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歐盟重罰Google壟斷時,台灣的競爭法規在哪?

當歐盟重罰Google壟斷時,台灣的競爭法規在哪?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比歐盟執委會因開罰美國知名科技公司而屢屢獲得媒體版面,台灣的公平交易委員會顯得低調許多,會有這樣的差異除了定位不同之外,最大的原因在於後者沒有搜索企業、扣押證物的權利,能辦的案件自然有限。

2018年7月18日,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依據其競爭法規對Google開出了一張高達43億歐元的罰單(約新台幣1,550億元),再次改寫了全球反托拉斯罰款的最高紀錄。主管競爭事務的丹麥籍執委瑪格麗特・維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表示,Google非法要求手機製造商和電信公司簽下不利市場競爭的合約條件,透過Android作業系統近乎獨占的地位,來鞏固自家搜尋引擎和相關APP的市占率,阻礙其他競爭者進入,執委會因此判定違法,除了罰款外也要求Google自行提出解決辦法。

這當然不是執委會第一次對美國知名企業開鍘,但在維斯塔格於2014年底當上競爭執委(European Commissioner for Competition)後,卻明顯有更加緊迫盯人的態勢:星巴克(2014,國家不當補貼)Amazon(2015,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蘋果(2016,國家不當補貼)、Google(2017,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和臉書(2017,併購WhatsApp時提供錯誤資訊)等公司,先後都因為不同的原因收到她的罰單,而由於這些企業的全球知名度,維斯塔格現在不但聲名大噪,她在歐盟的政治聲望也跟著水漲船高,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就曾多次私下表示支持她競選下一屆的執委會主席。

對比歐盟高調使用競爭法規阻擋美國科技巨獸進犯歐洲市場、吸引全球媒體爭相報導,在台灣卻鮮少聽到競爭法規的相關新聞,有的話也通常是台灣廠商遭歐美主管機關調查、罰款,例如2006年美國司法部開罰台、日、韓八家面板廠聯合調整價格,當時更有多家台灣企業的高階主管赴美服刑;或是今(2018)年七月,華碩在內的四家電腦廠商,因限制其產品在網路上的轉售價格而遭歐盟開罰。

會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呢?難道在台灣營運的企業真的都奉公守法、乖乖地做生意嗎?還是台灣負責的主管機關沒有足夠的工具來捕捉企業威脅市場公平競爭的行為呢?

機關定位和市場型態不同

首先,因為台、歐競爭法主管機關的定位不同,他們接手處理的案件類型自然不太一樣。歐盟執委會的競爭總署(Directorate-General for Competition)身為一個超國家組織,與28個會員國內的競爭主管單位分工明確,跨國類型、單一會員國無法處理的案子才會交由執委會競爭總署受理,以便用更宏觀的角度衡量企業行為是否會影響歐盟單一市場的競爭狀況,也難怪維斯塔格經手案子的企業各個都是大咖,很容易吸引產業、公眾的注意。

而相反地,台灣競爭主管機關——公平交易委員會——處理的大多都是國內一般中小企業的案子,自然較難吸引到民眾的目光和記者的報導。除非涉及敏感的政治議題,例如2011年喧囂一時的旺旺中時併購中嘉案,民眾擔憂是否會有中資在背後影響台灣媒體產業的狀況,但有趣的是,當時這個案子竟然是由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審理,而不是由公平交易委員會。

另外,與歐盟有內眾多歐洲、甚至國際性的大型企業型態相比,台灣以中小企業為主的經濟結構也使得企業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情形較少發生。除了有線電視、石油、電信、瓦斯、郵政、鐵路等產業因為歷史因素屬於市場集中度比較高的產業外,台灣民間企業寡佔、獨佔市場的情況並不常見,就連對台灣經濟貢獻重大的資訊電子產業也是百家爭鳴、低中度集中的競爭市場。從公平交易委員會的統計數字來看,有關獨佔行為違反《公平交易法》而遭處分的案例在過去總計也只有16件,佔總處分案件的不到0.5%。

AP_181994157056752
歐盟執委會競爭事務執委瑪格麗特・維斯塔格|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調查權力、手段不足使得辦案受限

除了監督單一企業是否濫用其市場支配地位、審核企業之間的併購案,競爭主管機構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阻止企業聯合限制市場競爭,例如聯合漲價、減少供給等,而隨著企業經營更加組織化、科技化和國際化,企業聯合限制競爭的行為也變得更難以察覺。為了突破這樣的困境、順利取得違法商業行為的關鍵證物,目前世界主要先進國家的競爭法,普遍允許主管機關擁有不同程度發動搜索、扣押證物之權力。而在歐盟內,假如企業蓄意阻擋調查人員辦公、或是破壞已經被查封的證物更會被處以高額罰鍰。

但令人驚訝的是,台灣的公平交易委員會竟然沒有這樣的權限,導致許多可能有違法情狀的案件最後都不了了之,例如2011年的四大超商現煮咖啡同步漲價案,就因為缺乏直接證據,最後由最高行政法院判定公平交易委員會敗訴,原本重罰四大超商業者的2,000萬元也因此免罰。

公平交易委員會過去其實曾多次提出希望修改《公平交易法》第27條之1和第50條的意見,賦予該機構搜索和扣押證物權限,去(2017)年五月也再度向行政院提議,但行政院卻已「本案對社會法益及人權有重大影響,仍宜謹慎為之」為理由,擱置這項提議,導致公平交易委員會至今仍沒有有效的手段調查企業非法的聯合行為,只能偵辦證據取得相對容易,例如企業廣告不實、多層次傳銷等類型的案件。

為了補足沒有搜索、查扣證物的權力,公平交易委員會於2016年設立了「反托拉斯基金」,希望透過提供獎金誘因的方式,鼓勵企業彼此監督或是企業內部員工自行檢舉,等於是讓檢舉人替公平交易委員會蒐證。但目前效果並不顯著,畢竟要檢舉企業聯合行為,肯定得是一定層級的員工才有能力與機會,但這些人通常就是利益關係人,很少會有誘因替政府揭發企業不法行為。

罰款不等於公平競爭受到保障




原廠認證中古車如何異軍突起成首選?針對三大痛點迎頭痛擊是關鍵

原廠認證中古車如何異軍突起成首選?針對三大痛點迎頭痛擊是關鍵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情、缺工缺料、貨運塞港、戰爭影響等因素,讓全球新車交期飽受影響,加上後疫情時代,通貨膨脹嚴重,許多有車輛使用需求的消費者轉而選擇中古車。但面對始終存在著「一車、一況、一價」的中古車市場,潛在危機與隱藏風險讓許多消費者望之卻步,該如何選擇高效率且值得信賴的方式?

縱使當前中古車商已逐步邁向聯盟化、認證制度,但良莠不齊的狀況始終存在,中古車交易糾紛新聞時有耳聞,在媒體報導中,仍可常看見像是買到的車況與中古車商所提供的資訊存在巨大差異、車輛行駛里程經過「巧手調整」、嚴重甚至有買到AB車而刑責上身的問題。正因中古車狀況的不夠透明,讓消費者很難於中古車買賣過程中完全信任賣方,也無法放心購買,就連部分自認資深懂車人也曾有陰溝裡翻船的狀況。簡而言之,難以信任、無法放心、資訊不透明的三大痛點,在在讓消費者對於中古車購買望之卻步。

中古車的購買需求持續存在,但近來可以發現購買趨勢逐漸朝向「原廠」路線靠攏,主因就出在各汽車品牌以自家「商譽」為擔保的原廠認證中古車一一成立。以成立相當悠久的奧迪嚴選中古車而例,完全瞄準上述三大痛點的核心價值就是其可成為同業標竿、獲得消費者青睞的原因。

奧迪嚴選原廠中古車優勢一:信任

敢於品牌名後掛上「嚴選」,就是因為奧迪所提供的中古車輛,不僅皆有完整原廠服務記錄可供查詢,且經過了110項原廠標準的詳盡車況檢查,這兩點的資訊先建立消費者對於車輛來源的信任度後,在整體的銷售過程中,第一線的銷售人員也以客戶的需求推薦適合車款,舉凡是車型、顏色、配備甚至預算等都可層層篩選,而非像傳統中古車商以「清庫存」為第一銷售目標;再加上等同於新車銷售同樣等級的專業流程與產品知識,當客戶確認購買後,也會依照客戶的財務狀況提供客製化的方案;入手後也享有奧迪原廠標準售後服務流程與保固內容。在每個階段中,皆以原廠標準流程作為基礎,以信任作為買賣雙方溝通與往來的基石。

奧迪嚴選原廠中古車優勢二:安心

取得信任後,更要進一步超越顧客期待,為顧客達成安心的購買流程。因此奧迪嚴選中古車所銷售的車輛,除了保證無重大事故或泡水情事發生,更以原廠標準檢修與整備,範圍包含維修保養紀錄、外觀、內裝、動力系統、電子系統、底盤、配件等面向。此外,每一輛奧迪嚴選中古車在交車後至少享有一年不限里程原廠保固,保固期內無須擔心預期以外的維修費用,不僅可讓客戶買得安心,更可駕得開心。

奧迪嚴選原廠中古車優勢三:透明

選擇中古車的多數買家,無疑希望詳盡了解購車時的價格、後續的養車成本,簡言之就是要把一切買車、用車資訊透明化,因此奧迪嚴選中古車首先針對車輛資訊透明化可以減少後續養車潛在成本以外,車價也保證透明,並提供彈性付款方式,盡可能減輕車主的購車負擔。就算真的車輛出問題,也可享有保固維修服務與代步車使用,當然,24小時的Audi服務專線與全天候的道路救援服務等也可提供車主零時差的專業協助,幾乎等同於新車服務流程的保證,一切完全透明毫無隱藏與保留。

奧迪嚴選中古車作樣板,讓鍾愛即刻成真、更顯從容餘裕

以信任、安心、透明作為三大基石,有效擊退過往消費者購買中古車心中所擔心的痛點,不僅讓奧迪嚴選中古車成為當前中古車買賣最受歡迎的途徑,更是中古車買賣的最佳樣板。當購買中古車不再需要擔心信任、安心與透明問題,民眾就可以用相較新車更輕鬆的門檻,擁有過往無法企及的夢想車款,讓鍾愛不僅可以即刻成真,還比原先想像的更從容餘裕。

AAP_AAP-Full_2022-09-27_11_14_2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