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珍珠鏈戰略計劃」:租借港口是為了包圍印度?

圖片來源:《亞洲大崛起:新世紀地緣政治與經濟整合》╱作者:楊永明╱捷徑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印邊界的問題並未解決,洞朗對峙事件後,印度第17山地師下轄四個旅,每個旅3,000人,開始部署在印度、中國、不丹三國交界的附近地帶,印軍還一直對中印邊界地帶的解放軍調動保持著空軍偵察,未來當然不能排除局勢可能再度惡化且爆發衝突的可能性。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楊永明

龍象角力:中印衝突

印度獨立後首任總理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曾經說印度與中國之間是兄弟情誼,但是口惠之誼無法體現具體國家利益,雙方長達4,000公里的國界線未能確認,且印度為流亡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提供庇護後,兩國關係轉惡。

印度與中國在國境有東段和西段的領土爭執。東段被印度控制,是中國稱為「藏南」的阿魯納恰爾邦;西段則是新疆西部的阿克賽欽,由中國控制,但印度也聲稱擁有主權。在1962年曾經爆發邊界衝突,引發「中印戰爭」,中國同步在東西段發動攻勢,大部分是在四千公尺的高山地區,中國兵力具有優勢,造成超過3千印度部隊死亡或失蹤,四千人遭到俘虜,這場戰爭迄今仍被許多印度菁英認為是近代印度的一場恥辱。

圖A_P_253
圖片來源:《亞洲大崛起:新世紀地緣政治與經濟整合》╱作者:楊永明╱捷徑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亞洲大崛起:新世紀地緣政治與經濟整合》╱作者:楊永明╱捷徑文化出版

九零年代江澤民時期,曾積極和鄰國陸續簽訂邊境協議,以條約方式分別大幅處理中國和鄰國間的領土爭議,但在中國和印度之間卻沒有此項條約,雙方僅簽署邊防合作協議,承諾共同管控邊境問題,例如交換軍事演習訊息熱線,以避免爆發衝突。

終於,2017年夏天在中國、印度、不丹的交界點爆發持續兩個月的「洞朗對峙」。爭端始於6月16日,當時修路的中國軍隊向南進入了不丹聲稱為其領土的地區,雖然屬於中國和不丹的領土爭議,但印度是不丹在法律上的政治軍事代理人,並且印度的關注點是,一旦中方完成了這些道路建設,中國軍力會更加方便地覆蓋在戰略上十分敏感的「咽喉地帶」,這一20公里寬的西里古里走廊是印度本土和七個東北邦的連接走廊,有其戰略重要性。

因此印度軍隊進入該地區與中國軍隊產生對峙,這次對峙持續達70多天,是中印雙方近年來最接近戰爭衝突的一次。不過,雖然有牽涉到雙方重要地緣與戰略利益,但是雙方都不希望爆發戰爭,面對更為重大的經濟利益,還好決策者理性判斷,大事化小,後來在九月初金磚五國會議之前,雙方各自克制退兵,暫時化解中印雙方的邊境危機事件。

然而中印邊界的問題並未解決,洞朗對峙事件後,印度第17山地師下轄四個旅,每個旅3,000人,開始部署在印度、中國、不丹三國交界的附近地帶,印軍還一直對中印邊界地帶的解放軍調動保持著空軍偵察,未來當然不能排除局勢可能再度惡化且爆發衝突的可能性。

圖B_P_253
圖片來源:《亞洲大崛起:新世紀地緣政治與經濟整合》╱作者:楊永明╱捷徑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亞洲大崛起:新世紀地緣政治與經濟整合》╱作者:楊永明╱捷徑文化出版
中國的珍珠鏈戰略

近年針對中國在南亞與東南亞的經貿與軍事活動中,中國在沿線國家包括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孟加拉、緬甸,分別租借港口,串連起來即為所謂的「珍珠鏈戰略計劃」。這個名詞最早是在博思管理顧問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提交給美國國防部的一份能源安全報告中出現,報告提到中國在建構一個港口網路,以保障石油運輸航線的海上安全。到了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中的海上絲綢之路計畫後,這些港口更進一步擴大建設,連結到內陸交通網,創造新的貿易通路商機。

但是這些軍民兩用港口串起來的珍珠鏈,讓印度感受到地緣政治被包圍的威脅,許多印度強硬派認為這是遏制印度國防的要害,這些港口可以轉變成為軍港,成為中國投射海軍力量的威脅。因此對印度而言,如何突破珍珠包圍,如何尋求和日本、美國的連結,是印度面對珍珠鏈戰略的軍事安全考量。

然而,根據《中國的亞洲夢》一書作者唐米勒(Tom Miller)實際造訪在斯里蘭卡可倫坡的港口後指出,由中國國企「中國招商控股國際公司」所租用三十五年的港口,其實是一個忙碌的貨櫃港,積極建設交通設施與貿易機制,很難成為偽裝的軍事基地;因此唐米勒認為這個商港沒有長期軍事戰略價值,也不是所謂具有威脅性的「珍珠」。

圖C_P_255
圖片來源:《亞洲大崛起:新世紀地緣政治與經濟整合》╱作者:楊永明╱捷徑文化出版

而在一帶一路重點項目中的中巴經濟走廊,穿越了印巴主權爭議的喀什米爾,印度認為侵犯印度主權, 因此抵制中國的一帶一路,但印度如此做可能會被周圍參與的國家孤立,也不夠有能力和資源與中國在一帶一路的經濟整合議題上抗衡競爭。

除此之外,像是西藏達賴喇嘛的問題、在西藏駐紮活動的問題、中國的大壩建設可能攔截源自西藏亞魯藏布江的水資源等問題、能源問題,以及印度申請加入核供應能源集團(NSG)被中國以否決權阻絕,被印度視為阻礙其勢力擴張的作為,都正是中印之間的衝突所在。這些因素導致兩國關係長期互信不足,雙方只能維持在類似冷和的表面關係。

中印雙邊與貿易關係

儘管中印龍象之爭問題複雜,目前印度與中國雙邊關係其實是在改善加強中,莫迪在2018年四月底前往武漢與習近平進行非正式領導人會晤,修復雙邊政治關係,這是過去美中關係的元首外交模式,現在也應用在中印雙邊關係之間。新華社報導指出兩位領導人達成廣泛共識,一致認為雙方要加強對話、交流與合作,增進相互信任,妥善管控分歧。後來莫迪在6月初的「香格里拉對話」致詞表示,印度將尋求與中國建立更緊密的雙邊關係。

另一方面,中印之間的貿易額也在2016年達到715億美元,中國是印度的主要貿易夥伴,對中國而言,對印度的出口僅占2%,但對印度來說,中國是印度第二大的貿易夥伴,也是主要的貿易赤字來源。事實上,中國也是在印度增加最快的海外投資國,目前有許多中國大企業在印度市場增長快速擴張,因此中印之間雖然有地緣、戰略、軍事上的競爭和對峙,但是在貿易、投資和區域共同戰略利益上,卻有相當高的共同利益。

最近如果前往印度,很快會發現印度與中國貿易關係正在快速改變印度商業環境與生活習慣,印度大街小巷都是中國的手機廣告,小米、VIVO、OPPO、聯想等中國手機佔約45%;印度版的支付寶(PAYtm)和中國的一樣,掃掃二維碼就可以付款走人,這些都是中國企業帶給印度的變化。從另一個角度看,印度的廣大市場,讓中國已經競爭白熱化的企業尋找到了新的發展空間。換言之,中國和印度的商業人士正在努力成為兩國關係的潤滑劑,進而讓印度與中國加深經濟互賴的關係,對爆發衝突對立仍有抑制的作用。

相關書摘 ►圖解「美中貿易戰」數據背後的愛恨情仇

書籍介紹

《亞洲大崛起:新世紀地緣政治與經濟整合》,捷徑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楊永明

歐美國家的式微,亞洲強權的奮起,近年來已經明顯開始進入黃金交叉的階段,中國、印度、東協、日本的一舉一動,都可能成為改變未來的關鍵之一,更不用說令人聞之色變的北韓問題,影響範圍之大,世界各國無不認真正視!

當全世界都在關心亞洲動態時,身為亞洲人的你,可不能袖手旁觀!你以為「亞洲崛起」是未來趨勢,但事實上它已屬於現在進行式!

亞洲大崛起-書本有書腰加陰影
Photo Credit:捷徑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