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沒好藥?》:新藥該如何命名,成為迫切的實務、經濟與政治問題

《便宜沒好藥?》:新藥該如何命名,成為迫切的實務、經濟與政治問題
Photo Credit: Martin Cathrae,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統一的學名是科學家與醫藥從業者數十年來的計畫成果,他們相信理性語言能為藥物世界合理地建立秩序;這樣的樂觀精神和生物醫學國際主義不謀而合,後者強調了在戰後初期成立世界衛生組織的重要性。某方面來說,這個計畫意外地相當成功。然而在其他方面,它卻徹底失敗。

什麼樣的語言能取代拉丁文?二戰結束時,英文顯然贏過了法文和德文,成為國際科學交流的優勢語言。另外,戰後初期的政經局勢也確立了美國的地位,讓美國在建構與資助聯合國國際官僚(尤其是世界衛生組織這樣的科學機構)的過程中掌握了主導權。因此,當世界衛生組織新成立的非專利藥名專家小組委員會(Expert Subcommittee on Nonproprietary Names)期望以美國藥典規範為主要原型(透過與美國醫學會藥物與化學理事會〔Council on Pharmacy and Chemistry〕的密切合作)來管理複雜的藥名新世界時,這也不太讓人意外。

相關書摘 ►《便宜沒好藥?》:「新藥」要過多久才算夠老,能製造它們的學名藥?

書籍介紹

《便宜沒好藥?一段學名藥和當代醫療的糾葛》,左岸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傑瑞米・葛林
譯者:林士堯

醫藥支出不斷攀升是當今社會面臨的危機,專利過期之後的「學名藥」,能否減緩財政負擔呢?

本身也是醫師的葛林,從歷史觀點出發,談及原廠藥與學名藥之間的爭議、醫藥專業的利益衝突、藥廠間的利害關係、專利的攻防戰,最後論及全球的藥品市場。在詳細的資料爬梳當中,呈現學名藥對當代醫療照護的意義。學名藥除了節省醫療成本,也讓我們正視「選擇的政治」背後的風險和報酬。

雖然學名藥與原廠藥具備相同的活性成分,但是兩者之間存在著「相同,卻又不相等」的差異,這樣的差異往往引爆爭議。從病患權益的角度切入,學名藥和原廠藥之間的相似性是如何建立?攝入人體之後,同樣的成分會有相同的吸收率嗎?科學(例如:藥物動力學)在其中如何扮演監管角色?療效重要,還是成本優先,還是情況比這個更複雜?

從醫藥分工來看,醫師、藥師和健康照護系統各方角逐決策權,「誰」有資格決定何時該用學名藥。從公衛角度切入,學名藥提醒我們另一種符合經濟、節制成本的用藥模式,以達到群體受惠的目的。從選擇自由的考量觀察,學名藥活絡了照護系統,創造繞過原廠藥把持的替代方案,提供用藥組合的另一種可能。

從消費者運動的觀點,病患如何學習藥物知識,從被動者變成主動的消費者,也間接挑戰醫師權威。從產業面分析,我們不該貶抑學名藥廠,一個國家如果能夠擁有優良的學名藥廠就能確保該國人民的健康福祉,甚至學名藥廠變身為跨國巨人,成為出口主力。

這不是一本起底藥廠黑幕的書,葛林透過層層歷史進展,揭示醫療治理的深刻意涵。我們應該重新思考:創新VS.模仿,小公司VS.跨國企業,以及公共衛生VS.私營市場這些對立觀點。最後,我們會發現,學名藥是少數「便宜有好物」的例子。

getImage
Photo Credit:左岸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