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健身房「遍地開花」:但6成有虧損,北京3個月就倒了20間

中國健身房「遍地開花」:但6成有虧損,北京3個月就倒了20間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60%的健身俱樂部存在不同程度的虧損問題,而絕大部分的健身房在關門前並未主動將預售卡內的餘額退給消費者,導致消費者申訴無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中國一、二線城市颳起健身風潮,健身房遍地開花。不過中國央視近來報導,中國60%的健身俱樂部存在不同程度的虧損問題,北京地區3個月以來有逾20家健身房倒閉。

綜合中新網、央視報導,有機構統計,2016年中國健身俱樂部就高達1萬家,產業市場規模達人民幣300億元(新台幣約1357億元)。然而,看似繁榮的市場上暗藏隱憂,北京地區3個月以來有超過20家健身房倒閉。

倒閉的原因主要有二,首先是健身房初期投入成本高,若資金準備不充分,就容易導致資金鏈斷裂;再者,如果幾家健身房距離很近又沒有足夠的差異化,為了招攬顧客就只能打價格戰。

智研諮詢2017年發布報告顯示,2015年4月至2016年3月,中國健身房最多的前10大城市中,有8個城市的健身房數量成長超過50%。由於同業競相廝殺,不斷降低的會員卡費與水漲船高的經營成本,加劇經營難度。

央視報導,中國60%的健身俱樂部存在不同程度的虧損問題,健身房跑路引發的經濟糾紛也時有所聞。而絕大部分的健身房在關門前並未主動將預售卡內的餘額退給消費者,導致消費者申訴無門。

另外,中國私人教練的專業也倍受質疑。《澎湃新聞》報導,中國健身教練從業門檻相當低,中國國家體育總局發布的《健身教練職業發展研究報告》顯示,健身房的健身教練只有42%是來自體育專業畢業生,大部分的人只是經過1到3個月的培訓取得相關職業證書,甚至更有一些培訓機構「速成班」,花了5到7天的培訓就產出的私人教練。

大健身房難經營,個人工作室正夯

一邊是傳統健身房的經營困局,另一方面全民健身也在形成新商機,有統計指出,到2020年,中國體育消費的總規模將達到1.5兆人民幣,健身市場上的新興商業模式正在不斷推陳出新。

健身行業投資人Chris表示,健身房最大的成本在於地租。相較大而齊全的傳統健身房,如果轉變思路做小而美的健身工作室,不但可以把租金成本降下來,透過差異化競爭還能把利潤拉抬上去。

報導舉例,中國老牌健身品牌中體倍力過去也經歷過關閉潮,但現在把店面從3000平方公尺縮小到500至1000平方公尺,分時段提供不同的付費課程,並由傳統的年卡付費變成課程付費,業績明顯提升。

根據中國健身業者青橙科技發布的《2016-2017中國健身行業白皮書》,目前中國已有3萬7627所健身房,不過其中大型健身俱樂部只占其中的29.8%,健身工作室比例則高達70.2%,主要以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居多。由於這些城市中的人大多是白領上班族,健身不僅是一種鍛煉身體的方式,也是一種釋放自己壓力的途徑,因此對健身房需求會更多,包括24小時健身、全方位健身訓練(CrossFit)、單車工作室、瑜伽館、拳館等多樣型態的健身房發展良好,其中瑜伽館更是占了新型健身房總數的1/3,而像拳館、運動康復等專業也有良好的發展前景。

而在台灣,台灣的運動健身中心從1980年第一家設備齊全的「克拉克健身俱樂部」成立以來,迄今不過20餘年,雖然在2007年經歷產業重創,當時全台最大連鎖經營者「亞力山大」與「佳姿」無預警倒閉,引起消費者譁然、爭議迄今不歇以外,並連帶影響產業景況、外商紛紛出走,市場低迷。

不過有幾家健身中心卻逆其道而行、選擇留下,或者在這個時機加入這個產業,包括現已上櫃、佔全台營業額比率最高的「柏文」及深受年輕族群喜愛的港商「World Gym」,隱隱有創造新一波高峰的趨勢。

根據財政部資料中心統計,台灣健身中心、健康俱樂部之家數,從2013年的149家增加到2016年的299家,2017年則為369家,總體營收方面,2017年則突破至新台幣78.7億元。國際健康及運動俱樂部協會(IHRSA)2014年公布的健身俱樂部會員滲透率,台灣約為2.5%,雖然領先中國的0.49%,但稍落後日本(3%)以及南韓、新加坡及香港(都在4%左右)。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