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夢踏實的甘味人生:在偏鄉教師生涯找到人生志向的「阿甘老師」

逐夢踏實的甘味人生:在偏鄉教師生涯找到人生志向的「阿甘老師」
Photo Credit: 徐凡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徐凡甘這個名字看起來如此普通,但是他的人生卻不平凡,他是偏鄉學校小孩口中的「阿甘老師」。過去曾是為台灣而教第一屆培訓教師,且在2013年就讀台灣大學時榮獲總統教育獎,讓徐凡甘不平凡的一生從此公諸於世,並且在2018年6月出版了《我的選擇,是把生命活得更好》,希望激勵更多類似的人能夠勇於奉獻社會服務。

順利成為第一屆TFT教師的徐凡甘,初入教育現場的難題就是:我該如何教?該如何進行班級經營?對於未曾接觸師資培育以及相關經驗的人來說,可謂是一大挑戰。經過細心的研究與設計之後,徐凡甘逆向操作,為學習落後的學生搭建舞台,並讓學習優勢的學生體認失敗的滋味,讓弱勢的學生建立信心,也削弱了優勢學生的銳氣,也透過科展的實作讓學生跳出理論的框架,動手學習如何解決問題,同時徐凡甘也在偏鄉的兩年教學內學習到如何與孩子共處,並從孩子的方位思考他們的需求。

兩年的偏鄉教師生涯,徐凡甘透過家庭訪問的方式瞭解每位學生的處境,發現我們口中所說的「教育不均等」其實不是發生在學校,而是家庭。徐凡甘在偏鄉任教的過程中遇到了家庭失能、隔代教養、新住民子女等等的家庭,各有不同的教養故事與相同的成長環境,使得學校與家庭脫離,讓階級難以流動。除了階級問題,孩子的價值觀也長期處於偏差狀態,由於生長在偏鄉,到都市打拼的父母為了彌補未陪伴孩子缺憾,只要小孩開口,幾乎都能滿足他們的要求,同時教育部以及各方慈善團體也會定期捐贈物資到偏鄉,讓他們生活不虞匱乏,長期下來孩子的價值觀不斷的偏差,導致徐凡甘在課堂上獎勵孩子的拐杖糖被視為垃圾。

DSCF6068-拷貝-2-1024x768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羊正鈺

偏鄉教師荒也是徐凡甘點出來的問題之一,長期以來有教師證的正式教師不願進入偏鄉,導致偏鄉三招還招不到老師,人力吃相當吃緊,所幸近年來TFT為偏鄉補足了師資不足的缺口,讓有教育熱忱的年輕人能夠進入偏鄉,為偏鄉帶來一股新的能量與清流,徐凡甘指出偏鄉教師一人身兼數職,教學行政兩頭燒,過度壓力的教學環境中,也有教師堅持教育初衷,一切以孩子為出發點,雖然辛苦,但是他們年復一年的堅持下來,默默的將數十年的歲月奉獻給孩子,作育英才無數,成為偏鄉小校的主要支柱。偏鄉經驗讓徐凡甘萌生教育改革的念頭,決定從更高的位置來改善教育制度的問題,讓教育能夠更符合孩子的需求。

阿甘老師在實踐夢想的路上

徐凡甘從15歲洗腎以來,直到現今將近26歲的11年歲月中,不曾空閒過,雖然現在的人生道路與大學時期選擇的農業經濟有很大的落差,但是計畫趕不上變化,家中唯一擁有人生選擇權的徐凡甘,透過大學四年的淬煉後,選擇進入TFT成為偏鄉教師的一員,為偏鄉教育盡心盡力,也發掘出了偏鄉教育的心酸與困境,因此決定修正人生路線奉獻教育。徐凡甘TFT教師結束後的第二份工作則是到政治大學教育學系鄭同僚副教授所主持的「實驗教育推動中心」擔任研究助理,以中央層級推動實驗教育,積極培育實驗教育人才,並辦理各式論壇。為了能夠進入教育專業,徐凡甘利用晚上到淡江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研究所在職專班進修碩士學位,期許未來可以發揮教育專業推動教育改革。從TFT到實驗教育,徐凡甘正慢慢的走向自己的志向——教育。

有夢最美,逐夢踏實的阿甘人生

平凡的「凡」,甘甜的「甘」,徐凡甘總是這樣介紹自己。但他的人生卻一點兒都不平凡與不甘甜,歷經挫敗與低潮之後,終於能夠回甘。他的人生至今高潮迭起,可以說是我們現代人的典範,我們經常抱怨時間不夠用,但是卻將時間浪費在不該浪費的事情上面,徐凡甘歷經換腎之後,從中體會到生命的價值與意義,用宏觀的角度來檢視自己的一生,先訂立目標,然後再配合目標規劃如何實踐,進程、中程、遠成的目標讓我們不再虛度光陰,有了目標就有了前進的原動力,如同徐凡甘有了改善教育體制的目標後,從基層教師開始做起,接著進入更高層次的研究領域,慢慢的實踐。徐凡甘在逐夢的路上受到許多人的幫助,告訴我們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而阿甘老師的故事告訴我們「有夢最美,逐夢踏實」,夢想受到質疑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逐夢的人會因遲遲不敢踏出第一步而後悔。最後,勉勵各位與阿甘老師有相同熱血的年輕人能夠奉獻教育,造福社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