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喜歡可以丟掉某樣壞東西的想法,造就了「排毒」的偽科學

人們喜歡可以丟掉某樣壞東西的想法,造就了「排毒」的偽科學
Photo Credit: Pixaba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它是全世界數百萬民眾奉行的儀式,完全無法迴避,幾乎每一個人都相信,卻完全是荒謬的。所以就像是把一片膏藥從身上撕下來一樣,我將動作迅速地讓你的疼痛速戰速決。準備好了嗎?三、二、一⋯⋯,排毒不是真的。

文:安東尼.華納

排毒飲食

我即將談論的迷思往往在社會和媒體裡根深蒂固,並且經常被名人背書,每年有成打的相關主題書籍出版,許多網站和論壇也以此為主題。這類商品大量被販售,健康食品店、藥房以及超級市場甚至為它規劃整個專區。它是全世界數百萬民眾奉行的儀式,完全無法迴避,幾乎每一個人都相信,卻完全是荒謬的。所以就像是把一片膏藥從身上撕下來一樣,我將動作迅速地讓你的疼痛速戰速決。準備好了嗎?三、二、一⋯⋯,排毒不是真的。

好,不會太糟糕吧?我們可以藉由控制我們所攝取的食物來為身體排毒,這個概念是偽科學胡說的基礎。從生物學來說,這絕對不合理,沒有事實根據,也沒有證據顯示其效果是真的。但它卻支撐了一個每年產值數十億英鎊的產業,擁有許多有權有勢的倡導者,並且經常讓聰明人和受教育者受到影響。這是販賣給現代社會的最大詐欺之一,提供不實的健康承諾,並以偽科學來合理化其效果,但它的基礎不過是證據薄弱的片段傳聞,卻利用這些從往往是脆弱的人身上榨取巨額金錢。它創造令人不快的規則、恐懼、食品和現代性的負面關連,並且具有提供危險和不負責任建議的惡劣習慣。我非常厭惡排毒這個字眼,也厭惡依附它存在而成長的產業。

胡說八道的循環論證

事實上,我可能有一點誤導你們,排毒有個層面是真實的。排毒代表清除某樣讓你身體中毒的東西,所以假如你夠倒霉到遭遇酒精中毒或是濫用藥物之苦,其中一個治療過程會是,你得經歷一段排毒的時期。同樣地,假如你很不幸地中毒了,痛苦難忍地衝到醫院,而你的胃和眼睛都出血了,那麼你應該會經歷由醫療單位執行的排毒過程。但有件事是肯定的:那段過程不會是一杯綠色果汁,不會與檸檬水和辣椒有關,也不會是腳底按摩後喝一杯特殊配方的排毒茶。

排毒的迷思有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現代生活讓我們不斷暴露在前所未有、高度危險的毒素之下;第二,我們被引導去相信我們的身體沒有能力移除這些毒素,以至於它們會以某種方式儲存在我們的身體組織裡,造成很多問題和疾病;迷思的第三點是,特定的食物、治療和處理可以將這些毒素排除掉。在偽科學循環論證非凡的功績下,這三部分同時被陳述,全都相互依賴,也被概括成一個簡單的單字:排毒。這是我們易受欺騙特徵的明顯路標。一個無中生有的產業。一個建構在脆弱基礎上的龐大巨石。

現在該切斷這三個排毒迷思,並且檢視它們為何如此無所不在。

現代生活虛構的毒素

你身上如果沒有毒素,就不用排毒。但對某些人來說,實施排毒療法是為了減重,或是在某段時期明顯自我放縱後採取的因應措施。很多人這麼做,是誤以為現代生活(特別是都市生活)讓我們淹沒在諸多毒素裡,而且我們的身體尚未進化到能夠適應這些毒素。這裡有幾個傳播該想法的例子:

葛妮絲.派特洛(Gwyneth Paltrow,美國知名女演員)的Goop網站:

在這個摩登時代,我們被各種可想像得到的毒素攻擊,我們的身體每天受到危險化學製品的突擊,像是來自空氣、塑膠製品、工業清潔劑的汙染等等,更別提每年進入我們環境數千種的新化學製品。毒素也滲透到我們的水庫,或是從天而降隱藏在我們的住家和工作場所,這已是現代生活不幸的現實。

健身教練蜜雪兒.卡爾森(Michelle Carlson)的網站:

充滿加工、高糖、高脂飲食(典型忙碌美國人的飲食)在我們的身體系統中留下新陳代謝的垃圾產品,甚至擾亂身體正常的荷爾蒙變化,接著又成為疾病繁殖的溫床。

Shape.com關於2014年乾淨飲食前十名排行榜的評論:

排毒—或是移除不健康的身體毒素—是讓人想淨化身體的一個主因。毒素超載可能會讓你失去活力、導致疼痛並引發過敏反應,成為其他疾病的宿主。

現代生活當中的危險毒素,普遍被認為是伴隨現代性而引起諸多健康問題的原因,但這些神祕毒素的定義通常模糊不清。我們對於遭受攻擊毫不懷疑,卻很少討論到攻擊的來源與本質。我們只知道到處都有嚴重危害我們健康的不良化學製品,它們是現代生活的禍害。

人類身體的確每天暴露在數百萬種不同的化學成分中。但事實上,每樣東西的組成本來就都是化學成分,而排毒倡導者卻傾向將這些化學成分區分為好與壞兩種,特別是被歸納為天然的就等於是好的,非天然的就等於是壞的。我們將於下一章節檢視這個奇怪的謬誤,但重要的是要記住,在思考毒性時,形成毒害的關鍵是劑量。水是一個人們普遍攝取的化學物,一旦過量也會要了你的命;而肉毒桿菌毒素完全是天然物(如果想要,你大概可以將它製作成有機的),卻是我們目前所知最具毒性的物質。

我們的身體受到前所未有的毒素攻擊而受到影響,這句話並沒有證據。而且也沒有證據顯示,我們受到現代生活的危害。事實上,我們比以前更健康,因為我們活得更久,生的病較少,食物和水的供給遭危險汙染的程度是人類有史以來最低的。

「你只不過是個日益惡化、充滿邪惡毒素的容器」

所以我們找到了壞人,也就是毒素。第二個概念是這些邪惡不知名的毒素在我們體內堆積,而且無法以自然的過程排除。這裡有一些典型的例子(相信我,很簡單就可以找到屬於你自己的例子)。

Goop:

我們大多數人終其一生體內幾乎都有重金屬,它們深埋在我們的組織裡。遺憾的是,這些長期埋伏在體內的「舊」金屬會造成極大的威脅。例如,有毒的重金屬會隨時間氧化,對周圍組織造成傷害,並引起發炎。它們會毒害我們的身體,對每一個系統和器官帶來實質傷害,包括我們的腦、肝臟、消化系統以及部分的神經系統。有毒重金屬會讓我們的免疫系統承載巨大負擔,使我們容易感染各種疾病。

又是Goop,這次的主角是有名的排毒權威亞力山卓.楊格(Alejandro Junger)醫生:

楊格基本的論述是,我們的身體充滿了來自食物和環境的毒素,這些毒素使我們變得遲緩並讓我們生病。楊格最近推文指出:「身體失衡的主因是,系統正常運作的過程中出現了障礙[毒素]。」

上述第一則Goop訊息提到重金屬毒素,因此我們對此稍做調查並不失公平。那段摘錄的建議來自「醫療傳播媒介」的安東尼.威爾森(Anthony Wilson),而他的訊息來自一本心靈世界指南。

重金屬毒素是真實的,特別是鉛對成長中的嬰兒有著巨大的潛在傷害。不過,自幾年前人們從石油、輸送管和油漆中大幅去除鉛之後,在現代已開發國家中已很少證據顯示,鉛毒影響健康達到危險程度。另一個可能的危險來源是砷,世界上有些地區的飲用水會在自然狀態下就達到潛在有害的水準,但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就我們攝取的量而言,不會有任何危險。同樣地,到處都有鋁,在食物、在飲料、甚至在我們呼吸的空氣裡都有,但我們的平均攝入量不會造成任何危險。不論我們檢視的是哪一種金屬,都沒有證據顯示在實體的世界裡,我們每天接觸到這些金屬的程度,會對健康有任何有害的影響。

這個論述裡含有一些排毒迷思的要素。我們每天暴露在數百種潛在的毒素裡,我們攝取它們,它們在我們的食物裡並且汙染我們的水源。但事實是,我們居住的世界一直像個沸騰的化學球體,而且在整個生命史中,暴露在可能有害物質裡這件事早就已經發生。對很多人而言,這個真相令人不舒服,大部分原因在於我們的直覺腦喜歡黑白分明的事物,毒性有程度之別的想法並未被接受。

科學告訴我們:「我們全都暴露在有毒的重金屬中,但目前的暴露程度並不會對人類健康造成危險。」但我們的直覺腦只聽見:「暴露!有毒!危險!健康!」便開始恐慌地繞著小圈圈跑。某些工業化學對人類造成傷害的案例無濟於事,在這些案例中,重金屬確實有可能會在人體堆積,某些「持久性有機汙染物」(POPs)會累積在脂肪纖維(脂肪)裡,並與某些慢性疾病有關。但這些工業化學物幾乎都已經被消除,在環境中已逐漸減少,只可惜仍有少量殘留。

一般認為,我們食用的東西幾乎都含有POPs,但從很多方面來說,它比較像是科技的見證,讓我們有辦法測出幾乎不存在的少量化學物,而不是我們遭受攻擊的徵兆。我們的直覺腦並非設計來以現代方式看待這個世界,也無法思索質譜儀和高效液相色層析法(HPLC analysis)驚人的調查能力。隨著環境裡的化合物越發容易被分析和解構,我們越能找到更多化學物的蹤跡。

想像的療法

Q:你如何處理捏造出來的問題?
A:用捏造的解決方案。

如同我解釋過的,我們的食物和環境中可能充滿有史以來最多的毒素,這個想法某一小部分確實是真的,這些神祕毒素正在我們體內堆積,這想法甚至有一絲可信度,但這些毒素大多含在已被禁止的一小部分化學品中,而且目前是無害的程度。當我們來到第三個偉大的排毒迷思時,任何與事實相關的連結全都被切斷了,我們似乎如此相信排毒迷思,以至於不再尋找證據。這裡另有一些引述,全都來自各種生活風格和排毒部落格:

Goop:

野生藍莓(只有產自緬因州的)可以吸取腦部組織的重金屬,當重金屬被移除時,氧化所造成的縫隙可以得到治療和修復。服用野生藍莓很重要,因為它們含有具特殊排毒能力的獨特植物營養素。

部落客瑪德琳.蕭(Madeleine Shaw):

葡萄柚含有天然維他命C和抗氧化物,兩者都對淨化你的肝臟有驚人效果。

奧茲醫生(Doctor Oz)的羽衣甘藍、鳳梨和薑排毒飲料(需要多汁一點):

這個淨化飲料含有淨化腎臟的羽衣甘藍⋯⋯

羽衣甘藍可以淨化腎臟,這句話總結了排毒主張的瘋狂。說得更明白就是,沒有證據顯示這些食物具有前述的任何效果,它們全部無法移除毒素,也不能幫助我們的身體進行排毒作用。這當中沒有任何一樣可以淨化肝臟或腎臟,不論那代表的是什麼意思。我對於自己有能力嚴厲批評導致錯誤信念的誤解和困惑,通常感到相當自豪,但在排毒飲食和排毒產品的例子裡,並沒有難以理解的事可以讓我嚴厲批評。除了這是一個數十億美元的產業之外,並沒有臨床研究顯示,任何商業上的排毒飲食或是治療方式,具有任何排除毒素的臨床效果。

好消息是,我們的身體擁有移除潛在毒素的優良系統,我們的肝臟和腎臟在這部分已經經過特別演化,因此除非有根本的問題,它們並不需要任何幫助。相同地,我們的皮膚、肺和消化系統都有排毒功能,即使真的留下一些毒素,也很少有證據顯示,有任何食物能將之排除。

芫荽常被引述為一個「神奇的」排毒成分,推測是基於兩項效果很有限的動物實驗,一個是彩虹鱒魚身上的鎘,另一個是被鋁汙染的老鼠。在談到解毒作用時,芫荽大概是食品當中最常被拿來研究的一項,不過並沒有人體研究顯示任何效果,除了在嚴重中毒的動物身上產生很小的影響以外,研究並沒有證明任何事。至於緬因州的藍莓、薑、羽衣甘藍、胡桃、大蒜、綠茶,以及其他很多申稱具解毒功能的物質,也是一點證據都沒有。這並不是說它們對你沒有好處,只是說它們並不能幫你解毒,特別當你並沒有中毒時。

假如你仍然不相信我,我建議你問問想賣給你排毒產品的人,他們宣稱可以移除的是哪一種毒素。這是一個相當簡單的問題,應該可以引出相當簡單的答案。假如他們回答有各種不同的物質,你只要要求他們講出一種就好。一旦他們回答了,問他們是否有任何證據。假如你正在排毒,毒素將會從某處排泄出來,並且很容易就可以測量到。不同於營養科學的許多領域,不同食物或產品的排毒效果是很容易進行研究的,只要簡單設計實驗,就能證明治療真的有效,所以如果沒有進行這些實驗,我們就必須要問為什麼。除非你是隻中鎘毒的彩虹鱒魚,否則將不會有任何有用和合用的證據。

到底怎麼回事?

艾蜜莉─羅絲.伊斯托普(Emily-Rose Eastop)是偽科學研究者和作家,也是一個極受歡迎、名字取得很棒的科學網站「我他媽的恨偽科學」(I Fucking Hate Pseudoscience, IFHP)的發起人之一,她認為提到以下這些詞語時,人們很容易受到引導:

問題在於,雖然相信排毒或生食主義,單獨來說可能(至少對那些並未對此迷戀的人來說)無害,但它以及偽科學那些「無害的」形式可能是進入其他更直接危險的管道。為了相信排毒的效力,你必須拒絕與其矛盾、排山倒海而來的多重證據,或者至少一開始為了接受關於身體這類實體事物的新信念,卻不要求證據作為但書。一旦少了這個但書,一個人就可能相信任何事。為了要相信,原來理性的人必須放棄理智的信條。

賓夕法尼亞大學心理系教授保羅.羅津(Paul Rozin)曾經研究人們對食物的信念,他認為與官方來源提供的謹慎和合理飲食建議相比,我們很容易被排毒療程荒唐的訴求影響。

人們喜歡可以丟掉某樣壞東西的想法,而不想被告知自己要做改變,然後就會看到些微改善的建議。他們想要關於好食物對照壞食物的簡單規則,他們想要知道會有大幅的改善。即使知道幾乎不大可能奏效,他們仍願意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騙自己。

對很多人來說,想要的東西比健康有所改善更多。對某些人而言,排毒是為了達成內在的純淨,以及向世界展現美德。乾淨飲食部落客艾拉.伍德沃德(Ella Woodward)在一段討論排毒果昔食譜時真情流露地評論:

一杯果昔將會完美地為你的一整天定調,你的感覺會極好,不只是因為你所飲用的全是精華和營養,也因為你知道自己正在盡力讓外表和感受呈現最佳的狀態,這一定會伴隨一種驕傲和幸福感。我認為有意識地照顧你的身體,真的會灌輸一種驚人的驕傲和自我價值感,每個人大部分時間都需要這種感覺。

營養師(註冊的飲食科學家)海倫.威斯特(Helen West)在她的「食物與無稽之談」部落格,撰寫有關食物的迷思和誤解。對她而言,排毒的引人之處相當清楚。

跟很多這類事情一樣,進行排毒實際上是提供想瘦身的人一種比較容易接受的委婉說法。這個詞語被用來指稱排掉毒素,事實上只和嚴格限制卡路里有關,這種哄騙方式讓人未經思考便接受。但其實大部分的人並不相信真的有毒素從他們的身體裡排除出來。

對很多人來說這可能是事實,我們稍後將看到它被偽營養科學拿來為減重做掩飾。但對比較不正統的營養科學學說來說,排毒迷思就如字義般被人接受。2011年美國《輔助及另類醫學期刊》(Journal of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Medicine)的一項調查發現,75%的自然療法醫生(未經註冊的顧問)開過以飲食為基礎的排毒配方,來「治療」健康問題。曾在最佳營養協會(Institute of Optimum Nutrition)受過營養治療訓練的健康作家伊恩.馬伯(Ian Marber)告訴我:

一顆蘋果到你的手中之前,曾被噴灑了二十二次農藥,雖然這對人體並不會有什麼影響,但這數字卻有戲劇性的效果。你知道人體無法應付現代生活產生的毒素,並加諸壓力給人體,讓肝臟承受不了,超出所能負荷的極限。你也被教導說,天然物質能幫助你的肝臟排除這些儲藏的毒素。這就好像是在兜售恐懼。

恐懼是有效果的,因為它挖掘了某些深層和原始的事物。我們害怕陌生和看不見的敵人,因此可能會試著在似乎是隨機的生活和健康過程中,為自己所感受到的不安歸類。大部分宗教的起源都有純潔且未受汙染的天堂,人們總是相信,過去的時光是純淨的,現代則是受到汙染的。隨著年華老去,我們傾向於將自己的衰老誤認為世界的錯,並相信我們已遺失了過去某些美好和純淨的事物,我們哀悼的其實是自己失去的青春活力。上了年紀的人總是想咒罵現在,因為它是為了年輕人而存在的。沒有比咒罵某樣東西不潔淨更好的方式了。

相關書摘 ►最不可能是超級食物的超級食物:椰子油

書籍介紹

《廚房裡的偽科學:你以為的健康飲食法,都是食物世界裡的胡說八道》,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安東尼.華納
譯者:林麗雪

當糖被揭發為毒素、飽和脂肪椰子油變成超級食物、雞肉酸化我們的身體、麩質被宣稱對所有人的健康有害。當食物被分成乾淨和骯髒兩類,讓人對吃進的東西帶著強烈的情緒時,恰恰是現代的我們對健康焦慮無助、患上飲食失調症的根本原因。廚房是現代人的療癒之地,為何成為拖垮你健康的地獄。

這是一個美食節目層出不窮的世界。你被名人主廚、帥哥主廚、藍帶主廚包圍或轟炸,有的主打健康飲食、有的專注在精湛廚藝,有的以毒舌出名。飲食專家、食品評論家及食物營養師,無不希望在日益擁擠的市場中找到利基。如此一來,廚房裡充斥著各種時髦的偽科學,人民每天沉浸在食物的謊言中。而你,也陷入關於食物的各種現代迷思裡無法自拔。

(八旗)0UAL0026廚房裡的偽科學-300dpi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八旗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