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歡喜的感恩奇蹟》:如何改善土壤這件事,是田埂上的雜草教會我的

《大地歡喜的感恩奇蹟》:如何改善土壤這件事,是田埂上的雜草教會我的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田埂及山上都沒有硬盤層,可是,農地有。這要如何解釋呢?土壤由微生物所製成。那麼,硬盤層的形成該不會也跟微生物有關係吧?

文:村上貴仁

植物培育植物的祕密

相信了豐穰之後,你就會逐漸明白:一切皆完美的真實。「感恩農法」之所以會成功,是因為能夠打從心底去相信,所有都存在於豐穰之中,一切皆可從豐穰中獲得。這並不是單純盲目的相信,而是只要觀察農田裡大地及作物的變化,就能看見豐穰賜予我們一切的事實。

持續不斷地說出「感恩」,使我漸漸感覺到,周圍的林林總總全都變成了夥伴;不只是人而已,綠草、小蟲、細菌、農具及農業機械也是如此,全部都是我的夥伴,而且有了想要認同它們的存在的想法。正由於是夥伴,就會變得想要一一瞭解各式各樣的細節:性格、偏好、能做什麼、想做什麼等等。因此,我從認識這些夥伴開始起步,用盡全力來觀察。

觀察完後,我終於領會了豐穰是完美的這件事。

想收成優良的蔬菜,土壤非常重要,這是眾所皆知的事。

「你有在做什麼土壤改善嗎?」經常有人這麼問。

「並沒有耶。」如此回答之後,接下來一定會被這麼說:

「應該因為是商業機密,沒說罷了。」

真的是什麼也沒做啊,也沒有什麼機密好說的,因為完全是公開透明的。

我相信,土壤改良的最佳辦法,就是不要去做任何非自然的事情。人類雖然擁有自然的治癒能力,可是與大自然所富含的相較起來,實在不成比例。大自然只要按照原始天然的條件放置著,治癒能力就會愈來愈高,滋養出該土地原有的健康狀態;在其間,土壤會借助植物、小蟲、微生物等多樣生命的力量。

過去農業的思考邏輯是,種植作物時會從土壤汲取營養素,因此為了補足流失的部分,就必須在土地上施用肥料。

然而,在觀察農地裡的眾夥伴之後,我逐漸明白,那並不是一件單純可用加減算法來討論的事情。

比方說,假設有一塊用來栽種高麗菜的農地,而高麗菜需要大量的鈣質才能成長。於是,農夫就誤以為高麗菜收成之後,農地的鈣質會變得不足。以往農業的做法是,為了補充鈣質就灑下鈣肥。

「感恩農法」的話,則不使用肥料,放置土壤不加以干預。猜猜看,這樣會發生什麼事呢?

結果很有意思噢。放任不管後,農地就雜草叢生;那些草又是什麼種類呢?偶然間落下的種子會胡亂地生長嗎?

並非如此哦。

只有含某種特性的草會生長,並覆蓋整片農地;名為藜草(Chenopodium album)或紅根豬草(Amaranthus retroflexus)等,可以長到一個人高的野草。這兩種草擁有一項共通的性質,就是可以在體內合成鈣質。只要把那些野草回收入土,就能使缺少鈣質的土壤補足鈣質,意外使其恢復到營養素剛剛好的健康狀態。

真是令人驚訝的運作模式啊!果然是無敵的自然治癒力呢。


我做了這樣的一個實驗:在農地的一隅栽種了高麗菜,旁邊再種馬鈴薯。

收穫之後,我仔細觀察會有哪一種野草長出來。

種了高麗菜的那一角落,如同之前描述的,長出了可以用來補充鈣質的野草。馬鈴薯不太會消耗土壤裡的養分,種完之後的農地,竟然出現土地養分變得過多的情況;在採收過馬鈴薯的土地上長出的野草,擁有會吸收多餘養分的性質,如禾本科的稗草等植物。

施撒肥料的農地,會冒出各種不同的野草,可是不放肥料的話,野草似乎就會依照原本栽種的是高麗菜或馬鈴薯,分布清楚地長出來。不覺得很厲害嗎?是野草在為我改善土壤,沒有商業機密或其他的,你可以自由利用這項「技術竅門」喔(笑)。

野草可以協助改善土壤這件事,是田埂上的雜草教會我的。剛開始實行自然栽培的時候,雖然沒有使用農藥及肥料,卻很努力地除去全部的野草。那時能夠收成的,就只有小指頭大的紅蘿蔔,以及比乒乓球還小的洋蔥而已。

當時很煩惱為什麼種不出品質好的作物。然後有一天,看到田埂上的野草,突然「誒~」地想了一下。既沒有誰去施肥、也沒有播種,野草卻每年茂盛地生長著。為什麼會這樣呢?是什麼在滋養著那些野草呢?我是那種一旦開始想到,就會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性格,那天起我就開始在田埂上徘徊。

「啊~原來如此!」某個瞬間突然靈光乍現。

培育今年野草的功臣,正是去年的野草呀;去年的野草若是母親,今年的野草就是孩子啊。我終於明白了,去年的野草變成了營養,促使今年的野草成長。

要是這樣的話,除掉野草就不妙啦,因為就像是奪走了母親一樣嘛。好,我們家的農地就讓它雜草叢生就好;野草應該會變成養育之母,幫助我們把高麗菜、紅蘿蔔、洋蔥養大。

結果圓滿得絲毫不差。從此以後,我家的農地儘管野草遍生,卻成了一個能夠栽種出優良蔬菜的地方。

透過堅信豐穰的力量,不加插手做多餘的事,就得到了好的結果。

大自然教導我關於微生物與土壤的關係

探索土壤中的微生物如何工作,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微生物大致可分為「好氧性細菌」與「厭氧性細菌」兩種;好氧性細菌喜歡空氣,厭氧性細菌則厭惡空氣。基於那樣的性質,農地的表層部分覆蓋著好氧菌,下層部分則存在著厭氧菌。

好氧菌與厭氧菌一邊分工合作,一邊幫我們將泥土中的有機物進行分解,繼而轉換成植物可吸收的營養素,還能把有害物質變成無害物質。好氧菌及厭氧菌的平衡一旦崩壞,就會使土壤變得不健康,無法收穫良好的作物。若使用了農藥及肥料,一定會破壞細菌的平衡,導致寶貴的微生物變得不能充分發揮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