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五):世越號背後的悲痛與低生育率衝擊

韓國青少年自殺報告書(五):世越號背後的悲痛與低生育率衝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位於全球普遍生育率總是排名倒數前幾名的韓國而言,遭遇到世越號此重大不幸事故,可猜想會對大多數中壯年的韓國夫婦,與此社會造成多大的衝擊。

「人們孤獨的死去。」——帕斯卡(Blaise Pascal,1623-1662)

一提到韓國近幾年的重大事故之一,我想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世越號沉沒事故」(세월호 침몰 사고)。

世越號冤魂,真相何時得以揭露?

2014年4月15日,晚上9:00,一艘載有將近476人船客,其中多為參加畢業旅行的325位檀園高中學生,從仁川港出航,前往濟州島的渡船,隔天上午8:58,發生船難傳出了求救訊號。此船難後續的救援工作,也引起很多爭議,諸如政府官方搜救隊抵達後,第一時間僅在船身周邊徘徊,等待上層長官指示,而沒有立即下海救援,錯失了寶貴救人時機。

甚至輿論圈也傳出「謊言」、「假消息」,起因在於案發之際,有新聞台報導政府大規模地動員——261艘船,35架航機,750位救援人員,已經平安地將全數船客救起。然而,民間潛水員洪嘉惠(홍가혜),卻揭露當她趕到世越號船難現場時,船艙內的遇難者敲打艙壁求救,拍打聲音咚咚咚地,歷歷可聞。但官方的搜救部隊,卻遲遲不下水,不知道是在等待上層指示,還是另有盤算,任由冰冷海水慢慢流入船艙,船體漸漸傾斜,生還者的拍打聲,緩緩無力低沈地消失在寧靜深海內。

此外,事件引起的「政治風暴」也燒到總統府青瓦臺,讓當時的朴槿惠總統,民調直落,甚至許多當地媒體,多揣測當時船難之際,朴槿惠總統為何沒有立即下令救援呢?在黃金救援時刻,為何還不見朴槿惠總統蹤影?她做什麼去了?有什麼私人行程,比起救人民,更為重要的呢?

世越號引發的社會民怨極深,全國各地示威行動、要求真相調查的民眾聚會,不時地展開。到最後,沈沒的世越號也重創朴槿惠總統形象,加上爾後崔順實閨密事件、收賄傳聞,讓她狠狠地跌下總統之位,成為韓國史上第一位被彈劾下台的總統。

悲痛的是,此船難最終造成當天船上476位乘客內,確認295人死亡、172人輕重傷,另有九人下落不明。棄船而逃的李俊鍚(이준석)船長與十多位船員,分別被控殺人罪與涉嫌遺棄致人死亡,最終2015年11月12日,韓國大法院終審裁決,世越號船長李俊錫殺人罪成立,被判無期徒刑,其餘14名船員,則多為1.5年至12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當然,船難的影響仍持續燃燒,如2015年4月1日,世越號事件將滿一週年之際,韓國政府公布賠償每位罹難學生4.2億韓圜(折合約新台幣1,200萬元),教師則是賠償7.6億韓圜(折合新台幣約2,160萬元),但家屬們斷然拒絕接受賠償,因為「真相」尚未被釐清。2017年3月23日,沉於海底近三年的世越號,終被打撈出來——海中的學子冤魂,重見天日。

一場讓國家未來沉入海底的「人禍」

我第一次看到此新聞時,直覺這應該成為社會重大事件外,深覺當局高層不好好處理的話,即有可能造成社會極大變動,特別是此次事故,還發生在一個國家未來的希望,莘莘學子年輕人身上,其造成的風暴與影響,必定遠超過當局想像。

當然,我們在這裡並非意有所指地說,當年慘遭船難若非不是學生,所引起的風波會比較小,或者使人不痛不癢,沒有太大感受,因為世越號之所以會造成韓國民眾如是關心與憤怒,除了超過300位的犧牲者外,其中事件所糾纏出來的政治、運輸制度、新聞媒體、救援工作、學校教育、社會風氣等,各有討論空間,反省造成船難之眾多因素。

但重要的是,任誰都不想家中有任何親人發生事故,尤其若說意外是突如其來,讓人無法避免的話,最心痛地莫過於發生意外後,延遲救援、未盡力搜救,來把意外損傷減低到最低的「人禍」了。

那麼,若集中這次船難犧牲者多是高中青年學子的話,造成家中父母親的悲痛有多大呢?再一次強調,我們並非意指,此次大多犧牲者若非是學子的話,所引起的悲痛會有所減少,而是由最切身的韓國社會「生育率」與「教育費用」角度來看待的話,人們都可以想像,望子女成龍成鳳,辛辛苦苦懷胎十月,含辛茹苦教育出來的小孩,就這樣,一剎那陳屍於海底。此離別會有多麼悲痛呢?

AP_99684115176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青年學子走了,對低生育率的韓國有多大衝擊?

眾所皆知,台灣有一項指標跟韓國不相上下,即是所謂「生育率」,先看韓國和OECD主要國家的出生率比較,可以發現到韓國從生育率最高變成生育率最低的國家——1970年代的韓國,生育率約為4.53位,高於當時OECD會員國平均的1.2位。過了20年,等來到1990年代,韓國生育率已經跌到1.57位,且這20年來,小孩生育率皆低於OECD的平均值。再過15年,根據韓國企劃財政部「國家預算」數據指出,2005年的韓國生育率,已經創下歷史新低紀錄1.07位,爾後的2006年1.12位、2007年1.25位、2008年1.2位、2009年1.15位、2010年1.23位、2011年1.24位、2012年1.3位、2013年1.1位、2014年1.2位、2015年的1.25位等,皆低於對比值OECD會員國,這期間的平均生育率的1.7位。易言之,2000年代以後的韓國,生育率一直維持平均1.2個左右。

極端扭曲的升學、就業、生活壓力下,韓國年輕夫婦與其說不能生孩子,倒不如說「不願意」生孩子,連帶地也就導致社會整體的生育率,從原本OECD生育率最高的國家,變成了最低的國家呢。

反過來看看台灣,似乎情況也好不哪裡去。2003年台灣總生育率已經跌到1.23人,被列入生育率低於1.3的「超低生育率國家」,2010年更是創下新低,下跌到0.895人新低點,2012年稍微回升至1.265人。但爾後幾年間,台灣整體生育率又持續下滑,大多維持1.07至1.18人左右,2015與2016年的生育率數據,則是來到1.12位,若跟全球各國相比,台灣總生育率僅高於新加坡、澳門,排名倒數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