(Boris Grundl)

我們是為了學校學習!

光有知識,早就無法培養出足夠的能力了。

基於這個教育體系,我們挑選出的老師,不是開發人類潛能的人,而是最適合現行教學理念的那些人。學校教育被認為是傳遞最原始的學科知識的啟蒙教育,因此,一個平衡的教育必須建立在另外三個基礎上:知識與經驗能培養出能力,目標清晰乘以自信就等於付出與投入。知識、經驗、目標與自信,是全心投注與能力發揮的控制鈕。光有知識早就無法培養出足夠的能力了,也不再能激勵人付出心力,讓人無法在日後毅然決然走自己的路。

選擇教育人才也應該跟隨這個理念。唯有先前有過工作經驗的人,才可以當老師,有工作經驗的人才知道,經濟實際上是如何運作的。老師必須對孩子傳遞的最重要的訊息是:生活帶給人愉悅,而在經濟領域中工作也會帶來愉悅。所以值得為此下工夫。老師們必須在他們的實習過程中,有過銷售或為人服務的經驗。對於企業、富人或經濟有成見的人,沒有資格當老師。其實光是在書裡寫下這些意見,就已經夠令人吃驚的了。事實上,學校應該為孩子打開一條道路,好讓他們日後在商業領域能夠有所成就,他們的目標絕不是被政客驅策的那種平等。

然而,現今的教育體系中,對於達到這個目的的真正教育,沒有展現出太大興趣。其目標是幫助年輕人找出他們究竟是誰、長處為何,他們的人生使命為何。大學長期以來仍只是被當成是各級學校的延伸教育而已。許多教授鼓勵他們最優秀的學生朝學術及教育之路邁進,而不是引領他們進入商業領域。還好有越來越多的教師們不把經濟體系視為癌症,而將其視為是人類發展中充滿挑戰與刺激的一環,教育界正是需要更多這種英才。

國高中、小學及大學必須成為珍惜個人性、培養個別天賦的場所,讓個人在融入社會大我的過程中沒有困難,就像單簧管手融入交響樂團一樣。學校要為學子指引一條朝「自我認知」方向前進的路,學校裡有許多訓練有素的師資,他們理解年輕人,並且能將他們內心蘊蓄的天賦及特色激發出來。這些人心胸寬闊,因為他們會因發掘他人的潛能並加以培養而愉悅。

「受過教育」就是進一步了解自己

「受過」教育,就是進一步了解自己。但是各級學校及大學卻往往做不到這點。

世界上存在著優秀的父母、傑出的校長、出色的老師以及一些值得做為典範的教授。有時候,出類拔萃的個人能彌補這個集體水平的系統,而非造成威脅。在此期間,有些校長會邀請一些企業家或人格訓練講師到學校來,這是一個值得多加仿效的好方法,因為孩子畢業後何去何從的問題,可以藉此得到啟發。

知識的人工呼吸

每個人都能得到相同的受教育的機會?這是謊言。

人們對於教育的觀念普遍上都是:學校應盡可能給予所有人相同受教育的機會。每個人應該得到相同的機會,這點我覺得很好,不過,每個人都可以有相同受教育的機會嗎?這是披著人道主義的謊言。

擁有受教育的機會,除了個人可能性之外,還要看他的意願。受教育的可能性並不少,它們只是不盡相同罷了,因為每個年輕人成長的路實在有差異。沒有人可以保證,有酒癮、無能力工作的父母所養育的孩子,與企業家的孩子擁有相同的教育機會。教育是在日常生活中吐納及呼吸的,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息息相關。

現有的各式各樣受教育的機會,可以透過意願及興趣取得平衡,且要看是要培養或者扼殺這些意願與興趣。

年輕人會向他們的榜樣看齊,他們的興趣會被激發,有朝一日也想像這些良師、大師、教育者一樣:有他們今日的地位。德國的職業教育在這方面做得很成功,學生們在此可以向典範學習。

當然,有許多父母、體育社團裡的教練、公司裡的領導人也是很好的典範,而老師及教授們也可以、且應該成為典範。

教育體系運行得還不是那麼理想,因為典範及榜樣的樹立並不被學校教育當成一回事。而且,我們也不直接要求國家或社會改善教育體系的缺失。

人們只能夠持續地自我教育。

為什麼?因為它根本就不存在。長期以來,人類只能夠自己教育自己。人類可以短暫地被餵食或藉由呼吸器呼吸,但是要持續地被教育,是不可能的。

「教育我」完全是一個消費別人的態度,不過藉由純粹的知識消費,我們可以知道一點,那就是我們的孩子學到的遠遠不夠——絕對不該只是知識而已。

分攤的痛苦

為人父的我,在對教育體系提出合理批評,對公家機關提出要求的同時,應該以現實的角度為出發點做思考。舉例來說,雖然國家賦予學校甚至托兒所一個「教育的任務」,但這些機構真的辦得到嗎?

隨著年紀增長,生長環境對於孩子的影響力會日漸增大,這是非常正常的事。孩子會像海綿般吸收資訊及觀感,因為模仿是最快的一種學習方式。他們吸收所有新的、有趣的事物,並且想身體力行:行為、思考、語言。一所學校或托兒所的文化,也會對孩子造成影響。

父母對於這類影響很清楚,他們要求這些機構接下教養他們孩子的責任,而且要最好的幼教人員、最有能力的學校老師、最好的環境來執行。問題是這些要求合理嗎?父母的要求到底是否有被履行的可能?

我還清楚記得,我女兒曾經把從托兒所學到的、具有強烈性暗示的髒話帶回家裡。當這個可愛的小女孩在餐桌上熱烈地爆出這個字眼時,我們瞬間暫停了呼吸,手裡的餐具差點就要掉在地上。

沒錯,這個字對小孩來說是個禁忌,這是托兒所的錯嗎?是幼教老師不盡責嗎?我們的女兒在那裡到底學了什麼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這個地方對小孩來說是什麼、那裡用的是什麼樣的語言、老師們對於這種情況有什麼應對措施?怎麼有可能會發生這種事呢?

這一連串的問號在第一時間出現在我的腦中,我腦中自動閃過四個念頭。第一:這不可能、也不應該發生;第二:有人該為此負責;第三:這必然是被外面的人影響了,因為她不會從我們這裡學到這個詞;第四:我要罵翻這間托兒所。

大部份的父母都以為:只要孩子吸收的事物來自於雙親,那就不會有問題。因為我們給孩子的一定都是好的,我們知道該怎麼做。但是忽然有一天,大事不妙,四周環境開始影響孩子,他連講話方式都變了樣;突然之間,小孩開始接受外來灌輸的想法,他越出了界線!對於為人父母者來說,無異於家庭遭歹徒入侵、家鄉被外族侵略。而又因為父母親在情感上和小孩太緊密了,他們缺乏全面觀照所必需的距離,而無法冷靜思考。他們的認知扭曲了。

我女兒當然很開心,她看到我們驚嚇的表情,忍不住大笑起來,這個字起作用了,可以帶來她想要的注意力,而且是百分之百命中。所以她立刻又講了一次這個字,屢試不爽。

接著,我們夫婦終於恍然大悟:女兒壓根兒就不知道這個字的意思。她只是發現這個字帶有魔力:假如我說這個字,大人就會露出驚訝的表情,每個人都會盯著我看,這真好玩!這個字的意義根本就不是重點。

外在主導

為人父母者必須明白,他們不能在把教養孩子的重任交給國家的同時,又預期得到某種結果。那好像是在說:這件事交給你來做,但要按照我想要的方式。

是的,自己的孩子當然是最聰明、最可愛、最乖巧的,他們是未來的諾貝爾獎、奧斯卡獎得主,是下一屆超級名模及奧運金牌贏家,是未來的愛因斯坦。我不曾從哪位父母的口中聽過:「我的小孩反應有點遲鈍,但我就是喜歡他這種呆呆的樣子。」有趣的是, 這些孩子該如何成長茁壯、發展自我?如果連他們的父母都不曾發現自己的獨特之處,更別說要他們自己發揮運用這些特長。他們自己在職場上原地踏步,沒有進展及表現,因此很不快樂。不過,「學校必須保証不讓我們的小孩重蹈覆轍,國家必須想辦法,因為我們已經繳納了稅金。」

期許孩子有朝一日成功、變得漂亮、過得幸福,是父母本身將優質生活的渴望投射的結果。如果自己沒辦法達成(因為得花費太多工夫、沒力氣做或做不到了),那麼就讓我的孩子過那樣的生活,而且最好不要讓我自己來想辦法。此外,帶個有教養的孩子出門也讓父母很有面子。

其實這一切根本不是為了孩子,而是為了那些想利用孩子來彌補自己生活缺憾的家長。

那麼,這件事就應該是必要的: 如果要藉著孩子的成就來讓自己快樂,那麼身為父母者,就應該要認出孩子的天份、性向,並主動培養。不過這個培養的過程很辛苦,還會耗費許多時間,因此這個責任就交給公家機構去處理好了。

這當然行不通,因為學校無法顧及每一位學生的個人天賦,學校的目的只是讓全體學生擁有一致的知識基礎,而不是要培養個人的才能。

因此,為人父母者的失望是可以預期的,但是這麼做他們挺輕鬆。假如孩子將來一事無成,就可以把錯推給別人,父母就不算犯錯,也不必自責。而在拼命地推諉過錯的同時,孩子發展停滯不前、乏人管教,反倒不是那麼重要了。

反觀國家教育機制也樂於這樣玩。父母家長這種要求的態度,以及把「教育任務」移交出去的做法,對於所謂的「教育人員」造成相當大的影響,結論就是:如果你要清算某人的罪責,就要先給予他權力,而擁有權力的感覺還不錯!但如果教育最後沒有成功,孩子的成績很差,那就是父母的錯了。幼教人員或老師總是既為孩子的學習成果驕傲,又把小孩學習失敗及個人問題推給父母:「唉,原生家庭的問題怎麼能怪到我頭上呢?」這就最為人所熟知的人性弱點:成功歸我,失敗就留給別人來收拾。

所以有句話說:「為了教好一個孩子,需要勞動全村的居民,但也少不了懦弱無能的老師。」俗話又說:「與其希望困難減少,不如學著面對困難。」學生也可以從懦弱無能的教師身上學到事情,比方說,當懦弱無能的人掌握權力時,應該如何與之應對。他們未來也一定會經歷到類似的情況。學校及托兒所的某些陰暗面其實就是一個小社會,那裡也不失為是學習應對的絕佳場所。

自行決定

教育孩子的整體責任,毫無疑問是在父母身上,並不是在老師或幼教人員身上。單就父母對孩子的影響力最為全面這一點來看,父母理所當然要負最大責任。在孩子進入青春期之前,父母對於他們來說就宛如活著的神!光是要在孩子身上投注心力,父母為此背負的責任是大到不可思議的。那是一份他們自己必須意識到的責任,因為就連父母的侷限也會影響孩子,所以父母能給孩子最大的禮物就是不斷地自我進步、突破侷限、持續發展。

責任的核心,就是認識到現階段的教育體制如何,和你對孩子的影響力沒有直接關係。不管如何,許多孩子最後仍會長成優秀的大人,這也足以証明,成功的教養並不會受學校制度左右。試著去改變社會體制?還是正面、直接地影響週遭環境?哪一種方法更有效?

想把孩子教養好?方法非常簡單:做他們的榜樣!過你希望孩子過的生活、成為你希望孩子成為的人。

希望孩子準時,請你先準時。希望孩子心情愉快,請你先常保愉悅。希望孩子尊敬他人,你就該先對人展現敬意——特別是對幼教人員及教師。希望孩子不要說謊,請你先保持誠實。希望孩子承擔責任,請你先承擔責任。那麼,假如你希望孩子堅強果斷地走自己的路、過充實成功的人生呢?請你持續地實踐你的計畫和夢想。

如果你能在孩子面前變得獨立自主,他必然也會開始尋找自己的方向。你可以為此感到感激和驕傲,就算他走的不是你先前想像的路。

相關書摘 ▶在青春期裡,為關係製造麻煩的不是子女,而是父母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沒有一種幸福是說好的:德國管理大師教你跳脫受害者模式,破解人性窠臼,自我覺察的快樂指南》,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柏里斯.葛倫德(Boris Grundl)
譯者:張綱麟

如果你不出色,那是因為你只是夠努力而已
如果你不快樂,那是因為你對自己太仁慈

追求幸福與快樂是人生最大的目的。這個渴求讓人不停地追尋一帖放諸四海皆準的幸福處方。只是,幸福的祕密究竟是什麼?柏里斯.葛倫德在本書中,以獨到的觀點闡述影響人生的基本要件,並將觸角從「人際關係」延伸到「企業團體」與「社會發展」。全書分成三大部分,第一章談個人。從兩性關係、親子關係到人生目標;第二章談工作。動力何在?進步何在?報酬何在?第三章談社會。職業保障、教育制度、健康保險、退休福利……的意義為何?葛倫德將一一抽絲剝繭,一針見血地提供一個全新的視角,幫你建構一個自我覺察、誠實面對自己與自我負責的快樂人生。

本書精華概念:

  • 當你懂得了覺察自我,並承擔起責任,在過程中練習調控的技巧時,你就會在關係與工作中成長。
  • 而當你發現自己成長了、能夠應對各種局面時,你就會湧出無法言喻的滿足。那才是真實的快樂。
  • 當你找到了開啟快樂之鑰,就不會再把眼光放在追求外界所製造出來的快樂,也不會在意他人眼光或與人比較。你會活得踏實、自律而自由,並找到生命的意義。

自我負責,才是快樂之鑰

柏里斯.葛倫德在二十五歲時一度失去了一切——健康、學業、事業前景、人際關係、人生希望。他在墨西哥參與「峭壁自由墜跳」活動,從四十米高的斷崖墜跳大海,折斷了頸椎,自此半身不遂,身體90%失去知覺,再不受大腦控制。他必須重新學習生活自理,從穿衣服到一切生活起居,並靠領取社會救濟金度日。

一般經歷如此重大意外、死裡回生的人,能夠活下去就算不錯了。柏里斯.葛倫德卻不願意只是苟且地活著,他要的,是有生命力的完整人生,不論殘疾與否,他想要擁有一個快樂的、有自覺、並且能自決的自由人生。他把從這段巨變中獲得的體認,建構成生命轉換的地基。他重新找到自己、定義自己,充分發揮僅剩10%的行動能力,不停地學習和進步,以及一顆誠實面對自己的心。

如今,柏里斯.葛倫德過著超乎尋常的充實人生,他是一名父親、成功的企業家、受歡迎的講師,享譽盛名的顧問。本書分享他奮鬥求存、獲得快樂的經驗,其文字深刻,發人深省。而他所要指引和啟發的,是一個充滿覺知、自我負責,將潛力發揮至極致的快樂人生。

沒有一種幸福是說好的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