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0家庭助釋放「帶菌蚊」 消滅登革熱實驗初見成效

7000家庭助釋放「帶菌蚊」 消滅登革熱實驗初見成效
Photo Credit: World Mosquito Progra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對抗登革熱這種透過蚊來傳播的疾病,這個「釋放更多蚊子出去」的方法可能違反直覺,但似乎奏效。

登革熱是在熱帶地區常見的疾病,病毒透過蚊來傳播,感染人數有上升趨勢。世衛提到,1970年代只有9個國家登革熱疫情嚴重,但至今該病已在過百個國家流行。不少病例未有通報或被錯誤分類,但據估計,全球每年有3.9億人感染登革熱,其中9600萬人出現病徵。另一項研究估計,全球有128個國家中的39億人有感染登革熱病毒風險。

根據衛生署的數字,去年香港共有102宗登革熱個案,絕大多數為外地傳入(本地個案僅得一宗),今年上半年則有共40宗。

控制蚊患的自然武器

要降低感染登革熱的機會,常見做法不外乎做好預防措施防止避蚊叮咬,或者做好滅蚊工作,減少傳播。有科學家則想到從傳播媒介入手,不但不滅蚊,反而要把蚊放出去——不過那是特別培養出來的蚊,帶有一種源於大自然的「特別武器」。

這種「特別武器」的名字叫沃爾巴克氏菌(Wolbachia),是一種常見的微生物,寄生在不少昆蟲身上,但在傳播登革熱及寒卡等病毒的白紋伊蚊身上較為少見。科學家發現,沃爾巴克氏菌會影響白紋伊蚊繁殖,假如雄蚊帶菌而雌蚊不帶菌,所產下的卵將不會孵化;但如果雌蚊受到感染,無論有否帶菌,均會產下帶有沃爾巴克氏菌的下一代。

有研究嘗試利用沃爾巴克氏菌的這種特點,培育大量帶菌的雄蚊放到野外,讓這些蚊跟環境中的雌蚊交配,減少下一代的數量,從而達到控制蚊患的效果,減少蚊媒疾病傳播。

去年澳洲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跟詹姆士庫克大學(James Cook University)及原屬於Google X生命科學部門的Verily合作,在昆士蘭的食火雞海岸區釋放300萬隻帶有沃爾巴克氏菌的雄性白紋伊蚊。今年7月CSIRO表示,實驗顯示當地白紋伊蚊數量大減八成,顯示這方法有效控制蚊患。

不過以這種方式控制蚊隻數量,在隔一段時間後釋放的雄蚊將全數死亡,需要再次大規模釋放帶菌雄蚊,才能夠避免數量回升。CSIRO提到,要培育實驗所用的300萬隻雄蚊,研究人員需要近2000萬隻白紋伊蚊,並篩選出當中的雌蚊。

不分雌雄,都釋放出去?

澳洲的蒙納殊大學(Monash University)的世界蚊子計劃(World Mosquito Program)則採取另一策略,計劃研究同時釋放帶有沃爾巴克氏菌的雄蚊及雌蚊,目標是讓帶菌蚊數量足夠高後,毋須再次釋放帶菌蚊,最終所有蚊都帶有沃爾巴克氏菌。

然而帶菌雌蚊可以誕下後代,無法大幅減少蚊隻數量,這樣做有甚麼好處呢?原來另一些研究發現,當沃爾巴克氏菌進入白紋伊蚊後,會干擾病毒繁殖,並降低傳染人類的機會。

該計劃自2014年11月起,在昆士蘭東部的湯斯維爾(Townsville)釋放帶有沃爾巴克氏菌的蚊子。在釋放後的44個月內,湯斯維爾僅得4宗本地傳染的登革熱個案,其中三宗並非在計劃放蚊的地區,至於餘下的一宗個案,調查顯示患者去過多個地方,未能確定在何處感染病毒。

相比之下,釋放前的44個月共有54宗本地傳染個案,而且自2001年以來未有連績44個月的數字低於54,中位數為98宗。

跟當地居民合作

有關的研究論文已放在《Gates Open Research》網站,目前有待同行審查。該項研究的重點,是如何在整個城市的規模去釋放蚊子。計劃總監奧紐爾(Scott O'Neill)指過往釋放蚊子的實驗往往在一兩平方公里的範圍內,而今次的實驗範圍則多達66平方公里。

在大多數地方,釋放蚊子的並非計劃工作人員,而是當地居民。工作人員派發飼養帶菌蚊的工具包(下圖)給近6000個家庭,亦跟學校合作,把工具包派發至近千名學童手上,總共有7000個家庭協助培育和釋放帶菌蚊。

WMP1_release_containers
Photo Credit: O'Neill et al. 2018

奧紐爾表示,通常人們知道其計劃時會問︰「當地社區會接受這種做法嗎?」而他們今次研究顯示,這個社區不但接受釋放蚊子來預防傳染病的做法,更會協助釋放蚊子。研究計算了整項計劃的成本,平均每人需要13澳元,不過奧紐爾認為可以把成本進一步降低,在人口密度高得多的城市,甚至可能低至每人3澳元,他們的目標則是在未來18個月內將成本降至每人1澳元以下。

奧紐爾認為這項研究的結果令人鼓舞,他在接受《科學》訪問時提到,今次研究並非傳染病學實驗,但他們正在印尼進行隨機對照試驗。該實驗會對比釋放帶菌蚊子的地區以及未有釋放蚊子的地區,以便了解這方法是否真的有效減少登革熱傳播。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