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六):變態六部曲反映韓國「常態」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六):變態六部曲反映韓國「常態」
Photo Credit:KMDB電影《女高怪談》5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一次我打趣地詢問韓國友人,在韓國鬼最多地方是在哪?友人百思不得其解,只聽我淡淡地說出「學校」一詞,友人不發一語地沉默點頭。

「在現象背後一無所有:現象本身即是指南。」——歌德,《箴言與沈思》第993條。

人之所以會自殺,非僅僅只有一個原因造成,也非單純的因果關係可以解釋。同樣地,社會自殺風氣之所以這麼盛行,也絕非只是因「生活壓力大」一語即可簡單帶過。

然而,最令人心酸的是,如果一個社會風氣,是把「自殺」視為解決人生難題,或是台灣人熟知「地獄朝鮮」之逃避方法,我們即可看到此社會結構,以及居住在此生活世界人們意識,有多麼大的問題了。

韓國國、高中生自殺問題有多嚴重?

根據《臉書2013:經濟、環境和社會統計》(Facebook 2013: Economic, 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Statistics)調查,指出「韓國十位死亡的青少年中,就有三人死於自殺」——我們透過更早之前的數據,更可以看到韓國國內青少年自殺人數之狂飆。

細部而言,1990年,平均每十萬人中,韓國青少年自殺人數為8.8位,還遠低於當年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36個會員國平均的16.17位,爾後短短十年之間,韓國青少年自殺率可謂狂飆,等來到2000年,平均每10萬人中,韓國青少年自殺人數已經攀高到16.6位,此時已經跨越OECD平均的14.56位,再過十年,2010年,平均每10萬人中,韓國青少年自殺人數為33.5位,已經是當年度OECD平均13.29位兩倍以上。

且根據「2010年1月至2014年9月國、高中小學生自殺現況調查」,當地選擇自我結束生命的學生有630人,換算成天數,也就是平均3.6日,就會有一名學生消失在此社會裡。而此調查內容也顯示,未滿18歲的青少年死亡主因——「自殺」是佔首位,遠遠超過公安、交通事故等「意外」狀況。更令人擔心的是,每十名青少年,便有一人「曾經有考慮過自殺」的念頭,只不過他尚未去實施而已。

韓國間差社會與他人的目光,培養出學子潛在的自殺基因……每個青少年都是潛在受到自殺陰影迫害的受害者。

那麼,現今狀況有改善嗎?並沒有!

等來到2015年,韓國當地統計處「死亡原因統計」,分析出當年度15-19歲青少年死亡人數905名,其中包含公安、疾病等意外事故等,然而因「自殺」而逝世的學子仍有289名,即平均1.4天,就有一位國、高中小學學生消失在此社會,自殺主因佔青少年總死亡人數的31.9%。

十位青少年之中,有三位都選擇在花華歲月,以自殺離開人世,永遠逃離這個「現世地獄」。

青少年怎麼自殺?墜落致死比例最高

那麼,青少年為何會想自殺呢?是什麼逼促他們做出如此極端選項呢?依「2011年韓國青少年政策研究院」調查,指出「學業成績」佔了自殺主因的35.1%,接著才是「家庭不和睦」22.1%、「朋友間紛爭」13.5%、與「經濟困難」2.6%;翌年,2012年韓國統計廳統計報告,也顯示青少年選擇自殺主因,仍是以「成績和升學問題」為重,39.2%居冠,其次才是「家庭不和睦」。因「出世」壓力——所造成的自殺數值仍是不斷標高。

同樣的數值與題材,不斷地出現在韓國當地媒體報導內,諸如聯合新聞通訊社在2013年9月的報導,引用「韓國健康增進基金會」長達十年的統計數據,指出2001年韓國每十萬名青少年(10到19歲),平均自殺人數為3.19人,等到2011年,已經飆漲到5.58人,增加了57.2%——十年之間,韓國青少年自殺率增加近六成。

韓國《世界日報》2017年7月9日報導,對於青少年自殺也多有著墨,連同青少年選擇何種自殺方式(10대 청소년 자살수단)也被統計出來。根據統計,青少年主要有三種自殺手段,分別是瓦斯中毒(가스 중독)、墜落致死(추락,如從頂樓往下跳、跳江等)與上吊(목맴,목매달다)為主;再細部點分析,瓦斯中毒自殺手段一直維持在10%左右,而墜落致死與上吊,在2011年呈現交叉點,目前以墜落致死為青少年最愛的自殺手段,將近40%,甚至在2015年資料,此手段高達56.7%,而上吊自殺則保持在35%上下。

然而,「新聞文字」也許不是青少年太關注的對象,因為學子們每天唸書都唸不完了,哪有時間打開電視看新聞,或偷閒滑手機之際,還看這些大人世界的長篇大論報導呢。但「電影」、「影片」可就不一樣了。

RTR3MM3B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韓國哪邊的鬼最多?《女高怪談》告訴你

如同我曾經提過,從1998年5月30日開始上映的韓國經典恐怖電影系列《女高怪談》(여고괴담),到2013年為止,已經拍了六集。

若電影第一集叫座成功的話,導演謙稱是「偶然的運氣」,那麼爾後有了人氣、資金,能續拍第二、三集,成為「三部曲」的話,無疑是肯定執鏡之導演與電影主題設定。那麼,《女高怪談》竟能拍到六集,成為六部曲的現象,就值得我們注意了——能拍到六集的影片,必是受到大家歡迎,有其市場才能續拍下去,而會受到觀眾熱愛,必然是符合普羅大眾胃口,投射出大多數韓國人的意識。這六片的內容在講些什麼呢?反應韓國人什麼意識呢?

首先,六部怪談的場景,如同片名一般,都選擇在(女子)高中學校內;而題材也分述,青少年學生因考試壓力大,第二名的學生沈重不了壓力,自殺後變成厲鬼,來向第一名復仇,如第一集的《死亡教室》、第三集的《狐狸階梯》,以及第五集的《結伴自殺》);又或是呈現出當代韓國學校霸凌問題,如第四集的《聲音》與第六集的《血玉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