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物理學》:商業活動的存在,是為了幫助我們在地球上「流動」

《生命的物理學》:商業活動的存在,是為了幫助我們在地球上「流動」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們睜開眼睛、啟程旅行時,新的景象會不斷衝擊著我們,刺激我們產生新想法,並且引導我們獲得毫無預警的新發現,這稱作「意外發現的事物」(serendipity),是讓我們變得更好的知識泉源。

文:亞德里安・貝贊(Adrian Bejan)

節約是一種未來動力與運動的儲蓄。當燃料在A地的消耗量比A地所需的運動更多時,過剩的運動會被轉換到對運動有需求的B地。用貨幣學的語言來說,物質流動的紀錄可以用下列方式描述:B在A處存放票據,其代表著當A處需要增加運動而不想燃燒燃料時,A處可以接受來自其他運動生產者所產生的運動。如果我們用這些術語來檢視交易行為,就可以瞭解貨幣發明所帶來的實際效應,以及為什麼金錢和資本積累(capital accumulation)會自然地發生。

這些設計的改變具有傳播運動的效應,以傳播到距離產生動力(無論是食物、工作的動物或電力)很遠的地方。這些改變的發生和建構定律中的時間方向是一致的,也就是讓運動更容易流通到全球。有著金錢及資本累積的人類社會,必定發生在沒有金錢及資本累積的社會之後。

無論是河狸或是人類建造水壩,都是希望藉此改變流動。這些水壩屬於我們和海狸,水壩是無法自行建造的。不同於隨機倒下的樹幹,只是個會暫時阻擋河流的障礙物,最終會被整個流域移走,水壩代表著渠道化:這是我們的設計,關於如何從多雨地區蒐集「燃料」來供給我們使用,而在水中儲存的燃料是重力位能。水壩和其他的人類設計,讓雨水導入到山谷中的渦輪機,藉由渦輪機所產生的動力移動我們自身和物品。海狸築水壩也是相似的原因:為了要維持牠們的運動,或者說牠們的生命。沒有水壩,雨水會從山丘上流下來,就像熱從森林的大火中直接耗散到四周環境。這無助於動力需求,因此對我們來說毫無意義。相反地,人類的發明物(科技、水車、發電廠)阻斷了水的流失,並因為水壩和渦輪機的流動結構而能從水中抽取出動力,去推動許多運動。

當水流方向錯誤時,也就是水流方向遠離渦輪機,水壩就會造成障礙。水壩的設計是為了將水流導至我們想要的方向,將水往下墜落的動力輸送給我們,並增加我們的運動。阻止水流從側邊溢出和促進縱向水流是同樣的事,這就是「渠道」的意義:沿著渠道容易流動,流出渠道則很困難。當我們在白紙上畫出黑色的渠道時,順著黑線可以連續移動,企圖往垂直方向流動就會遭遇黑白分明般明顯的阻力。

大致上來說,商業活動、法規和人類為生活所建造的渠道(例如電力的生產)沒什麼不同。商業活動、法律和條例是一種規定,可以維持著運送所有人的渠道,對於所有生命與移動的族群是有益的,而且在自由的社會上,會持續變化來讓流動更加順暢(詳見第八章)。

商業活動並非從來往的路人或貨品間榨取錢財。相反地,商業活動是渠道和閥門的開啟工具,這就是為什麼商業活動(像法律、條例和政府)會自然地出現,其存在都是為了幫助我們在地球上的流動——我們的身體、交通工具和萬物。

舉例來說,20世紀初期,福特汽車公司引進生產線,使得每位工人生產的汽車數量驟增。秘訣就在生產線的設計:組裝配件沿著各種管道,在工人的雙手間輸送流轉。在生產線出現之前,工人要在置於工廠地板上的材料間來來回回,而產品也在工人和材料之間來來回回。在生產線出現前後的生產模式,其差別在於材料和工人可以透過優化配置的動線而更快速地移動。

生產線的概念也時常被應用於球類的團體運動,例如在籃球運動中,好的教練會告訴球員:「盡量傳球,因為傳球的速度比球員帶球走更快。」球要傳得又直又遠,並且傳給對的球員。對的球員通常是指球技佳的球員,可以持續移動位置到沒人盯防的區域。好的傳球員可以引導球,變成「球場到籃框」之間的良好渠道(詳見第五章)。

今日,工廠的樓地板面積往往比一般的建物大上許多,在某種意味上,甚至已經擴展到整個世界。多數工廠專精於生產某些零件,少數工廠則專門組裝這些零件。零件的傳輸變得又快又遠,這表示組裝中心與日趨擴展的零件廠範圍間,已經達到平衡。我們可從空中巴士的製造和美國的汽車製造業中看到這樣的形態。

企業外包和全球化是這演化與設計趨勢的現代名稱。這樣的設計趨勢,在過往生產線時代被歌頌的,到了現代工業全球化的時代,卻時常被冠以負面的意涵。

研究與發明(研發)是讓渠道具有更佳演化的另一種說法。研發中的流動是什麼?設計的改變就是研發中的流動。演化一詞代表著自由變化的流動結構之兩個特徵:設計的改變和設計改變的傳播,也就是知識。演化發生在我們的內在(透過學習和思考方式)和外在(透過與同儕合作創造的新事物,幫助地球上每一個人的運動)。創造出新發明之時,我們的運動,即是全球運動的部分,是整體運動的螺絲釘、螺帽和引擎。

研發中的流動,可以從過往的科學演進史一窺究竟。幾何與力學是幫助我們瞭解流動最直接的科學原理。透過數學代數,這些研究方法以更快且更有效率的方式散播出去。緊接著透過數學分析(微積分)的協助,幾何、力學及代數的發展更是如虎添翼。到了現今,我們有了電腦軟體。這些種種都是為了演化的內在流動,為了我們的思考。

若從外部來看知識的傳播,另一個有效的組織慢慢演化出來:從只有一間教室的學校(柏拉圖學院和早期教會)到大學(波隆那大學裡的學生),到圖書館、期刊和現今的網路,將這些排成一列,宛如流動結構的自然序列,讓知識的流動更容易、更長久。這些都讓我們更容易接觸到各式發明,而正是這些發明,讓全球的流動更為順暢通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