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和天皇與戰爭世紀》:日本無條件投降,但該如何處置天皇?

《昭和天皇與戰爭世紀》:日本無條件投降,但該如何處置天皇?
Photo Credit: Lt. Gaetano Faillace@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戰爭結束後,所要懲罰的不是國家和國民,只有戰爭指導者的所謂指導者責任論,在此成為一個新注目點。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可以說任誰一看都知道是戰爭指導者。不過,日本的天皇可以列入戰爭指導者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加藤陽子

無條件投降之意義

1945(昭和二十)年4月7日,從鈴木貫太郎組閣以來,天皇本身也覺悟到戰爭要結束了。4月30日,希特勒在柏林自殺,5月2日,蘇聯軍佔領柏林。依據彙整終戰工作情報的海軍高木惣吉的日記所述,天皇擔心屆時必須全面武裝解除和懲罰戰爭責任者,所以無法接受無條件投降。天皇考慮到假如武裝解除的話,蘇聯軍恐怕就會侵入,不過依據木戶內大臣,5月5日時間點的觀察,「最近想法改變了」(5月13日的日記)。在此之前的1943年1月,羅斯福和邱吉爾會談後,發表要求軸心國無條件投降的卡薩布蘭卡宣言,這成為天皇做決斷的絆腳石。同年11月,羅斯福、邱吉爾、蔣介石的開羅會議確認了無條件投降的方針。

另一方面,農民等當中,也有人把眼前這場絕望的戰爭當成好像是中世以來的戰亂般看待。警保局保安課第一組從1944年7月到12月,所整理的不敬言行的史料裡,在此引用當中冷靜的言辭如下。「反正這次戰爭是輸定了。事到如今,不如現在無條件投降比較好。既然無條件投降,怎會去殺農民呢?也許會殺害兵士和反抗的人,但是我不反抗,我只要好好耕種食糧販售就好。」

在此,產生一個疑問。美國為何不採取讓日本方面有一定程度的條件,以阻止絕望式的抵抗,其結果不也可以減少自家士兵犧牲的策略呢?在英美內部裡,當然也存在這種想法的人。1946年身為國務院政策規劃室主管,也是提出對蘇聯採取「圍堵政策」廣為人知的喬治.肯楠(George Frost Kennan ),以及國務次卿格魯等都有如此想法。1943年1月的卡薩布蘭卡宣言有其必要的背景,因為英美方面有務必得讓蘇聯安心的內情。遭受德國從正面猛攻的蘇聯,向英美要求開設從法國北部攻擊德國的第二戰線,不過英美無力回應這個要求。在卡薩布蘭卡會談裡,英美和蘇聯約定1943年將進行第二戰線,在1943年5月的時間點,卻告知蘇聯到1944年預計是辦不到。蘇聯懷疑英美是否想在德國和蘇聯消耗戰力後,掌控全世界呢?為消除蘇聯根深蒂固的疑惑,英美有必要提出無條件投降的言辭。

肯楠和魯格,很清楚為使蘇聯安心的無條件投降,是一個深具危險性的問題。肯楠回顧第一次和第二次,兩場世界大戰時,他歸納雖然「兩場大戰,真正是以改

革德國」為目的,有些事情卻已鑄成重大錯誤。所謂錯誤,相較於蘇聯的權力,西歐已是要命般地衰弱了。談到何以會如此呢?第二次戰爭初期,肯楠所作的分析認為英美這邊因為當時準備不足、處於劣勢,沒有對借助蘇聯的力量來對抗軸心國的事實有所警覺。第四章第四節裡,已經觸及美國司法部長傑克森(Robert Houghwout Jackson,1892-1954)的所謂把侵略戰爭當成對國際共同體內亂的想法。對於引發內亂的對方要求無條件投降的僵硬想法,自是理所當然之事吧!

對美國而言,無條件投降的戰略並非合理判斷的問題,歐內斯特.梅(Ernest Richard May 1928-2009)也有所檢討。他說羅斯福不想重蹈威爾遜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所犯下的錯誤,因為經由交涉得來的和平,也許會讓第二個希特勒再度上場。威爾遜的「十四點和平原則」路線的亡靈束縛住羅斯福的判斷。

戰爭指導者和國民分開處理

對於無條件投降,一方面讓天皇的躊躇,另一方面卻受到農民的歡迎,方才所引用的情況,很清楚顯示同盟國在戰時.戰後構想的弱點在哪裡。雖然揭櫫無條件投降,若是具體的內容不明朗的話,就是給軸心國一個以「同盟國意圖要奴隸德、日人民」作為政治宣傳的最好機會,而且只會引發軸心國拼死地瘋狂抵抗。事實上,戰爭末期的日本,說是戰敗的話就得當奴隸的煽動性政治宣傳到處都看得見。

在此,確認美國是如何回應。1943(昭和十八)年1月,卡薩布蘭卡會談後的記者會上,羅斯福發言:「只有完全排除德、日、義的戰爭勢力,才能夠帶來世界和平。〔中略〕所謂排除德、日、義的戰爭勢力,其意就是要德、日、義無條件投降。那並不是要消滅德、義,還有日本國民的意思。」羅斯福更進一步提到曾經到過日本的格蘭特(Ulysses S. Grant)。他說南北戰爭時,北軍將軍格蘭特強硬地要南軍無條件投降,一旦南軍的李將軍表明投降後,卻採取寬大的處置。這是暗示戰爭指導者和國民分開處理,並且也有寬大和解之可能性。羅斯福明顯地有意在對日本喊話。戰爭結束後,所要懲罰的不是國家和國民,只有戰爭指導者的所謂指導者責任論,在此成為一個新注目點。

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可以說任誰一看都知道是戰爭指導者。不過,日本的天皇可以列入戰爭指導者嗎?美國國內,1944年11月所實施的蓋洛普(Gallup)民意調查,問到「戰後是否應該對日本軍的指導者加以懲罰呢?」回答贊成者佔88%,反對者佔5%。1945年6月的蓋洛普調查,問到「戰後,應該對天皇做何種處置?」70%回答「應該判刑.由法院決定.放逐國外等各種處置方法」。4%回答「不追究」。3%回答「天皇被當成傀儡利用」。雖然調查時間和問題內容不一樣,只能當參考,不過也可以看到提問的修辭也周延地反映出對於軍的指導者和天皇是有所區分。雖然嚴罰主義是美國國民的反應,包含GHQ在內的美國政治指導者,早就決定在佔領早期要利用天皇,為眾所週知之事。

也來看中國的反應。依據家近亮子的研究,蔣介石和毛澤東從抗日戰爭時,觀察戰後局勢,談及有關日本的國體和國民的未來。蔣介石在戰爭中,從來都不曾說過以日本國民為敵。還有從1929年1月蔣介石的演說中,判斷日本「是天子沒有實質權力的民主國」就可以知道他的日本觀。1944年1月1日以收音機對全國的演講裡,他談到出席開羅會議之際自己所思考的事。蔣介石談到自己曾向羅斯福說雖然日本軍閥必須從根拔起,不能讓他們再度崛起,但是國體的問題,應該由日本國民自己去選擇政府的形式。

中國共產黨又如何呢?毛澤東對日政策全部委託給野坂参三,對野坂相當信賴。這從1945年5月的共產黨七全大會,野坂的演說是在毛澤東、朱德、劉少奇、周恩來、林伯渠之後,就可見一斑。雖然野坂在此次的演說中講到「我們共產黨不要天皇制,也不要天皇,要向人民大眾做宣傳教育,徹底的民主共和國才是我們的目標。〔中略〕不過,如果大多數人民熱切要求天皇制的存續,我們不讓步也不行啊!因此,我主張天皇的存續問題應該在戰後經由一般人民投票而決定。」原本演說稿裡,「經由一般人民投票而決定」之前,有「迅速」兩字。毛澤東在寫信要求野坂把「迅速」兩字刪除的信函裡,寫到「我推測日本人民恐怕不是短時間內能夠決定不要天皇。」野坂和毛澤東都很慎重。

看來中國和美國都一樣,把軍方和國民分開,而且想把天皇擺在國民那一邊,而不是軍方那一邊。附帶條件就是,如果國民期待「那樣」的話。事實上,國民是期待「那樣」的。依據1945年12月,輿論調查研究所所作的調查,肯定天皇制者佔90%強,否定天皇制者未滿9%(「每日新聞」1946年2月4日)。肯定天皇制者當中:

  1. 支持維持現狀者佔16%,
  2. 支持遠離政治圈,作為民族的大家長,道義中心者佔45%強,
  3. 支持從君民一体為基本立場來支持在議院內閣制下的天皇制者佔28%,
  4. 其他佔1.5%。
退位論和回想的日子

從1976(昭和五十一)年起,昭和天皇和侍從長入江相政依據1946年寫成的〈聖談拜聽錄〉,一起修改潤飾為《昭和天皇獨白錄》,斷斷續續持續有十年之久。從巴黎和會開始談起的恭聽紀錄。也就是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的1919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1945年的26年之間,為本書論述的期間。天皇活到87歲的高壽。不過,在不到漫長生涯的三分之一的26年之間,尤其1928年即位後的17年之間自身的政治行為,無論如何都會很在意,那種事實也令人感慨萬千。

有關天皇退位輪,戰後曾激起二次大波瀾。第一次於1948年11月12日,遠東國際軍事裁判作出七名判決絞刑的那一天。麥帥預測天皇該不會以此為契機而退位,唯恐因此會動搖佔領政策,同一天要天皇以宮內府長官田島道治寫信給麥帥的形式表明不退位。第二次於1952年5月3日,《舊金山和約》生效日(4月28日)後,預定舉行儀式的那一天。明仁皇太子成年那一年,我不認為天皇的腦海中不曾反覆思考過退位問題。不過,當時的內閣總理大臣吉田茂是退位反對論者,他和認為沒必要退位卻必須向國民謝罪的田島長官之間取得妥協,其結果就是在皇居前廣場的典禮讀一讀的天皇「致詞」就算完成所有承諾。

原本第二次退位問題浮上檯面的背景,在於前內大臣木戶幸一,從巢鴨拘留所透過式部長官松平康昌勸天皇退位的經緯。木戶闡述:「有關此次的戰敗,無論如何陛下都有責任,〔中略〕將美國以及其他諸國的想法置之度外,順從真理而行動才是最適當,讓此次陣亡者、受傷者的遺族,尚未歸國者、戰犯者的家族能夠感受到有所回報般的安慰,此舉對以皇室為中心的國家團結應有頗大助力。」

木戶所謂「將美國以及其他諸國的想法置之度外」,首先就讓人想到他以銳利的眼光觀察出美國和中國的日本觀。確實如此,美國或中國的意圖,正是鑑於國民對天皇的支持,無法作出退位的結論。木戶的請求就是應該要超越美、中兩國的想法。天皇在典禮中實際所讀出的「致詞」,當然有內閣的意圖,謝罪的色彩完全消失。1967年5月國會圖書館的談話速記紀錄裡,木戶在聽到致詞時,表示「讀到文告時,毋寧說成為完全相反的做法。那樣做。我認為陛下全然沒有情非得已。」

在巢鴨度過十年歲月的木戶,這應該是他直率的心情吧!木戶的感慨也有佐證。1957年2月13日,拜訪木戶的田島,提及木戶對典禮上天皇的致詞的感想,在日記上記載「對陛下的致詞,失望。」

1987年9月,手術結果判明是胰臟癌,1989年1月7日,天皇駕崩。昭和天皇成為日本國憲法頒佈以來的象徵天皇,首位駕崩的天皇。隨著駕崩,明仁皇太子立刻即位,依據宮內廳的紀錄為第125代天皇。新皇太子為1960年2月23日出生的德仁親王。1989年2月24日,在新宿御苑,先以皇室行事舉行「葬場殿之儀」後,再以國家儀式舉行「大喪之禮」。御陵在東京都八王子市長房町的武藏野陵。在同處的武藏野陵墓地內,還有大正天皇陵的多摩陵。

相關書摘 ▶《昭和天皇與戰爭世紀》:天皇即位大典,把民族主義滲透到日本人心中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昭和天皇與戰爭世紀》,廣場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加藤陽子
譯者:島田潔、林皎碧

本書的時代背景

本書以昭和天皇為主題,昭和天皇並不是韋伯所期待那種面對客觀課題,具有能夠承擔完全責任之精神的政治人。我如此撰寫,既不是批判昭和天皇,也不是對其有所非難。因為在近代立憲制度下,天皇被禁止成為政治人。大日本帝國憲法第三條規定「天皇為神聖而不可侵犯之存在」,而被置於可不必承擔法律責任的地位。1888(明治二十二)年2月11日頒布大日本帝國憲法,翌年設置帝國議會,昭和天皇繼明治天皇、大正天皇而成為立憲國家的天皇。

然而,這個帶著權威主義氛圍,卻又巧妙控制皇室的明治立憲國家,面臨兩個挑戰。第一是大正民主主義(democracy)和政黨化的挑戰;第二是軍部政治化帶來的準戰時體制的進行。至今為止,原本不容參與國家意志形成的階級和政治主體,開始在政治上有所要求。就這一點來說,無論是第一的大正民主主義時期,還是第二的昭和戰前的準戰時體制時期,這是其共通之處。

「我認為自己人生最美好的時期就是訪問歐洲之時。(中略)真是既自由又美好的時光。」——昭和天皇

閱讀本書的可能意義

我所擔心的毋寧是人們漸漸把過去的歷史遺忘這件事。昭和時代在極為嚴酷的狀況下開啟。昭和三年、1928年,昭和天皇的即位儀式前,發生張作霖炸死事件,三年後,滿州事變爆發,日本已經開始踏上大戰的道路。我推測,對於曾拜訪第一次世界大戰古戰場貝爾頓,親眼目睹悲慘的光景而銘記和平之重要性的昭和天皇而言,走上這樣的歷史誠然絕非本意。六十多年的昭和時代,帶給我們很多的教訓。我認為充分了解過去的歷史事實,為未來做準備是極為重要的事。——今上(年號平成)

昭和天皇與戰爭世紀
Photo Credit:廣場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