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度缺乏常識的地方議會,嚴重傷害台灣的性平教育與校園安全

極度缺乏常識的地方議會,嚴重傷害台灣的性平教育與校園安全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必須在此鄭重提醒大家:這類傷害學生、教師與性平教育的提案,並不是只有在台中市議會出現,從雲林、新竹縣、到台北,這些反同團體到處提出類似提案,試圖一步步侵蝕性平教育,剝奪所有學生應有的受教權利,讓學生不能好好認識自己與尊重他人,並試圖讓所有教師不再被校園、家長及社會所信任!

文:張明旭(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專案經理)

2016年12月19日,台中市議會通過了離譜至極的「反對國中、小課綱置入多元性別意識形態案」議案,議案中不僅充斥錯誤資訊、對性別平等教育極為曲解,甚至連國際人權公約、《教育基本法》以及課綱權責歸屬都故意曲解。而這種惡質議案不但誤導了市民,更傷害了許多教師努力落實的性別平等教育與校園安全。

而這一次,「長期曲解性平教育」的黃馨慧及李中議員聯手提出「台中市性別平等教育管理自治條例草案」,提案內容同樣極度缺乏法治與教育常識,且更為嚴重的是,其所提出的諸多條文不僅「完全無法」用於現在的校園,其對性別平等教育的侵害、對教師專業自主與信任度的剝奪,更將造成教學現場極大的損害與倒退,致使全台中的教師、學生與支持性平教育的家長皆深深受害。

從法制的觀點來看,首先,本草案是「地方自治條例」,依照《地方制度法》,其內容不得牴觸中央已存在的法律;然而這項草案,從性平教育教材與活動到性平會功能,處處牴觸全國層級的法律《性別平等教育法》,並將導致學校課程發展與性平會功能的癱瘓與破洞,使得校園安全更受威脅。此外,這項草案中提到的「課綱設計與規劃」,稍具教育與公民常識的人都知道,這屬於教育部的權責,而非地方自治條例的權限。以上種種都凸顯出,本草案提出者在法治與教育上極度缺乏常識。

此外,本草案的審核規定、乃至於「裁罰」同時也違背了《教師法》所規定:「教師之教學及對學生之輔導依法令及學校章則享有專業自主」以及《教育基本法》:「教師之專業自主應予尊重」。本草案不僅踐踏了教師的專業自主,更展現出議會與家長對於教師的不信任。此案一但通過,將導致台中市的學校教育愈加消極狹隘,教師只敢教性侵害防治的最基礎知識,不敢也不願再提其他性平教育中應談及的正確資訊,即使教科書「都經國教院審核」也只能跳過不教,面對學生相關提問也不敢回應,因為擔心一提立刻就被「反同家長申訴」。校長也在這「不合理」罰鍰的壓迫下,只能要求教師盡量什麼都不要教、不要提。因為在本草案的強制規定下,學校性平會三分之一以上都將被可能不具性平知能的家長所佔據(且許多「過度積極」要求擔任性平委員的「家長」可能都具有反同的宗教立場),一旦這些家長提出申訴,「不管事實為何」,都很容易被決議通過。

在如此惡質草案的影響下,台中市性平教育將愈來愈倒退,甚至退到完全消失,讓校園再度充斥「男尊女卑」、「妻子就是要好好聽先生的話,這樣家庭才會和諧」、「一定要婚前守貞,不然就髒掉了」、「未婚懷孕後一輩子就毀了」、「同志不自然,不應該存活在這世界上」等歧視概念與壓迫,其中受損最大的,仍舊是身為教育主體的學生,不僅內心聲音和需求被置之不理,甚至並因此遭受欺負與霸凌,留下終身的陰影。

最後,我們必須在此鄭重提醒大家:這類傷害學生、教師與性平教育的提案,並不是只有在台中市議會出現,從雲林、新竹縣、嘉義、彰化到台中、高雄、台北,這些反同團體到處提出類似提案,試圖一步步侵蝕性平教育,剝奪所有學生應有的受教權利,讓學生不能好好認識自己與尊重他人,並試圖讓所有教師不再被校園、家長及社會所信任。對於這種「真正」撕裂社會的提案,我們呼籲更多盼望「尊重友善」的教師、學生、家長與議員能夠共同站出來反對,不要讓這種缺乏法治與教育觀念的提案傷害我們的下一代。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