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克漢吃葡式蛋塔為何惹怒澳門人?一段廣告背後的澳門困境

貝克漢吃葡式蛋塔為何惹怒澳門人?一段廣告背後的澳門困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遭到劣評的廣告,背後是千頭萬緒的澳門問題。

以往,對於香港傳媒有關澳門的呈現,無論滿意與否,澳門人很少吭聲,那甚至成為了澳門人如何看自己的指標。例如香港人說澳門純樸,久而久之,我們也覺得自己純樸。

曾經很長一段時間,澳門人主體意識淡弱,少有要宣示「我是誰」或「澳門其實是怎樣」的意向。但在回歸及賭業市場開放之後,一方面澳門人當家作主,另一方面社會問題百出,澳門人的主體意識逐漸浮現。於是,近10多年來,澳門人開始批判外人看澳門的目光,不再逆來順受,甚至做出反擊。

從這個脈絡,澳門人對這賭場廣告的反感就可想而知:廣告根本不是拍給澳門人看的,裡面關於澳門的呈現更錯到離譜。

這3分鐘的大製作廣告,講述貝克漢曾在澳門吃過令他難忘的葡式蛋塔,當他再來澳門,他就設法逃過記者追訪,獨自外出尋找那味道,但計程車司機卻把他帶到茶餐廳;貝克漢嚐了一口說「不是這個味道」,激怒了茶餐廳老闆而被追擊。脫險之後,司機帶他去見家中老婦(應該是祖母之類),原來她有葡式蛋塔的祖傳祕方,而且就是當年給貝克漢吃葡式蛋塔的人,兩人重逢相見歡。最後老婦說她最近在貝克漢入住的賭場酒店開了新店,幾個人就歡天喜地去嚐葡式蛋塔。

在澳門人眼中,這個廣告有以下罪名:

第一,講普通話:

貝克漢上了計程車,說要吃蛋塔,司機以標準普通話回應:「澳門,我地盤!」但事實上,澳門並沒有講標準普通話的計程車司機,起碼我在這裡生活了數十年從沒遇過。

第二,貝克漢不是小貝貝:

老婦重遇貝克漢,大叫「小貝貝」,但是,澳門人從來不叫貝克漢做小貝,Beckham的廣東話譯名是貝克漢。

第三,葡式蛋塔蛋撻分不清:

廣告混淆了「蛋塔」及「葡式蛋塔」。前者是港澳茶餐廳的常見點心,餡是黃色的凝固蛋漿;後者是葡式甜點,餡上有黑色焦糖,兩者的皮也截然不同,澳門人絕不會混淆。但老婦明明給貝克漢吃葡式蛋塔,卻說成是蛋塔,後來司機帶他去吃蛋塔,茶餐廳卻端出葡式蛋塔,非常混亂。

第四,澳門葡式蛋塔沒有祖傳祕方:

葡式蛋塔在葡萄牙歷史悠久,但它是在1989年才被一個英國人傳入澳門,因此不應該在一個華人家庭有什麼「祖傳秘方」。

第五,劇情不合理:

司機一家人中,年輕兄妹講標準北方腔普通話,長者卻講標準廣東話,難以令人信服。另外,澳門茶餐廳的人會因為顧客說一句「不是這個味道」而追擊他們,也是誇張之極。澳門的治安還不至於這麼差。

誰在乎澳門人的想法?

既然錯漏百出,那麼這廣告是如何過關的呢?這就是惹澳門人反感的關鍵原因:廣告的目標對象根本不是澳門人,而是遊客,包括中國、香港及台灣人。

去(2017)年,超過3千萬遊客訪澳,其中陸客有2千多萬,佔整體6成以上;港客有600多萬,佔了2成。廣告中的普通話(包括貝克漢的兩句普通話台詞)是迎合陸客,香港知名綠葉演員羅蘭及林雪則是取悅香港觀眾,至於貝克漢則讓這廣告通行國際及華人社會。廣告還借用很多人熟悉的港片元素:貝克漢被追擊的一段像極了港式黑幫片,而羅蘭飾演的老婦最後出場一幕,則有意要令人聯想她當年拍的鬼片。

過去10多年,澳門因為賭博旅遊業致富,與此同時,本土意識亦在提升。然而,澳門仍然長期被外地媒體扭曲呈現,不少澳門人已感到不耐煩。更甚者,這個只有30平方公里、面積與台北市文山區相若的小城,每年接待數千萬遊客,亦令澳門人吃不消,坊間常言「逼爆澳門」。

在旅遊業的過分發展下,很多城市建設是為遊客而設,大量土地用來建賭場,政府曾有意在寧靜的西灣湖開設夜市,就算是建個公共圖書館都說要「打造地標吸引遊客」,但澳門人自己的生活休閒空間卻越來越小;至於賭場酒店不只逼滿遊客,就連中文告示都是簡體字。澳門,彷彿不再屬於本地人,澳門人百般無奈。

一個遭到劣評的廣告,背後是千頭萬緒的澳門問題:關於一個後殖民城市如何建立本土意識,一個旅遊城市如何令本地人感到疏離,以及一個媒體積弱的城市如何自我表述。這種種問題,都顯然不只是澳門獨有──這就是澳門個案的趣味與價值所在。

本文獲作者及《報導者》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