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沒好藥?》:「新藥」要過多久才算夠老,能製造它們的學名藥?

《便宜沒好藥?》:「新藥」要過多久才算夠老,能製造它們的學名藥?
Image Credit: Tetiana Pavlova /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拉森與學名藥產業協會在尋找讓新藥更快變舊的方法時,原廠藥廠也發展著讓老藥保持「年輕」的反擊策略。

如果我們改寫人類學家克勞德.李維史陀(Claude Lévi- Strauss)的句子來解釋學名藥,對於想改革美國醫療照護支出膨脹的人來說,學名藥便是「值得深思的」(good to think with)。(譯註:引用自李維史陀《野性的思維》〔La Pensée sauvage〕,此處指的是,學名藥不只是一個藥物,它能提供線索,思考醫療支出的控制)。基於同樣的理由,學名藥很快就被製藥商協會與美國醫學會視為共同利益的威脅。如同我在本段落的主張,學名藥於六○與七○年代是否存在的兩極化論述掩蓋了這個新經濟生活形式(economic form of life)的身影,雙方都沒有立刻認識到它的生命力。可惜的是,關於學名藥在美國衛生政策當中的角色,多數論點仍重複著兩極化的立場:一方認為,學名藥一直以來都等同於原廠藥,那些質疑學名藥是否存在的聲音,實際上是假扮成科學的經濟利益,另一方認為,學名藥從來都不等於原廠藥,學名藥能存在,只不過是靠著假扮成科學的政治利益。認真看待歷史,特別是學名藥產業史,能引導我們得出完全不同的結論;學名藥市場的出現並沒有解答這些爭議,而是儘管這些爭議沒有解答,學名藥市場還是出現了。

現在的我們足以指出,學名藥是否存在的問題,其解答不是來自實驗室,而是來自醫師與病人每天的認知與實踐。在眾多角色(醫師、藥師、監管單位與消費者)認識到學名藥的實用性,使其成為經濟實體的情況下,學名藥市場得以成型,學名藥成了日常事物。當然,學名藥能否完全替代原廠藥的疑慮,並不會因為學名藥市場的蓬勃發展而就此消失。市場可能創造了學名藥與學名藥產業,但是單靠這隻看不見的手無法解釋「是什麼讓一個藥物變得夠好?」的問題。

相關書摘 ►《便宜沒好藥?》:新藥該如何命名,成為迫切的實務、經濟與政治問題

書籍介紹

《便宜沒好藥?一段學名藥和當代醫療的糾葛》,左岸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傑瑞米・葛林
譯者:林士堯

醫藥支出不斷攀升是當今社會面臨的危機,專利過期之後的「學名藥」,能否減緩財政負擔呢?

本身也是醫師的葛林,從歷史觀點出發,談及原廠藥與學名藥之間的爭議、醫藥專業的利益衝突、藥廠間的利害關係、專利的攻防戰,最後論及全球的藥品市場。在詳細的資料爬梳當中,呈現學名藥對當代醫療照護的意義。學名藥除了節省醫療成本,也讓我們正視「選擇的政治」背後的風險和報酬。

雖然學名藥與原廠藥具備相同的活性成分,但是兩者之間存在著「相同,卻又不相等」的差異,這樣的差異往往引爆爭議。從病患權益的角度切入,學名藥和原廠藥之間的相似性是如何建立?攝入人體之後,同樣的成分會有相同的吸收率嗎?科學(例如:藥物動力學)在其中如何扮演監管角色?療效重要,還是成本優先,還是情況比這個更複雜?

從醫藥分工來看,醫師、藥師和健康照護系統各方角逐決策權,「誰」有資格決定何時該用學名藥。從公衛角度切入,學名藥提醒我們另一種符合經濟、節制成本的用藥模式,以達到群體受惠的目的。從選擇自由的考量觀察,學名藥活絡了照護系統,創造繞過原廠藥把持的替代方案,提供用藥組合的另一種可能。

從消費者運動的觀點,病患如何學習藥物知識,從被動者變成主動的消費者,也間接挑戰醫師權威。從產業面分析,我們不該貶抑學名藥廠,一個國家如果能夠擁有優良的學名藥廠就能確保該國人民的健康福祉,甚至學名藥廠變身為跨國巨人,成為出口主力。

這不是一本起底藥廠黑幕的書,葛林透過層層歷史進展,揭示醫療治理的深刻意涵。我們應該重新思考:創新VS.模仿,小公司VS.跨國企業,以及公共衛生VS.私營市場這些對立觀點。最後,我們會發現,學名藥是少數「便宜有好物」的例子。

getImage
Photo Credit:左岸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