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童仲彥對「女權自助餐」的三大迷思

破解童仲彥對「女權自助餐」的三大迷思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幾天童仲彥一篇「冰的啦!推翻女權自助餐」,列舉了女權迫害男性的諸多罪狀,其實根本是當代性別問題現形記,堪比PTT之精華、該有的一次滿足。有事嗎這次將帶你坐上時光機、回顧幾篇我們曾寫過的文章,順帶破解幾個常見迷思。

文:方綺

女生開心就說是戀愛、不爽就把男人當性侵犯?吃飯不付錢、還要管你錢,台灣男生是不是真的如童仲彥所說的慘兮兮?

前幾天,台灣阿童——童仲彥一句「冰的啦!推翻女權自助餐」,列舉了女權迫害男性的諸多罪狀,吸引了不少自認「被迫害」男性的共鳴。

這篇文章,其實根本是當代性別問題現形記,堪比PTT之精華、該有的一次滿足。有事嗎這次將帶你坐上時光機、回顧幾篇我們曾寫過的文章,順帶破解幾個常見迷思。

以下,我們將一個個來看仲彥的發言到底有多荒謬!

謠言一:人家是女生欸!女權自助餐真的有這麼好吃嗎?

仲彥跟大家說:「女權自助餐裡,菜色隨時可以變,管你是雞蛋糕,還是紅豆餅?車輪餅?只要掛個女權就可以血口噴人,男人不能在同意後拍照,女人卻可以永遠指著你,笑你肥宅。」

許多男性會運用「我不是仇恨女人、只是討厭那些吃自助餐的而已」的說法,來規避自己身為既得利益者的事實。

在這之前,請搖旗吶喊著「女權自助餐都下地獄」的人摸摸你們的良心,問一下自己:

當你們譴責女性吃自助餐時,你們是真心想為性別平權努力,還是見獵心喜的找到一個抹黑女性主義的角度,藉此讓自己可以繼續貶抑女性生存處境,甚至家暴女性呢?

「我不講學術論述,只想號召所有的男性,對女權自助餐翻桌吧!」嗯,的確沒有學術論述(而且也做不到),因為這篇文章只是仇恨言論罷了。

謠言二:女性主義者可以隨時抓男人胸肌!也太爽了吧

女性主義從來沒有賦予女性亂騷擾男性的權利,OK?

「這些人高舉女權大旗,什麼事都可以無限上綱,我們鄉民們最常見的網聚,可以變成物化女性。但當男人胸肌被女人偷抓,她們竊笑時,說你是天菜,是給你面子。」

仲彥,被物化這件事,其實更常發生在以女性為主角的情境中。

黃海榮(2007)在〈男性凝視與色情〉這篇文章中提到,所謂「凝視」,並非普通的觀看。

與之相比,「凝視」指的是觀看者以帶有評價的眼光審視他人。在這樣的情況下,被觀看者並非被當作「人」來對待,而是被觀看者的眼神恣意的切割、衡量以及審判的「物」。

「凝視」的情況,通常出現在男性對女性的觀看沒錯。然而,即便如仲彥所說,故事的主角由女性換成男性,這並不代表女性對男性的凝視就是合理的、也不等於女性主義的抬頭。

這絕非女性主義者所樂見的事情。

謠言三:十惡不赦又想閹割男性的女權?

有事回顧:〈女性主義真的沒有要騙殺男人

就像回顧所說的,女性主義真的沒有要騙殺男人。所以,童仲彥「男人會早死,是因為被女人逼死」這一說,根本已經不是女性主義可以處理的範疇了,請右轉去醫學系謝謝......

反過來說,正因你是男性,你才更應該加入女性主義的行列。父權制度除了壓迫女性,其實也會反過來壓迫身為男性的你——例如,被要求要陽剛、被要求要有男人的樣子。

所以,你必須在外人甚至是家中,例如伴侶妻子孩子面前「大展雄風」,否則你就不夠成功。這時,暴力這種所謂顯而易見的陽剛特質,就可能成為證明自己的一種選項,是吧?

既然父權結構讓大家都不開心,那為什麼我們不試圖改變它呢?

本文經女性主義有事嗎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