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選擇嗎?沒有自由意志對人類的三項影響

我們能選擇嗎?沒有自由意志對人類的三項影響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沒有自由意志的話,將會對我們產生巨大影響,包括道德責任問題、令我們更放心做壞事以及撼動個人自由權利的觀念。

日常生活中我們都會感受到自己的行為受到許多限制,例如社會規範、經濟能力,家庭壓力,甚至成長背景所塑造出來的心理,都會限制我們的選擇。我們知道自己並不完全自由。然而,我們還是相信在一定範圍內,自己還是有選擇的自由,例如現在你可以選擇不看我這篇沉悶的文章,去看 Facebook 其他更有趣的影片。

沙特:「你是絕對自由的」 vs 哈里斯:「自由意志只是幻覺」

正如哲學家沙特(Jean-Paul Sartre)所言:「你是絕對自由的。」人有自由意志似乎是常識、無容置疑的事實。你不可能覺得自己今日中午選什麼餐吃,這個自由意志的能力完全是幻覺吧?畢竟你在招牌面前確切看了菜單並選了其中一個來吃。

可是,如果你對哲學有些瞭解,你可能會知道哲學界對這常識有很大爭論。不過,更糟糕的還接續而來,自從腦神經科學興起後,不少科學家從各種實驗中都印證「自由意志只不過是幻覺」。腦神經科學家哈里斯(Sam Harris)更寫了一本書叫《 Free Will 》,大膽地宣稱自由意志已經死亡。

無意識的腦神經活動,早過我們的意識10秒前下決定?

這是什麼回事?試想像一下,你現在參與一個實驗,眼前有個按鈕,你可以在任何時間按下這個按鈕,這完全由你決定,但你要記著你有意欲按下按鈕的時間。整個實驗過程會有儀器掃描你大腦的活動。結果很驚人,你大腦內的神經活動所出現的時間比你想按鈕的時間早了約300毫秒;這表示,你以為自己擁有自由意志下意識決定,實際是你大腦已經早一步作出決定。

300毫秒可能是誤差。但如果是10秒呢?2011年腦神經科學家John-Dylan Haynes做了一項實驗,要參與者隨意選擇按左邊還是右邊的按鈕。結果真不是開玩笑,參與者的大腦活動早在參與者作出選擇前7至10秒就產生活動,並能預示參與者想選按哪一邊按鈕。

cervello-SKETCH47-2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這實在有點可怕,當你隨意在左右按鈕之間作出選擇時,如果有人觀察你的大腦,就能在你有意識選擇前,提前足足七至十秒預測到你決定按哪邊按鈕,你還好意思跟別人說是自己選擇按哪邊按鈕的嗎?你按下按鈕的行為顯然不是你有意識的決定選擇,而是由你大腦無意識的神經活動所導致。

這類實驗企圖證明的結論在哲學上稱為「腦神經決定論(neuro-determinism) 」:我們的行動都是由腦神經歷程所決定,思想意識只是副現象(epiphenomena),即不過是腦神經活動過程的副產品。

哲學家Julian Baggini曾對這觀點提過生動的比喻:思想意識就像汽笛聲一樣,伴隨火車的引擎產生,不可能影響引擎的運作;以為我們的行為是由有意識的決定所驅動,就像相信火車的汽笛聲可以拉動火車一樣。

如果人沒有自由意志,會有什麼影響?

人沒有自由意志的話,將會對我們產生巨大影響。

第一項是道德責任。假設我們看到一宗新聞,講述一位極窮困的老人挨餓多天偷麵包被抓,都會覺得犯罪者情有可原,畢竟那個犯罪者可能很不想犯案,但他沒有選擇餘地,為了生存只能偷麵包。其中的邏輯便涉及自由意志與道德責任的關係:一個人愈沒有自由做出某個行為,就負上愈少責任。把這個邏輯推到極端,就是如果沒有自由意志,就沒有道德責任。畢竟,怪責一個根本沒有自由意志去左右自己行為的人,就像怪責風災要為它造成的破壞負責任、怪責從天而降的雨打濕你的衣裳一樣,毫無道理可言。

第二項是:「人沒有自由意志」這個觀念本身,也會令我們更放心做壞事。 2009年心理學家Roy F. Baumeister便做了一個實驗,要參與者報告一系列否認自由意志的句子,然後結果發現這些參與者的侵略行為會比對照組更為積極——他們對那些不喜歡吃辛辣食物的人提供了大量的辛辣莎莎醬(spicy salsa),儘管他們被告知這些人不得不吃他們的盤子上的一切。這沒有什麼好稀奇,我們可以想像一個正在拼命加辛辣莎莎醬的參與者在想:「嘿,你不能因為你將得到的胃灼熱而責備我;我對我所做的事不負責任。」

第三項是:撼動個人自由權利的觀念。《人類大歷史》作者Yuval Noah Harari便提到,現代社會信奉自由民主社會,重視個人自由,是因為相信人有自由意志,所以我們應該尊重每個人自由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相信什麼、投票給誰的權利。然而,如果自由意志不存在,那麼選擇就不是真的選擇,自由也不是真的自由。這樣的話,支持個人自由的理據將何去何從?

有些學者意識到上述三者的負面影響,建議我們堅持相信自己有自由意志。譬如心理學家Daniel Wegner便提到,自由意志這個幻覺構成了人類心理與社會生活的基石,失去了這個觀念,我們的社會將會崩潰。或許諾貝爾文學獎得主Isaac Bashevis Singer最能表達這些學者的擔憂,當他被記者問道:「你是否相信自由意志?」他回答:「我必須,我別無選擇。」

更深度閱讀︰哲學家與科學家的共同參戰:自由意志只是幻覺?它的死亡會毀掉我們的法律與道德責任嗎?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