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托備取392、私托無法「準公共化」,托育新制還得靠運氣?

公托備取392、私托無法「準公共化」,托育新制還得靠運氣?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豪擲千金推出托育政策,打著「尊重家長選擇權、保障每個孩子都獲得尊重與照顧、無縫銜接0-5歲照顧」的名號,但家長花老半天研究後,卻只可能得到「無法真正受惠」的失望結論。

文:運氣很背的母親

這幾天行政院發佈「準公共化托育政策」引發熱議,不只新聞版面討論熱烈,在幼兒父母的圈子裡也是沸沸揚揚的;身為一個兩歲孩子的母親,加上也是沒有爺奶支援的雙薪家庭,對於本次的新規上路,自是充滿期待和展望,但隨著政策的內容漸漸明朗,取而代之則是更多的困惑、失望和無奈。

本次準公共化的托育政策,將孩子的年齡切分為0-2歲,以及2-6歲兩個區間,0-2歲的部分,只要居家保母或是托嬰中心在收費、教保人員薪資、評鑑、建物公安、托育人力比、托育服務品質等項目上符合規定,就托的一般家庭即可獲得每月6,000元的補助,而2-6歲的部分亦同,但補助的方式變為家長每月負擔不超過4,500元,乍聽之下,似乎對於緩解家長的托育困境十分有幫助。

但當我們細看其中的規定,光以符合收費標準這項來看,0-2歲的托育部分,僅有收托費用落在14,000到20,000元的保母與私托符合準公共的簽約資格,而2-6歲的幼兒園部分,收費標準依照收托人數不同,需落在8,000到10,000元之間才得以成為準公共化的簽約園所;而當服務提供者成為簽約保母、托嬰中心或是幼兒園,家長送托才可以請領上述的補助,否則就等於看的到吃不到,還是需要自己負擔全部的托育或幼兒園費用。

以我自家的經驗為例,之前我兒子送托的私立托嬰中心平均每月的收費為18,000元,而我身邊的朋友,像我一樣居住在都會區的家庭,每月保母或托嬰中心的費用大致落在18,000至25,000元不等,所以光收費這一點,就讓很多家庭被排除在準公共化的補助對象之外了;而進到幼兒園時期,舉例來說,我幫兒子找的私幼平均每月的收費是16,000元,在都會區的媽媽社群當中,已經是還算平價的價格了,園所平均每月收費從18,000到30,000元的大有人在,依照政府目前拉出的收費標準,大部分的父母可能連一毛錢補助都領不到,這些政策對我們根本一點影響都沒有,我們還是需要苦哈哈地勒緊褲帶、自立自強度日。

RTR2049N2
Photo Credit: Yuriko Nakao /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不切實際的價格限制、徒增業者行政手續,幼兒園難與政府簽約

或許會有人說,可以去找比較便宜的保母、托嬰中心或是幼兒園,而現實的狀況是,都會區因為物價較高,托育費用較高,但我們的家就在這裡、工作場所也在這裡,基本上很難為了申請補助而將孩子送到比較遠的地方托育,我自己和朋友從去年10月開始打聽、今年3月開始參觀住家附近的幼兒園,加起來應該有十幾家吧,完全沒有任何一家幼兒園的收費符合準公共化10,000元以下的標準,連我家隔壁、每天經過都發現孩子在看電視的幼兒園,一個月也要11000元。

此外,對保母、托嬰中心或是幼兒園來說,和政府簽約並沒有得到什麼好處,反而還要處理行政手續,並受到種種限制,雖然政府提出「75%托嬰中心、85%保母會加入準公共化」的預期效益,但到底有多少園所符合標準或願意加入,實在令人困惑。

最重要的是,在政策推動的期程上,雖然號稱8月1日上路,但目前六都之外的執行縣市也尚未有準公共化保母、托嬰中心或幼兒園的名單提拱給家長參考,雖然官方回應是說「還沒上路怎麼會有簽約單位」,但我真的不由得要說,政府根本就不在意也不理解父母實際上是怎樣在處理托育問題的。

以幼兒園為例,大部分的私幼都在8月1日左右開學,但家長可能在年初的時候就開始搜尋幼兒園名單,最慢在5月、6月各縣市公幼、非營利幼兒園抽籤結果公布之後,就會盡快確認就讀的私幼,有的甚至需要預先繳交預約金或是註冊費來確保名額;所以8月1日這個時間點,幾乎所有上幼兒園的孩子都已經就定位了。如果今天園所不願意申請成為準公共化的幼兒園,或是根本就不符合申請資格,家長基本上是不可能馬上辦轉學的——因為要考量符合資格的準公共園所是否有名額、考量孩子的適應問題以及全家人的作息配合,最後只能鼻子摸著繼續靠自己,跟補助說再見。

6315150350_6381b92fc5_b
Photo Credit: Tzuhsun Hsu CC BY SA 2.0

已經搶破頭的公幼,降價後只會變得更難抽

本次的準公共化政策,還有一項利多,就是公幼和非營利幼兒園的收費將會更低廉,公幼是學費全免,而非營利則是每月不超過3,500元,確實可以減輕龐大的托育費用負擔。但就筆者所知,目前公幼和非營利在非都會區的縣市,因收費與私幼差異不大甚至更貴,所以時常乏人問津,但在雙北都會區,因為公幼和非營利的收費原本就比較便宜,加上普遍都有私幼所缺乏的戶外大空間,也比較不用擔心超收的問題,所以許多人都想送孩子去念,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登記抽籤,導致每年登記人數總是爆滿,但可以入學的名額卻少得可憐。

以我兒子為例,今年度公幼的幼幼班僅收16名孩子,扣除掉優先入學的名額之後,最後一般生僅剩一個名額,但卻有71個孩子抽籤的慘烈狀況,然後非營利幼兒園的部分,總共登記了七家,但一家都沒中,還得到了備取392、備取285這種荒唐的結果。在這樣的景況下,政府不積極面對公共化托育資源不足的事實、沒有從這麼荒謬至極的抽籤大戰中看到家長的困窘,反而讓家長眼巴巴地看著公幼和非營利的收費越發低廉,但自己就是運氣不佳,怎樣都抽不到,如果剛好又找到無法參與準公共化的私幼就讀,無疑就是加深了家長的相對剝奪感。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