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夢踏實的甘味人生:在偏鄉教師生涯找到人生志向的「阿甘老師」

逐夢踏實的甘味人生:在偏鄉教師生涯找到人生志向的「阿甘老師」
Photo Credit: 徐凡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徐凡甘這個名字看起來如此普通,但是他的人生卻不平凡,他是偏鄉學校小孩口中的「阿甘老師」。過去曾是為台灣而教第一屆培訓教師,且在2013年就讀台灣大學時榮獲總統教育獎,讓徐凡甘不平凡的一生從此公諸於世,並且在2018年6月出版了《我的選擇,是把生命活得更好》,希望激勵更多類似的人能夠勇於奉獻社會服務。

徐凡甘這個名字看起來如此普通,但是他的人生卻不平凡,他是偏鄉學校小孩口中的「阿甘老師」。徐凡甘過去曾是為台灣而教(Teach for Taiwan, TFT)第一屆培訓教師、「城市浪人」流浪挑戰賽共同發起人以及「夢田教育基金會」公益天使,且在2013年就讀台灣大學時榮獲總統教育獎,讓他不平凡的一生從此公諸於世,直至2018年6月時報出版社為他出了專書,名為:《我的選擇,是把生命活得更好》,希望激勵更多類似的人能夠勇於奉獻社會服務。

阿甘老師的求學路

徐凡甘出身並非富裕家庭,父親是鐵工,母親是全職主婦,上有兩位哥哥,家中排行老三,但卻是三位孩子中活的最精彩且有選擇的機會,大哥由於生病智力逐年下降需要母親照顧,二哥就讀軍校未來只能選擇從軍,而徐凡甘不同,天資聰穎,擁有過人的智慧,但是在他15歲那年,老天爺開了他一個玩笑,那就是腎功能衰竭必須洗腎,對於許多要洗腎的人來說,未來將面臨無限的黑暗期,不僅課業與工作無法兼顧,更拖累家人。

但是徐凡甘不同,他從治療的過程中找到人生的方向,長庚醫院的住院與治療期間,余美靜主治醫師與已故林杰樑醫師對他照顧良多,余醫師不以高姿態對待他的病人,取而代之的是無限的關懷與勉勵,讓徐凡甘住院期間備感溫暖,同時余醫師也在徐凡甘的人生路上導引正確的方向,並支持他的決定;另一位林杰樑醫師則是徐凡甘的精神導師,雖非主治醫師,但是林醫師卻和徐凡甘有著相同的境遇,皆是從小就開始洗腎,同病相憐牽起了他們之間的情誼,也築起了徐凡甘的醫師夢。

15歲正值拚基本學力測驗(簡稱:基測)之時,但徐凡甘卻因為腎臟問題三番兩次進出醫院,為了趕上學校進度考取第一志願受最好的教育,徐凡甘利用空閒時間每天自修,終於取得佳績,考上台北市的第一志願建國中學,同時也讓家住桃園的徐凡甘差點鬧家庭革命,所幸後來透過余醫師的評估認為可以北上就學,這才讓徐凡甘一家人放心,北上當天林醫師將兒子建中的制服轉贈給徐凡甘,並且帶他到台北的租屋處,打理完成之後才離開,如此一連串的過程讓徐凡甘在建國中學的三年求學過程中以醫學系為首要目標,為的就是將來能夠懸壺濟世,效仿余醫師與林醫師的人醫風範。

不料,高中三年的校園生活發生許多風風雨雨的大小事,徐凡甘從桃園北上之後,為了要對同學隱瞞洗腎的事情,長年穿著長袖外套,直到某日東窗事發後,同學間的關係更加緊張。另外,高二下學期,徐凡甘的母親由於篩檢出罹患癌症,長期的治療已經讓徐凡甘全家人身心俱疲,此時的徐凡甘已無暇顧及考試,最後只考上了台灣大學的農業經濟學系。此時的徐凡甘想起高一導師的話:「想幫助人,隨時隨地任何職業都可以啊,不一定要當醫師」,點醒了他。另外,讓徐凡甘獲得重生的關鍵是大哥捐腎給他,確定學校之後,醫院開始進行家屬捐腎的評估,最後由智能不足的大哥自願捐贈腎臟,開啟了徐凡甘的重生之路與豐富精采的大學生活。

阿甘老師不凡人生的開始

大學生活多采多姿,羨煞眾人,尤其是頂尖學府台灣大學的學生,各個臥虎藏龍,身懷絕技。讓不再受到洗腎困擾的徐凡甘開始飛翔,不再受到禁錮,勇敢的去流浪、出走,看見世界的美好。徐凡甘相當珍惜這顆得來不易的腎臟,就讀台大的每分每秒都不空過,不只主修農經系的課程,還跨組、跨系、跨學程的觸及各個領域,展現十足的學霸精神,大學中的必修學分社團,他當然也不會錯過,參與過「新生書院」的工作、探討社會企業的「不同凡響社」以及與同學籌辦的「城市浪人-流浪挑戰賽」,並從中體會到青年才是改變社會的基層力量,其中的經驗也成為了徐凡甘未來服務社會的墊腳石。

徐凡甘大三時參加的總統教育獎歷經兩次的失敗經驗後終於獲獎,第一次初審未過,第二次複試沒過,讓徐凡甘開始反思教育部要的是什麼,歷經失敗後,第三次終於豐富備審資料也豐富經歷之後得到了總統教育獎,體現出堅持到底終能成功這句話。徐凡甘的大學生活精彩豐富,曾經出國、流浪以及爬山等等,過去受限於洗腎而無法完成自己的夢想,如今大哥捐腎之後,雖然身體並未出現排斥的現象,卻是本著有限生命的態度在過生活。因此,徐凡甘結束大學學業之前,帶著流浪的靈魂加入了為台灣而教的計畫,開啟了偏鄉教育的兩個寒暑,也展開了未知領域的探索之旅,最後也在偏鄉教育的過程中,找到發揮的舞台與改革的方向,型塑出徐凡甘一生的志向。

阿甘老師的偏鄉教育與人生志向

為台灣而教與孩子的書屋讓徐凡甘萌生了到偏鄉成為教師的念頭,TFT創辦人劉安婷在TED上的演講「擁抱世代從教育開始」觸動了徐凡甘內心流浪與勇於嘗試的靈魂,偏鄉長期缺乏固定師資的問題已經多年,藉由TFT的遴選與派發將改善偏鄉的教師荒,同時也能夠讓自己換個環境。為此,徐凡甘破關斬將的打敗許多人成為了第一屆的TFT教師,開學前正式派任到台南柳營的新山國小。另外,受到「孩子的書屋」所感染,創辦人陳俊朗感念對家鄉與家庭的愧歉,於是在事業有成之後回到家鄉台東創辦書屋,希望讓年幼失學或是隔代教養的孩子能夠有個空間,而不是到處混幫派、逃家、中輟或是打架鬧事。TFT與孩子的書屋讓徐凡甘體會到偏鄉的辛苦,而偏鄉如何翻轉,靠的就是教育。徐凡甘離開前,陳俊朗對他說: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你自己;再來,找到你想做的事情;最後,用一輩子把它做完。這句話對於未來迷途中的徐凡甘來說可以說是當頭棒喝。

順利成為第一屆TFT教師的徐凡甘,初入教育現場的難題就是:我該如何教?該如何進行班級經營?對於未曾接觸師資培育以及相關經驗的人來說,可謂是一大挑戰。經過細心的研究與設計之後,徐凡甘逆向操作,為學習落後的學生搭建舞台,並讓學習優勢的學生體認失敗的滋味,讓弱勢的學生建立信心,也削弱了優勢學生的銳氣,也透過科展的實作讓學生跳出理論的框架,動手學習如何解決問題,同時徐凡甘也在偏鄉的兩年教學內學習到如何與孩子共處,並從孩子的方位思考他們的需求。

兩年的偏鄉教師生涯,徐凡甘透過家庭訪問的方式瞭解每位學生的處境,發現我們口中所說的「教育不均等」其實不是發生在學校,而是家庭。徐凡甘在偏鄉任教的過程中遇到了家庭失能、隔代教養、新住民子女等等的家庭,各有不同的教養故事與相同的成長環境,使得學校與家庭脫離,讓階級難以流動。除了階級問題,孩子的價值觀也長期處於偏差狀態,由於生長在偏鄉,到都市打拼的父母為了彌補未陪伴孩子缺憾,只要小孩開口,幾乎都能滿足他們的要求,同時教育部以及各方慈善團體也會定期捐贈物資到偏鄉,讓他們生活不虞匱乏,長期下來孩子的價值觀不斷的偏差,導致徐凡甘在課堂上獎勵孩子的拐杖糖被視為垃圾。

DSCF6068-拷貝-2-1024x768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羊正鈺

偏鄉教師荒也是徐凡甘點出來的問題之一,長期以來有教師證的正式教師不願進入偏鄉,導致偏鄉三招還招不到老師,人力吃相當吃緊,所幸近年來TFT為偏鄉補足了師資不足的缺口,讓有教育熱忱的年輕人能夠進入偏鄉,為偏鄉帶來一股新的能量與清流,徐凡甘指出偏鄉教師一人身兼數職,教學行政兩頭燒,過度壓力的教學環境中,也有教師堅持教育初衷,一切以孩子為出發點,雖然辛苦,但是他們年復一年的堅持下來,默默的將數十年的歲月奉獻給孩子,作育英才無數,成為偏鄉小校的主要支柱。偏鄉經驗讓徐凡甘萌生教育改革的念頭,決定從更高的位置來改善教育制度的問題,讓教育能夠更符合孩子的需求。

阿甘老師在實踐夢想的路上

徐凡甘從15歲洗腎以來,直到現今將近26歲的11年歲月中,不曾空閒過,雖然現在的人生道路與大學時期選擇的農業經濟有很大的落差,但是計畫趕不上變化,家中唯一擁有人生選擇權的徐凡甘,透過大學四年的淬煉後,選擇進入TFT成為偏鄉教師的一員,為偏鄉教育盡心盡力,也發掘出了偏鄉教育的心酸與困境,因此決定修正人生路線奉獻教育。徐凡甘TFT教師結束後的第二份工作則是到政治大學教育學系鄭同僚副教授所主持的「實驗教育推動中心」擔任研究助理,以中央層級推動實驗教育,積極培育實驗教育人才,並辦理各式論壇。為了能夠進入教育專業,徐凡甘利用晚上到淡江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研究所在職專班進修碩士學位,期許未來可以發揮教育專業推動教育改革。從TFT到實驗教育,徐凡甘正慢慢的走向自己的志向——教育。

有夢最美,逐夢踏實的阿甘人生

平凡的「凡」,甘甜的「甘」,徐凡甘總是這樣介紹自己。但他的人生卻一點兒都不平凡與不甘甜,歷經挫敗與低潮之後,終於能夠回甘。他的人生至今高潮迭起,可以說是我們現代人的典範,我們經常抱怨時間不夠用,但是卻將時間浪費在不該浪費的事情上面,徐凡甘歷經換腎之後,從中體會到生命的價值與意義,用宏觀的角度來檢視自己的一生,先訂立目標,然後再配合目標規劃如何實踐,進程、中程、遠成的目標讓我們不再虛度光陰,有了目標就有了前進的原動力,如同徐凡甘有了改善教育體制的目標後,從基層教師開始做起,接著進入更高層次的研究領域,慢慢的實踐。徐凡甘在逐夢的路上受到許多人的幫助,告訴我們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而阿甘老師的故事告訴我們「有夢最美,逐夢踏實」,夢想受到質疑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逐夢的人會因遲遲不敢踏出第一步而後悔。最後,勉勵各位與阿甘老師有相同熱血的年輕人能夠奉獻教育,造福社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