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京傳奇》:若不是阿爾弗雷德,盎格魯-撒克遜文明可能早已滅絕

《維京傳奇》:若不是阿爾弗雷德,盎格魯-撒克遜文明可能早已滅絕
Photo Credit:Odejea@Wiki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愛丁頓的這場敗仗在另一層面上有著決定性意義:並非因為維京人首領古斯倫損耗了大量的人馬,而是醒悟到威塞克斯的國王阿爾弗雷德並沒有消失。

文:拉爾斯・布朗沃思(Lars Brownworth)

播下惡種,自然就生出惡果。——《尼亞爾傳奇》(Njáls Saga)

西元878年的頭幾個月裡,威塞克斯國王阿爾弗雷德(Alfred the Great)看來必然是個倒楣透頂的人物;在自己的王國裡遭到流放,大多數臣民背棄他,而且還在不斷逃亡中,看來像是再也無望復位了。這段期間產生出不少迷人故事,最著名的是他在一對農民夫婦那裡避難的傳說。農民的老婆派他看守火邊烘焙的一些蛋糕,但這位國王滿腹煩惱因此心不在焉,讓蛋糕烤焦了。農婦見他一身襤褸又骯髒,沒認出他的國王身分,因此譴責他怠忽職守。那位老公卻立刻認出了阿爾弗雷德,於是請求國王原諒,但敦厚的阿爾弗雷德卻承認她是對的。

在另一個故事裡,阿爾弗雷德喬裝成遊走四方的詩人,潛入維京人首領古斯倫的軍營中,在娛樂他們的同時,無意中聽到他們的計畫,因此得以在第二天的戰役獲勝。

雖然這些故事幾乎全是編造出來的,但也的確捕捉住阿爾弗雷德的性格。他有能力激勵他的臣民並與之緊緊相連,這是他父兄們所缺乏的能力。他也開始著手制定打敗維京人的戰略。

他從作戰經驗中學到要避免跟維京軍隊正面交戰,維京人常用的戰術是占領一處設防的位置或高處地點,然後讓大多數步兵持盾連成一道盾牆。他們會挑釁英格蘭人前來進攻,但因為入侵威塞克斯的維京人都是身經百戰的老兵,因此英格蘭人的進攻通常會被擊退。等到英軍陣腳大亂後撤時,維京人就會衝鋒向前將撒克遜人趕出戰場。

維京人幾乎用這套戰略攻取了整個英格蘭,而且似乎無懈可擊。然而在阿爾弗雷德流亡期間,他發現了維京人盔甲的缺陷。儘管維京人補充兵力的後勤能力很強,但英格蘭人的人數仍遠遠超過他們。維京人能夠制服一個王國的唯一方法就是摧毀其軍隊,但直到他們完成這點之前,軍力還是很脆弱的。阿爾弗雷德該做的是跟維京人打小型衝突戰,消耗他們的兵力,而不要跟他們決戰。接下來三個月裡,阿爾弗雷德從沼澤地區發動了一場頑強的游擊戰,總是比丹麥追兵領先一步。到了西元878年的復活節,他已經準備好反攻了。

他的事前準備做得很好。維京人沒有敵人可打,就被迫兵分幾路去控制威塞克斯。阿爾弗雷德的游擊戰緩緩耗損了維京人的兵力,並為英格蘭的反抗提供了凝聚點。然而,對維京人士氣造成最大打擊的卻跟阿爾弗雷德毫無關係,而是一點意外的運氣。古斯倫成功占領奇彭勒姆後,就派烏巴去襲擊德文郡(Devonshire),後者遇上了一支由當地貴族率領的英軍。在接踵而來的戰鬥中,烏巴被砍到,渡鴉旗也被奪去。等到阿爾弗雷德離開藏身的沼澤時,英格蘭人都精神百倍等著國王徵召。

這位國王集結了三個郡的兵力,等到他有把握士兵們都準備好時,就向北朝愛丁頓(Edington)挺進。他的軍隊大約有4,000人之眾,比古斯倫指揮的維京部隊略少一點。

這場仗是雙方期盼已久的戰役。在開始之前雙方就很清楚,會是這場戰爭中的決戰。兩軍都組成盾牆向前挺進。這是只憑肌肉和意志的嚴酷比賽,雙方陣線都向前衝殺,力圖在對方陣線中殺出一條血路。雙方在這場血腥戰役打得筋疲力盡,都占不了上風。最後,經過幾小時苦戰之後,維京人的陣線被攻破了。

和中世紀所有戰役一樣,一旦盾牆被打破,結局就來得很快。維京人棄陣而逃,逃往奇彭勒姆基地避難。撒克遜軍緊追其後,然後阿爾弗雷德包圍了之前他的故居所在。

這場敗仗對維京人而言損失特別慘重,因為古斯倫大概以為可輕易獲勝的。他本預料面對的是四個月前被打得落花流水、士氣低落,而且不會冒激戰風險的軍隊。不過,愛丁頓的這場敗仗在另一層面上也有著決定性:並非因為古斯倫損耗了大量的人馬(他向來都能找到更多的人手),而是醒悟到阿爾弗雷德並沒有消失。

維京軍隊中有些老兵在十幾年前跟著「無骨者」伊瓦爾(Ivar the Boneless)來英格蘭,他們就跟大多數維京人一樣,是為了掠奪財物而非為了獲得土地。威塞克斯也許終歸會落入他們的手裡,但卻得先經過多年的血腥戰鬥,寸土必爭。然而越過查尼爾(Chanel)的北方就有唾手可得的選擇,比起來,威塞克斯根本就不值得。

若說古斯倫需要有人說服他的話,也不過就只花了三個星期,他的軍隊就說服他和阿爾弗雷德達成協議。條件很慷慨,反映出雙方都願意確保持久的和平。阿爾弗雷德同意支付「丹麥錢」,並尊重維京人對其他三個英格蘭王國的征服。至於古斯倫這邊,則需從撒克遜領土撤退,接受基督教,並承認威塞克斯乃獨立王國。

幾星期後,古斯倫帶著手下30名最有份量的人,來到阿爾弗雷德位於阿瑟爾尼的沼澤根據地,並接受了洗禮,由阿爾弗雷德擔任其教父,並為他取了教名「埃塞爾斯坦」以紀念其長兄。這位新打造出的基督徒君主隨後同意一項永久的領土劃分,威塞克斯以及麥西亞的西部將歸屬於阿爾弗雷德,而麥西亞東部與東盎格利亞則屬維京人所有。威塞克斯受英格蘭法律與習俗管轄,維京人則遵循丹麥習俗治理。

古斯倫所轄地區因此稱為「丹麥律法實行區」(以下簡稱丹麥區),如此保持直到12世紀末為止。異教徒大軍留下的殘兵到此時也比較沒那麼異教徒了,不是在麥西亞定居下來就是離開前去襲擊歐洲大陸。古斯倫似乎安度了餘生,890年在東盎格利亞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