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聯廣告爭議:一昧討好別人把餅做大,那你的餅肯定有毒

全聯廣告爭議:一昧討好別人把餅做大,那你的餅肯定有毒
Photo Credit:擷取自全聯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靠著黨國裙帶關係壯大的全聯,中元節廣告主角居然是被黨國謀殺的陳文成;宣示台灣主權的東奧正名,卻推出了青天白日滿地紅版本的文宣;這些事情都再再考驗我們,手段跟目的之間要如何抉擇?

靠著黨國裙帶關係壯大的全聯,中元節廣告主角居然是被黨國謀殺的陳文成;宣示台灣主權的東奧正名,卻推出了青天白日滿地紅版本的文宣;這些事情都再再考驗我們,手段跟目的之間要如何抉擇?

在上個世紀中葉,有種流行的看法是歷史有其看不見的理性,使其朝著真正有意義的目標前進,而前進過程中所有的苦難都微不足道,因為真正的幸福在於歷史最終的目的地,而不在於歷史過程之中。

卡謬認為蘇聯共產主義就是在這個背景下產生,由於邁向終點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在他們追求烏托邦的同時,使用了許多殘忍的手段,而卡謬反對這種作法,他說:

蘇聯共產主義最深的原則是要解放所有人,所以必須暫時奴役他們。但也因此,那些以革命為名引領我們的思想者,實際上成了逼人就範的意識形態,而非反抗的精神,這就是為何我們這個時代,成了以公、私手段壓制反抗的時代的主因。

言下之意,卡謬反對在追求目的的同時「不擇手段把餅做大」,反對那種「我們暫時妥協才有好結果」的話術,因為他認為真正完美的終點是不存在的。他曾用《薛西佛斯的神話》作為寓言,說明美好是存在於歷史過程之中,存在於我們努力去彰顯生命的意義,存在於我們的一次又一次前進的步伐裡。

因為沒有真正的終點,所以身為反抗者,我們能做的是持續的努力,是用理想去檢視每一次的反抗是否有違背我們的初衷,而不是要求他人為了最終的目的而接受妥協。例如,當你追求解放所有人、追求一個人人自由平等的國家,那你的每個手段都要符合人權,如果使用壓迫人民的方法,那些罪惡永遠不會消失,你也永遠不可能建立一個平等的國家。

回過頭看文章開始提到的兩件事情,我們的初衷是什麼?在全聯的事件上,如果初衷是轉型正義,那你就要檢視宣傳全聯這個廣告是不是對轉型正義有壞處?最明顯的壞處就是全聯本身發跡過程就帶著一定程度的不義,因此,如果真的要藉此宣傳轉型正義,那至少,你的論述跟手段都必須提到全聯也是黨國既得利益者。反之,如果你只是覺得全聯幫忙宣傳轉型正義好棒,請大家支持全聯。那事實上就違反了「轉型正義」這個初衷。

東奧正名上也是,作為一個建國派,或者至少作為支持轉型正義的一份子,如果你推廣正名的論述跟方式,是朝向推翻中華民國、剪斷中華民國與台灣之間的聯繫、要求中華民國為台灣人長期受到中國打壓負責,那也許是可以接受的。不過,你就必須譴責如巴黎同志運動會記者會上,自稱台灣隊卻搖著屠殺台灣人的中華民國旗的荒謬場景,因為那明顯違反了你的理念。

反之,如果你為了把餅做大,不但不譴責,反而還用ROC旗當作文宣來吸引目光,那絕對是違反建國、也違反轉型正義的初衷。必須提醒你,歷史早就再再告訴我們,使用不正義的手段,永遠無法達成正義的結果,一昧討好別人把餅做大,那你的餅肯定就有毒。

本文由林艾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