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拉瑞《今日簡史》:「超人」一族將顛覆世界,人類正錯過規管AI的時機

哈拉瑞《今日簡史》:「超人」一族將顛覆世界,人類正錯過規管AI的時機
Photo Credit: De Fontenay/Sipa via 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哈拉瑞即將推出新書《今日簡史》,在接受泰晤士報訪問時談到人類在真工的大問題面前,總是失焦。他認為,國族問題、英國脫歐、貿易糾紛,全部都是令人轉移視線,並非至為關鍵的問題。

《人類大歷史》(Sapiens)和《神人》(Homo Deus)作者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再有新作,這次他不談過去,也不預言未來,卻是聚焦當下。他提醒讀者,在面對生物技術和人工智能(AI)將會顛覆世界,氣候變化越演越烈之際,大家還在討論什麼國族情緒、貿易戰,似乎是焦點錯置了。

哈拉瑞的新作大陸中文版為《今日簡史-人類命運大議題》,英文版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8月30日出版),其實是自出版《神人》後,他的課堂、演講及文章的結集彙編。哈拉瑞在接受英國《泰晤士報》訪問時表示,新書是源於要回應讀者對他的提問:到底是什麼塑造了他對未來的想像。換句話說,諸如特朗普種種政策、英國脫歐(Brexit)等議題,跟未來世界有什麼關係。

在書中的答案是:這些都是題外話,轉移了眾人的目光,有時倒是頗有趣的,但始終沒有對準核心問題。

世界正在錯過規管人工智能的時機

「5年前人工智能是什麼⋯⋯大概沒有人真的知道是什麼回事,但在2018年,我們在這方面出現了激烈的軍備競賽。中國人大概在3、4年前已看通了,歐洲人現在才明白過來。問題是當世界處於軍備競賽,這就成了絕壞糟透的消息,因為在這情況下,你根本無從規範這爆發式發展的科技。沒有人是可以信任的,沒有人想落後於人,這一切正推向最差最壞的後果,它成真的機會愈來愈大。」哈拉瑞說。

在書中,他寫道:「在一兩個世紀之內,生物技術和人工智能將可能合成一個在身體與心智上跟人類遠古以來模式完全脫離的人身出來⋯⋯那麼以色列、俄羅斯或法國的民族主義對此還有什麼話可以說呢?」

lesson

「今天,甚至將來都會有很多人認同這場新競賽創造出超人一族(superhumans),任由平凡的智人漸漸變得落伍過時。」訪問中,哈拉瑞以中國為例,認為很多中國人的思維已是如此。「今天的中國,人們公然以高質和低質來區分人。他們說,為什麼中國不要民主呢,你看美國,都是因為讓那些質素低的人民去投票,投了個特朗普出來,根本就不應該讓質素低的人民擁有那麼多權利。換個角度看,就是說我們需要提升這些低質人民,讓他們成為高質的人。」

哈拉瑞認為,要應對這些未來挑戰,第一步是規管人工智能,而且必須是全球合作。「我不是說要成立一個全球政府或者全球帝國,無需要推到極致,但必須是一個強而有力的國際合作去監管。」

只是當人類社會在生態、經濟以至科學上都邁向全球化之下,過去幾年,人們卻花時間糾纏於國族政治問題。他認為,要讓政治變得有效率,就得把政治都全球化。

哈拉瑞強調,他不是說民族主義一定是錯,也沒有說英國脫歐是個餿主意,「英國完全脫離歐盟?好吧,為什麼不呢?但整個脫歐議題最大問題在於機會成本。在歷史上的這一刻,當我們討論這些問題,糾纏於民族主義之類,這些都是失焦的。英國政府每花一分鐘去處理脫歐就少一分鐘處理氣候變化、人工智能的問題,而且已經花了好幾年時間。」

「即是說,10年後,當大家都錯過了規管人工智能的時機,回望過去就會說:對呀,因為我們都在忙脫歐。」

人類從來活在「後真相」世界

哈拉瑞說,當大家驚惶地面對一個重大問題時,很容易會被一些熟悉的事物轉移了視線。情況一如一家企業要斥巨資做一宗重大又複雜的投資,同時又要決定是否花100元去弄一部咖啡機,人們往往會花兩小時來討論咖啡機,卻只會用兩分鐘就完成投票表決重大投資,因為除了財務總監,大概沒有多少人真正明白那投資到底是什麼回事。

哈拉瑞希望做到的是改變這些討論,他認為人類此刻要聚焦的,不是民族主義,不是移民問題,甚至不是恐怖主義,更加不是貿易關稅。大家應該集中討論科技帶來的顛覆、人工智能和生物工程。這些才是真正的問題。

然而,正如他在書中提到,人類從來都是活在「後真相」(post-truth)世界,「智人」根本就是後真相的生物,其力量是來自創造及相信虛構的東西。自石器時代開始,人以神話來團結族群。人之所以在眾多哺乳類動物中脫穎而出,是因為我們想出了種種故事,並把它們傳開去,讓數以百萬、千萬計的人都相信了。只要大家仍然相信這些故事,大家就會遵守同一法律,然後大家就會合作無間,很有效率。

哈拉瑞式樂觀:我們其實做得到

相信了這麼多年故事,人,能夠清醒起來,聚焦真正威脅「人」的問題嗎?哈拉瑞給出了樂觀得有點肓目的答案:「我不是說我們將會做得到。我是說,我們其實可以做得到。」他說13歲時,柏林圍牆倒下了,沒有人死,是個奇蹟。「冷戰無聲無息,平靜地結束了。所有五、六十年代的悲觀想法都沒有實現。我們可以做得到的。我始終覺得,人工智能問題、氣候變化問題,我們行的,我們有克服這些難題的能耐。」

《泰晤士報》的記者在最後說得好,哈拉瑞成名後,也許已是百萬富翁,但回望訪談中的他,怎麼看也是一個站在山頂上的男孩,奮力地想喚醒在紛擾爭吵聲中迷頭迷腦的世界:請看清什麼才是真正要關心的問題。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