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澳洲乾旱危機如同癌症,一口一口侵蝕牧民的草場

【圖輯】澳洲乾旱危機如同癌症,一口一口侵蝕牧民的草場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不斷餵養牛隻之外,我好像什麼事也做不了,而且不管怎麼做,乾旱的腳步總是走在我們之前。雖然我們勇敢應戰,但大家壓力都很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時值夏季,平地氣溫動輒超過30度,宜蘭、新北、台北局部地區更是連日突破37度高溫,令人對夏天非常有感。但所幸台灣今年的降雨還算豐沛,並沒有因高溫而面臨水源匱乏的困境。

但位在南半球的澳洲,就沒有這麼幸運了。澳洲雖然邁入冬季,但部分地區的氣候仍是乾燥炎熱,甚至引起嚴重的乾旱危機。

從地表來看,澳洲的新南威爾斯州乾旱區域,宛如一場毫無特色又單調的沙塵暴,不過從空拍角度欣賞,卻意外發現這場乾旱背後的驚人美麗;土地因為乾旱而在烈日下龜裂,產生特殊的色彩和紋理。

RTX6DHOW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由固定的牛犁所畫出的圓形軌跡,就如同原住民描述古老神話所使用的同心圓;飢腸轆轆的牛群們列隊的模樣,好似一幅抽象畫,黑色陰影在整片大地上延伸出超現實主義的元素。

但對於當地牧民惠特尼(Ash Whitney)來說,他實在無法欣賞這種美,只有看見鮮血、汗水和眼淚,因為他正試圖讓飼養的牛隻生存下去:砍斷昆士蘭瓶幹樹的乾枯樹枝,這是在乾旱期間的極端手段

RTX6DHOQ
惠特尼站在樹上,因為他正在砍乾枯的樹枝給底下的牛群吃|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一直在這邊生活,這種乾旱似乎還會持續一段時間。」惠特尼說,他所居住的岡尼達鎮(Gunnedah),附近的降雨已經來到近30年來的最低水平。

RTX6DHPT
惠特尼牧場的一口水井,周遭都是開車駛過的痕跡,因為乾旱而變得明顯|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牛隻牧場的擁有者沃拉斯頓(Tom Wollaston),70年來他都住在同一棟房子裡,他思考著這場乾旱對他的孩子而言代表什麼,因為他的孩子們準備在沃拉斯頓退休後,接管這多達2,300公頃的牧場土地。

「除了不斷餵養牛隻之外,我好像什麼事也做不了,而且不管怎麼做,乾旱的腳步總是走在我們之前。雖然我們勇敢應戰,但大家壓力都很大。」沃拉斯頓說。

RTX6DHP8
惠特尼站在一個早已乾涸的水壩中心|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沃拉斯頓的太太瑪戈(Margo)表示,乾旱對她的家庭產生很不利的影響,而這只是整個南威爾斯州西北部農業地區的縮影。「總覺得乾旱有點像癌症,有種不斷侵蝕、吃掉你的感覺,因為天氣會變得更加乾燥、嚴重,對你的生活產生影響。」

已79歲的邁克恩(May McKeown)和她的兒子吉米(Jimmie)住在新南威爾斯州西北部小鎮沃爾格特(Walgett),並對2010年以來就不太下雨的此處感到憂慮。

RTX6DHPS
邁克恩無奈的開車巡著她的牧場|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的曾祖父在1901年定居於此,他從來沒有把牛群從這邊的牧場上移走。」邁克恩指著西邊的一片空地接著說:「但我們現在不得不將牛全都移到我的房子附近,讓我可以更方便餵食牠們。」

邁克恩還說,近幾年牧場的收入大減,幾個月後庫存的糧草將會用罄,眼下不斷攀升的乾草價格,將使她的家族陷入百年以來最嚴峻的財務狀況。新南威爾斯的農業產值佔全澳洲的四分之一,因此州政府已向農牧業者提供超過10億澳幣的緊急紓困金。

RTX6DHPT
走在乾旱土地中間的惠特尼|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澳洲氣象局表示,澳洲部分地區經歷有紀錄以來第二溫暖的冬季,並迎來史上最乾燥高溫的秋季。

從農業單位的統計中發現,新南威爾斯州95%以上的土地陷入乾旱危機,這種情況前所未見,而乾旱還會持下去。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圖輯』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Lo』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