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動物是人們應盡的義務,所以我極力避免使用「愛護」一詞

保護動物是人們應盡的義務,所以我極力避免使用「愛護」一詞
Photo Credit: Isabelle Blanchemain@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美國家之所以制定動物法,源自於虐待動物為非人道行為,因此保護並適當照顧動物是人們應盡的義務;相較於此,日本的動物愛護管理法則以「讓國民間能產生愛護動物的風氣」為目的,就是說,是以讓每個人心生愛護動物之情為目標。

文:本庄萌(Moe Honjo)

反對安樂死的亞洲人

無論在撲殺,還是飼養家畜與動物實驗等議題上,就我的觀察,亞洲在兩個面向上比歐美國家來得敏感許多:

一是極度反對安樂死, 二是善以煽情手法陳述可憐動物的照片或紀錄。SPCA(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也是如此,看得出來他們在安樂死及陳述動保問題上的處理都比較慎重。不過由於SPCA來自國外的動物保護團體,加上其香港經驗,我認為SPCA在以下幾個案例上的做法,或許可作為日本今後推展動保的參考:

需要救援的動物實在太多了,但沒有充足人力能救援所有動物,我們該怎麼做?例如看到路上有50隻飽受飢餓與疾病所苦的浪浪,你會怎麼做?

  • A:放著不管。
  • B:就算無法盡心照顧,也要帶牠們回家。
  • C:既然無法好好照顧,只好施以安樂死讓牠們解脫。

A的答案看似輕鬆,但是若不幫牠們絕育結紮,只會出現更多流浪動物。另一方面,放著生病的動物不加理會的社會,也絕非是能善待每個人的社會吧?

那麼,B的答案呢?以前面提到慕秋為例,其實慕秋來自某個自稱動保團體的收容所;該收容所在B的理由下逐漸超收了過量的流浪動物,卻沒有足夠的時間與金錢照顧,後來被鄰居投訴狗叫聲太吵後,就用塑膠繩索纏住慕秋的嘴——那些因憐憫動物而伸出援手的人,卻在不知不覺間也做出了虐待動物的行為,再也沒有比這更讓人悲痛的事。

C方案則是客觀看待沒有充足資源救援所有動物的事實,所以對於找不到飼主且受病痛所苦的動物施以安樂死;對於有可能被認養的動物給予完善照顧。這也是SPCA的做法。

如果有充裕的時間、金錢和人力,或許能救援所有動物。但在嚴峻的現況之下,只能在有限的選項中,朝稍微好一點的道路前進。

我在香港也感受到極度排斥安樂死的氛圍。當香港朋友得知我要去SPCA時,立刻露出悲傷的神情說:「妳明天要去SPCA?我聽說去了那裡的動物都出不來(被殺了)了呢!」帶我去SPCA的動物法學家亞曼達女士也說:「盡量請教伍德哈斯先生吧!因為他是最了解香港動物現況的人。我想,除了他們撲殺的動物數量之外,他應該都會告訴妳吧。」

SPCA至今仍對動物施行安樂死,但它在香港還是相當知名、具規模的動保團體。之所以屹立不搖的理由,或許是因為它仍致力於救援、送養流浪動物,並積極推展動物保護運動。

動物醫院與諮商服務是主要經費來源

推廣動保活動需要龐大的資金。例如醫療費、照護與飼料費、調查員的人事費、交通費、宣傳費、租賃費、建設費、營運費等等︙︙可說是個無底洞!這似乎也是動物中途之家工作人員的共同心聲。

英國公益組織RSPCA一年大約可收到超過一億兩千萬英鎊的愛心捐款,SPCA則搭上中國新年紅包文化的順風車,舉辦各種應景活動;也同時開設動物醫院、寵物行為訓練諮詢等服務,將收益用來支付各種經營開支。

SPCA一共有二十位獸醫師,採輪班制,每天至少四人當班。我到訪時,剛好看到許多飼主們抱著毛孩子排隊候診。由於SPCA是非營利組織,收費十分合理,加上看診的多為有口碑醫師,因此頗受好評。

醫院裡也設有狗狗訓練室。訓犬師艾西邊訓練一隻黑色的中型米克斯,邊帶著微笑和我交談。在她訓練之後,狗兒一天內能學會坐下,三天能學會伸手,十五天就能結束所有成為寵物犬必要的訓練,真的很神速!此外,訓犬師也能因應飼主需求,與動物行為諮商師協助解決各種狗兒行為上的問題。據說一小時八百港幣,昂貴與否自然也視飼主情況而定。

收容在SPCA的動物,被認養前都要先接受免費的訓練課程,所以從這裡畢業的六百多隻浪浪(SPCA平均一年的送養數)應該都非常乖巧。我想起那群面露不安、才剛被收容的小柴犬們,還有眼尾下垂、十分親人的大型米克斯,以及看起來應有混到羅威那的米克斯們,應該都能成為順利畢業的好孩子吧。

「愛護」這個詞很適合亞洲

如果團體組織本身予人印象不佳,所附設的動物醫院和訓犬師等服務,應該也無法經營得如此成功。亞曼達說,SPCA特別致力於品牌經營與市場行銷,亦即積極宣揚團體組織的正面形象,並藉由廣泛推出讓民眾心生「自己也該盡份心力」的活動,一步步擴充SPCA的支持者。

我想起日本。

在歐美,人們大多習慣客觀分析、批評彼此的思考與言行,持續議論到相互理解為止。無論在英國或美國,學生上課時可以打斷教授的話,質疑教授的授課內容,教授也會鼓勵學生互相討論。

然而對日本人來說,比起來自外界強加的意識,「我想變成這樣、我想這麼做」這種發自內心的感覺更能引起共鳴。

日本人多半無法承受來自別人的批評。比起藉由批判、爭論達成共識,更重視察顏觀色,緩步改善狀況,再求得共識;比起理性辯論確立是非,日本人更傾向讓對方打從心底願意這麼做。

動保議題上也有這樣的傾向。例如日本在面對相關議題時,經常使用「愛護」一詞,但事實上這樣的詞找不到相對應的英文來解釋。

日本唯一以保護動物為目的而制定的法律,更早之前稱作「動物保護及管理相關法律」,1999年更名為「動物愛護及管理相關法律」(以下簡稱「動物愛護管理法」),將「保護」改成「愛護」一詞。

歐美國家之所以制定動物法,源自於虐待動物為非人道行為,因此保護並適當照顧動物是人們應盡的義務;相較於此,日本的動物愛護管理法則以「讓國民間能產生愛護動物的風氣」為目的,就是說,是以讓每個人心生愛護動物之情為目標。

然而「愛護」一詞,與其說是保護動物,或具體幫助動物不再受苦,更像是每個人內在的主觀情感。「愛護」,變成只限於喜歡動物的人才會有的行為。這也是我為何在這本書中極力避免使用「愛護」一詞的原因。

日本動物法權威青木人志教授曾提出質疑,憲法保障人民有思想信仰的自由,所以法規制度不能約束人民的內心層面,但使用「愛護」一詞,則有法律試圖規範人民內心層面之嫌。

SPCA也用了「愛護」。針對「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to Animals」的組織名稱,SPCA並非直譯「動物虐待防制協會」,而是「動物愛護協會」。如同善於訴諸情感的日本人,或許香港人也是如此,並以SPCA積極推廣的各種愛心活動,試圖喚起許多香港人的共鳴。

例如SPCA舉辦「我也想養米克斯」的活動,強調人們不能少了溫暖的寵物陪伴與家族之愛。活動海報上就是摟著大型米克斯愛犬開懷大笑的女星莫文蔚,一旁寫著:「讓香港原生犬成為你的家人吧!SPCA的狗狗和你一樣獨特」。

這樣的海報若在日本,相信一定也能獲得大多數民眾的迴響吧。

相關書摘 ▶笑容下的暴力:看到黑猩猩露齒嘻笑,那是恐懼的表情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世界的浪浪在找家:流浪動物考察與關懷手記》,木馬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本庄萌(Moe Honjo)
譯者:楊明綺、葉韋利

一位充滿熱情的日本法律學者走訪世界八大國25所動物中途之家,生動記錄世界各國動物議題現況,從流浪動物收容、野生動物保育、畜產和實驗動物議題,以至虐待動物和重大犯罪研究。

如何讓「結束生命的場所」,變成「拯救生命的地方」?
這裡所展現的,就是人類與動物間問題的縮影

〔英國〕〔俄羅斯〕〔美國〕〔西班牙〕〔德國〕〔肯亞〕〔香港〕〔日本〕

  • 美國人嘗試的「小貓攝影機」(Kitty Cam)為何能大大提升認養數量?
  • 德國人為何認為動物保護需要獲得憲法保障?
  • 西班牙的流浪貓狗為何能在自然保育區裡開心地盡情奔跑?
  • 去了肯亞才知道,原來亞洲人竟是野生動物瀕臨絕種的元凶?
  • 日本的「貓中途咖啡館」,為什麼能在短短六年送養超過四千隻貓咪?

「這是一趟發現動物擁有的價值,思考自己能做什麼的旅程!」
一起前進動物中途之家吧!在那裡,或許你也能找到
個人能做得到的事,我們都可能成為
打造人與動物和諧共生社會中,涓滴成流的力量。

本書特色

第一本動物法學家針對全世界動保先進國的考察全紀錄。從動物保護法、政府和民間的收容所制度與配套、野保議題、實驗動物、畜產動物到伴侶動物,涵蓋各面向議題。是喜愛動物、關注動保和生態讀者不能錯過的好書。

getImage-2
Photo Credit: 木馬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