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安主義》:美國人不相信內塔尼亞胡,以色列人也是

《錫安主義》:美國人不相信內塔尼亞胡,以色列人也是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納坦尼雅胡又賭了一把,訴諸以色列選民的低層直覺。他險惡地聲稱,阿拉伯人正「成群結隊」地來投票。他一反在巴伊蘭大學演說時的誓言,重申只要他當總理,巴勒斯坦就絕對不會有國家。

文:米爾頓・維歐斯特(Milton Viorst)

2013年,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港譯:內塔尼亞胡)在改選中三度成為總理,而且儘管領先差距不大,他還是組成了空前右傾的政府。在這之前的幾個月歐巴馬(Barack Obama,港譯:奧巴馬)也連任成功;儘管先前被納坦雅胡的阻礙行動所挫,他還是命令新任國務卿約翰.凱瑞(John Kerry)再次展開和平任務。納坦雅胡也再次挫敗了美方的努力。他公然否定凱瑞的行動,聲稱「他意圖迫使我們……退回到1967年的邊界……將把伊斯蘭極端主義者帶到台拉維夫郊區以及耶路撒冷心臟地帶。我們不會允許的。」凱瑞的任務很快就失敗了,讓美以關係達到危險低點。

同時,哈馬斯(Hamas)控制的加薩走廊和以色列之間的暴力也加劇了。以色列持續加緊封鎖,哈馬斯則對以色列目標發射了更長程的火箭。2012年11月,以色列國防軍入侵加薩走廊,在接下來一週的激烈戰鬥裡,巴勒斯坦戰鬥人員與平民通算近200人喪生。

經過兩年毫無進展後,以色列國防軍再度入侵,鎖定哈馬斯走私食物、日用品以及伊朗軍火入境的隧道。這次戰鬥持續了將近一個月,奪去二百多名阿拉伯人性命,其中包括近百名孩童。以色列損失66名士兵,但大量使用部隊而招來的罵聲可能是更嚴重的代價。埃及企圖居中調解,希望藉以色列放寬封鎖交換哈馬斯結束火箭攻擊,但沒有成功。納坦雅胡聲稱:「如果哈馬斯認為自己在戰場上的損失可以端上協商檯面,那他們就錯了。」然而以色列失去的國際尊重,卻形成了慘烈的敗戰。

2014年加薩走廊戰爭後,納坦雅胡開始事先考量政治。先前的選舉他僅僅險勝過關,而正教派政黨無止盡索求引發的爭議,又使這些微多數岌岌可危。不管他怎麼強辯,他都不是加薩走廊的勝利者,而且他如果要繼續掌權,他就需要一個能帶動選民的動機。12月,他與盟友拆夥後發動改選,定於2015年3月舉行。他轉而聚焦的新動機,是以色列的伊斯蘭宿敵——伊朗手上的核武毀滅力量,對國家的威脅。

以色列與伊朗的問題起源於1979年,伊斯蘭革命推翻了親以色列的沙阿(Shah,譯註:波斯語中的君主)。當馬夫穆德.阿赫瑪迪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在散發反猶太氣息的選戰中於2005年當選總統後,伊朗政權便經歷了嚴重變化。2006年黎巴嫩戰爭時,阿赫瑪迪內賈德政府提供軍火給真主黨;加薩走廊戰爭時,該政府也提供軍火給哈馬斯。以色列戰機則以攻擊伊朗運送軍火的船隻回敬,甚至還擄獲了一艘裝滿武器的船隻。

2008年,以色列對伊朗的核能研究發動了秘密戰爭,刺殺科學家、發動網路攻擊,並在核能設施引爆炸彈。納坦雅胡的繼任者歐麥特(Ehud Olmert)曾嘗試說服小布希(George W. Bush)轟炸伊朗的核反應爐未果;阿赫瑪迪內賈德下台後,納坦雅胡再度向歐巴馬鼓吹這種轟炸的可能。美國對這兩任總理的回答都是美國偏好使用外交手段;但納坦雅胡並未放棄以色列自行轟炸伊朗反應爐的威脅手段。

2009年,納坦雅胡和一個美國政治代表團表示,伊朗已經有能力造出一枚核子彈,且很快就能生產更多枚。他稱伊朗領袖是尋求核武的「彌賽亞式末日邪教」。在大屠殺紀念日當天,他把自己對伊朗的顧慮,比做猶太人困於納粹種族屠殺的畏懼。納坦雅胡指控歐巴馬,因為以談判協定方式限制伊朗核發展,而犯下了「歷史的錯誤……使世界成為一個更危險的地方。」但以色列情報單位也同時堅稱,納坦雅胡對伊朗核彈的主張就算不到完全不實,也是過度誇大。

隨著2015年以色列大選來到,納坦雅胡的民意調查表現慘淡,而他留任的機會也黯淡無光。據說,以色列人已經越來越厭倦他。就在那時候,他經過一番算計而賭上一把。透過駐華盛頓大使的居中安排,他在美國總統不知情下,獲得美國眾議院共和黨領袖邀請在美國國會聯席會議上發表演說。許多以色列人和美國人認為這個邀請是政治伎倆。當納坦雅胡於3月3日發表演說時,共和黨員熱烈捧場,但佔多數的民主黨杯葛了演說。納坦雅胡首度讓以色列成為美國政治裡的一個政黨議題。

Benjamin Netanyahu, John Boehner, Orrin Hatch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納坦雅胡的演說,離以色列大選只有兩週。儘管在以美兩國都有許多觀眾收看,但整體來說回應十分稀落。「只要是這個不公平交易之外的選擇,」納坦雅胡聲稱:「就算公平很多的交易。」觀眾似乎都同意這信息已經是老調重彈了。然而對於如何構成一個比較公平的交易或者如何達到比較好的交易,他卻不置一言。在接下來幾天中,他的民調數字其實是下降的。

民調數字直到選舉前夕持續低迷,顯示聯合黨可能會比工黨少一、兩席。那時候,納坦雅胡又賭了一把,訴諸以色列選民的低層直覺。他險惡地聲稱,阿拉伯人正「成群結隊」地來投票。他一反在巴伊蘭大學演說時的誓言,重申只要他當總理,巴勒斯坦就絕對不會有國家。他的豪賭如願以償,在選舉日當天聯合黨以30席擊敗了工黨的24席。最後一刻改變念頭的人大部分來自更極端的右翼投票者,這些選民幫了聯合黨一把,卻破壞了右翼政黨同盟。然而這個訴求成功了,確保納坦雅胡再度任職總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