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的抉擇:70億商機的配方奶,也不能成為母乳的替代品

哺乳的抉擇:70億商機的配方奶,也不能成為母乳的替代品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貧窮的發展中地區,恰恰正是需要推廣餵食母乳的地方。因為配方奶若無法搭配乾淨的水源一起食用,對嬰兒的健康則會造成相當大的危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章雁婷(韋恩州立大學醫療人類學碩士)

《紐約時報》在7月8日的報導中指出,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在今(2018)年三月的世界衛生大會上(World Health Assembly),試圖修改與阻止一項眾會員國皆同意提倡鼓勵餵母乳與管製配方奶宣傳的決議。該文指出,川普政府疑似為了維護配方奶等母乳替代品的食品工業一年高達70億美元的商機,試圖以貿易懲罰等條件威脅提出決議的厄瓜多。

針對此文,美國總統川普於7月9日在推特發文親自痛批,《紐約時報》該篇報導為惡意的「假新聞」,並同時澄清「美國政府強力支持餵母乳,但同時也認為不應阻斷女性取得配方奶的管道。許多貧窮與營養不良的女性依然需要使用配方奶當作哺乳的選項。」

厄瓜多撤案,其他國家以外交壓力為由不敢再提

WHA的決議指出,根據多年的研究,母乳是目前對嬰兒最健康的餵食選擇,而各國政府應該要限制不正確與不實的配方奶和母乳替代品宣傳。據《紐約時報》報導指出,此決議最初寫入「過去數十年的研究指出,母乳對嬰兒的健康更有幫助,各國應保護、促進和支持母乳哺乳,並採取措施控管母乳替代食品的錯誤或誤導性宣傳」,但美國代表要求刪除「保護、促進和支持」等字眼,並提出對「控管母乳替代品」等部分的質疑。

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則表示,女性應該有權利自由選擇與得知母乳替代品的資訊。而該決議內文除了可能給無法哺育母乳的女性壓力之外,也可能替女性接觸配方奶和和替代食品設下障礙。在會議期間,美國代表同時宣稱美國很可會因此縮減對WHO的經費支援支出,而WHO每年有高達15%的經費預算是來自於美國,是最大的經費來源國。報導批評,此次打壓提倡母乳,又是一川普政府向在公共衛生和環保議題上向私人集團利益靠攏的案例。

根據多位來自各國匿名的WHA代表指出,在厄瓜多撤回提案後,許多政策倡議者轉向拉丁美洲和非洲等開發中國家尋求提案機會,但都被以擔心破壞與美國的外交關係等為由而拒絕。最後提案是由俄羅斯提出,並順利決議通過。針對此事,積極倡議修改決議內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回應並無威脅厄瓜多一事。

對貧窮人口來說,配方奶看得到吃不到

《紐約時報》的報導和川普的推特回應一出便引起各界的持續討論。在後續的相關報導和回應裡,各界公共醫學專家紛紛表示母乳對嬰兒健康和營養的顯著影響。此外,在貧窮的發展中地區,恰恰正是需要推廣餵食母乳的地方。因為配方奶若無法搭配乾淨的水源一起食用,對嬰兒的健康則會造成相當大的危害。即使有乾淨的水源,對於經濟條件無力負擔充足配方奶的女性,只能以稀釋配方奶的做法來餵食嬰兒,長期下來也造成慢性的營養不良。而川普的推特回應,宣稱貧窮與營養不良的女性需要使用配方奶當作哺乳的選項,則突顯此番言論對貧窮人口與區域健康不平等情形的無知。

嬰兒的配方奶產業的商機一年高達70億美元,而近年來隨著提倡餵食母乳的風氣漸盛,配方奶的銷量在已開發國家逐漸下滑,而企業則將開發市場的主力目標轉向開發中國家。母乳或配方奶的選擇議題,在美國是長期被討論的公共衛生議題之一。

AP_583423040536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杯葛雀巢運動,對開發中國家的嬰兒死亡率負部份責任

自1970年代以來,餵食母乳的選擇在美國逐漸為大眾所接受。1977年由大眾所發起的杯葛雀巢運動,指控雀巢身為全世界最大的配方奶公司,應為開發中國家的高嬰兒死亡率負起部份責任。該次的抗議成果,讓世界衛生組織及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與嬰兒食品企業達成共同決議,禁止在配方奶與副食品的廣告中貶低餵食母乳的選擇。

過去數十年的醫學研究指出各種餵食母乳對嬰兒的健康的好處,美國兒科學會也將餵食嬰兒母乳至少六個月列為建議的標準作法。美國公共衛生協會的主席班傑明(Georges C. Benjamin)同時也指出,餵食母乳是促進母嬰健康最有效益的方法之一。即使配方奶的製造和營養成分逐年改進,仍然沒有一個配方奶可以完全複製母奶的組成和取代當中的免疫抗體等對嬰兒健康的助益。「Brest is Best」(母乳是最好的)成了過去十年間已開發國家的主流論述。

然而近年來,女性們或研究者開始注意到過度強調餵母乳對女性身心造成的壓力,而開始提倡「Fed is Best」直譯為「哺育是最好的」。此立場主張,應該要教育大眾所有安全且可得的餵食方式,而不應決斷地只採取單一方式。即使母乳普遍被認為在六個月前對嬰兒是最好的營養來源,但有許多女性可能因為生理和心理或是其他社會性因素而選擇不餵食嬰兒母乳。

理論可以被簡化成很單一到簡單的一句話「Brest is Best」,但實際操作上,每個人和家庭的生理狀況和社會環境都不同,能支持他們做選擇的條件也不同,而外界也應該開放相應的資源和支持來為母親和嬰兒提供安全可負擔且易取得的替代方法。事實上許多女性和家庭是母乳和配方奶並用,許多母乳不足的母親也需要使用配方奶當作營養的補充,或者是在育嬰假結束要返回職場時,配方奶也能成為較符合實際考量的選擇。在主流論述上只認可單一哺乳方式,也許並非最好的倡議。配方奶和母奶的選擇,不應該用二分法來看待,不是餵食母奶就比較神聖高尚,餵食配方奶就是不愛小孩。

川普政府此次在WHA的舉措再次挑起了母奶和配方奶的爭議,然而在政治外交的場域裡,所有討論背後所考量的因素,當然更不僅止於母奶或配方奶哪個比較「健康」而已。將貧窮和營養不良視為女性選擇配方奶的主要支持理由,除了暴露了對母乳倡議的無知之外,同時也忽略了女性和家庭在選擇哺乳方式時可能面臨的困境和需要考量的因素。

參考文章:

本文經黑潮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