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資訊重災區東南亞(下):謠言與仇恨言論滿天飛,立法是解決之道?

不實資訊重災區東南亞(下):謠言與仇恨言論滿天飛,立法是解決之道?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來西亞總統大選剛落幕,大選前前總理納吉通過《反假新聞法》,將假新聞定義為「全部或部分錯誤的新聞、資訊、數據或報告;形式涵蓋專題報導、影片或錄音,以及任何可以傳達文字或觀念的形式。」

延伸閱讀上篇:不實資訊重災區東南亞(上):政客、政府網軍與萬年執政黨

文:王怡蓁

假新聞議題席捲全球,以及隨著社群媒體的大量使用,操控/管制社群平台上的言論成為許多政府的目標。一些國家執政黨運用社群與人民互動,製造友善的形象,並發布假新聞攻擊敵對政營,甚至將抵制不實資訊作為立法理由,實則用以箝制言論自由。

實際上,台灣的東南亞鄰居是「不實資訊」的重災區。根據自由之家2017年的調查,東南亞的網路自由度普遍偏低,而政府干預網路自由的程度升高,其中有幾個重要的因素包含:政府影響媒體、政府聘用網路評論者散佈支持政府言論、選舉假新聞等。另外,根據無國界記者在2017年的報告指出,所有東南亞國家的媒體自由度全球排名都在100之後,近年更是下滑,主要來自政府對於媒體的控制。

0-VDckJ27fJDjmkZet
Photo Credit:g0v

從東亞到南亞國家,假新聞與不實資訊出現的面貌與原因各有不同,這些國家的人們又是如何看待這些議題?g0v.news在台灣民主基金會與開放文化基金會於六月底主辦的「Combatting disinformation」工作坊當中,採訪了數十位東南亞國家的記者、研究員與NGO工作者(加上印度與日本),可以歸類為四種:假新聞主要來自於政府、國家言論控制嚴格、社群媒體上謠言廣傳與國家立法和成立機構對付假新聞。本文分上下兩部分,上篇探討前兩者,下篇探討後兩者。無論是哪種,從東亞到南亞,言論自由狀況都不容樂觀。

社群媒體加速謠言散布:日本推特小道謠言多,新聞媒體與事實查核中心加強闢謠;緬甸Facebook仇恨言論情況嚴重,公民呼籲加強媒體素養。

國家成立機構與立法對抗假新聞:印尼成立網路安全局,追蹤網路犯罪;印度試圖立法,但仍在研擬中;馬來西亞反假新聞法上路,但新政府承諾廢除。

日本:新聞更正與事實查核的再深化

在日本,「假新聞」曾登上了2017年日本Buzzwords的前十名熱門詞彙。香港大學的助理教授 Masato Kajimoto 也曾撰文表示,日本公眾人物的發言與新聞報導經常是未受到查證的。

日本第一個查核組織FactCheck Initiative Japan(簡稱FIJ)因而在2017年成立,創辦成員有學者、律師與新聞工作者。FIJ的目標是讓公民社會透過事實查核的方式來解決不實資訊。去年他們與記者和查核員在眾議院議員總選舉中合作,查核不實的報導,並透過四家合作的媒體進行發布。他們也正在發展監測與回報系統,讓事實查核流程更加順暢。

FIJ的執行長Hitofumi Yanai也是其中一名創辦人,他的本業是一名律師,在成立FIJ之前,他已做了六年的媒體監督,並設立網站GoHoo來搜集更正報導。他表示,一開始他看到紐約時報有單獨的更正報導網頁,不像許多網路媒體只有小小的一欄,而日本媒體也幾乎沒有單獨的更正報導,只有朝日新聞(Asahi)有類似的頁面。FIJ認為,日本媒體過度依賴政府機構以及引用匿名消息來源,報導中容易呈現部分真實或是含有個人意見,媒體對於更正報導甚至帶有負面的態度。

在新聞報導之外,容易影響日本大眾的不實資訊大多是醫藥與災難。例如,在日本大地震後,就有一則推特貼文宣稱有獅子從動物園逃出來,而那則貼文在一個小時內就有兩萬的分享次數,後來卻被證明是假消息。FIJ認為這些資訊容易被查證,但不實資訊在名人轉發的影響下不容小覷,因此他們認為事實查核的觀念非常重要。

在日本,事實查核機制已在部分媒體中啟動,像是朝日新聞就針對政治人物發言進行事實查核,並在系列文章中標註「事實查核」的標題。而NHK則是成立社群小組,稱為「Social Listening Team」(SoLT),該小組會監測臉書與推特上的資訊,在新聞發佈前進行事實查核。

雖然日本已有了第一家事實查核機構FIJ,但這遠遠不夠,日本人對於事實查核還十分陌生。FIJ執行長助理Eddy Duan表示,日本教育中沒有媒體素養課程,在資訊素養與電腦素養課程中,大多是電腦科技與技能的教學,缺乏思辨的課程,他認為也是一個問題。另外,他也表示FIJ面臨許多挑戰,首先是還在建置中的監測機制;再者是查核員人數太少,沒辦法進行大量的事實查核。

緬甸:社群媒體成為仇恨言論溫床

在緬甸,最嚴重的問題就是人人都將Facebook當作網路來使用,把Facebook當作網路的全部,連搜尋引擎都不用。在2017年,緬甸人持有智慧型手機為八成,而幾乎每個人都有Facebook帳號。一名緬甸NGO工作者指出,大家都信任Facebook上的資訊,因而難以分辨真偽。

而緬甸既有的族群、宗教等問題,並沒有因為社群媒體的使用而改善,反而更加嚴重。Facebook剛進入緬甸時,國族主義者就在上面散布極端言論與謠言,網路上的極端言論更造成多起大規模攻擊事件。激進佛教組織MaBaTha在網路上散佈暴力言論,攻擊伊斯蘭教、穆斯林與羅興亞人;這些極端團體將羅興亞人蔑稱為卡拉(Kalar)。儘管Facebook將「卡拉」等仇恨言論移除,但科技組織Phandeeyar與非營利組織Myanmar ICT for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MIDO)認為,這並不是有效的方式,他們認為科技公司應該深入了解當地的脈絡,而不是拿一套相同的策略套在每個國家。

比起謠言,更加嚴重的是仇恨新聞,MaBaTha的支持者與其他激進佛教組織以國族主義合理化仇恨言論,製造對立,根據紐約時報指出,2013年激進佛教組織成員曾高舉伊斯蘭教是「一種無法控制出生率的動物信仰」的標誌遊行,也傳出緬甸中部發起對穆斯林的殘害行動;也有假新聞網站製作假新聞來抹黑政治人物,甚至在Facebook訊息傳散仇恨言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