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和你想的不一樣》:唯獨麻將,猶太女人能心悅誠服地一代傳一代

《猶太人和你想的不一樣》:唯獨麻將,猶太女人能心悅誠服地一代傳一代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有美國猶太女人打麻將嗎?在歐洲的猶太人也打嗎?在以色列的呢?」我問。結果,全桌的人都說只有美國猶太女人打麻將。歐洲猶太女人玩其他的牌,如撲克牌或賓果等,而以色列的猶太女人也沒有打麻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丘引

麻將維繫母女情感

媽媽和女兒之間的關係向來是複雜的,不論東西方,母女有心結的不少。二代女人之間的愛要能沒有芥蒂,靠的不只是天生的母女情,更需要有友誼做基礎,一如夫妻之間不只需要愛情,還需要友情,婚姻的品質和貼心才會黏得更深。

不只猶太人社會,世界上應該有不少女人怕「和自己的媽媽一樣」,「和媽媽一樣」意思就是自己很老。因此,女人要和自己的媽媽不同,表示自己是年輕的。畢竟,每一代人都應該往前跨越才是。

唯獨麻將,讓猶太女人心悅誠服地一代傳一代,母女會一起上牌桌玩麻將。而且,透過一起遊戲,增進母女之間的關係和情誼。

我的猶太朋友愛綸已經70歲,她的媽媽布尼95歲,住在夯特克力夫中心(Huntcliff Summit Independent Center),那是一個高等老人中心,住在那兒的老人多數是猶太人。

愛綸從九歲就開始打麻將,她的麻將啟蒙老師就是媽媽。如今布尼住在獨立的老人中心,愛綸每星期二晚上到老人中心陪媽媽吃完晚餐,就和媽媽及該老人中心的二個猶太女人一起打麻將。

「除非有人有事取消計畫,否則,和媽媽一起打麻將是我多年來固定的行程。」愛綸說。

「媽媽這幾年的記憶有所變化。久遠的事情她記得很清楚,但當下才發生的事情,她有時候就忘記了。明明和我或是我的手足約好要一起去哪兒,媽媽還會打電話說哪有那回事!」

雖然媽媽住在老人中心多年,但同樣住在亞特蘭大的愛綸、妹妹蘇西、弟弟亞倫等三人會輪流到老人中心陪媽媽吃飯或外出,愛綸還兼和媽媽打麻將。可惜蘇西認為麻將是老女人的遊戲(old lady’s game),她不肯學也不願接觸麻將。

前幾天晚上,我特地約了愛綸,讓我來從頭到尾觀賞一場母女麻將,她欣然同意。本來她們都在老人中心的活動大廳打,那兒每天晚上還會有老人彈鋼琴。但布尼覺得大廳冷,就改變主意,上四樓到她家去打。美國高級的老人中心是每個人有自己的「公寓」。而公寓不只有房間可供睡覺,還有客廳和廚房,甚至有書房或辦公室,喝咖啡、喝茶、看風景、聽小鳥唱歌的大陽台也有,有如住在自己家的舒適自在,卻有五星級旅館般的享受。

布尼家我已經來過多次,她把獨居的家布置得非常溫馨舒服。布尼會在圓形餐桌上墊一塊特殊布塊,搓牌時不會發出太大聲音,這樣就成了麻將桌。

牌桌上還有同樣是住在這個老人中心的92歲達夫尼和91歲雷比,她們也都是猶太人。愛綸先介紹我給大家認識,說是為了寫書來觀賞猶太女人打麻將和台灣人有何差異。達夫尼說她以前就在老人中心見過我。原因是我從2016年搬到亞特蘭大,就常到這個多數是猶太老人居住的老人中心擔任義工。

布尼心直口快,個性果斷,卻很溫柔、貼心,是個討人喜歡的人。她開口就說:「誰不會打麻將?猶太女人都會打麻將的嘛!我媽媽教我怎麼打,她自己打,我的祖母也打。」

愛綸說:「我媽媽也教我打麻將,而我的女兒和媳婦們也都打。」哇!目前為止,愛綸的家族已經至少有五代女人打麻將了。愛綸掐指一算:「就我的家族來說,打麻將的歷史已經超過100年了。」

達夫尼和雷比也不約而同地說:「我的媽媽和祖母也都打麻將。」

打麻將時,各個玩家都得帶自己的麻將卡來。麻將卡是每個打麻將的猶太人每年向美國國家麻將聯盟購買來的。每個在場打麻將的猶太女人要看著當年的麻將卡來打,那是統一的遊戲規則。2018年時,要看2018年麻將卡打麻將,以此類推。猶太女人將麻將卡鋪陳在自己面前,而台灣人打麻將用的是直尺,猶太女人用的是麻將架,把麻將排在麻將架上,而成排的麻將也由此推出。

愛綸說,有一個天主教美國女人第一次和她見面時就問:「妳是猶太人嗎?」

愛綸回答是。那個叫辛蒂的人用期待又興奮的語調問她:「妳會打麻將嗎?」從此,不同宗教的愛綸和辛蒂成為終生好友。辛蒂是玩麻將的大咖,幾乎天天打麻將,她認為麻將是全天下最好玩、最吸引人的遊戲。

「只有美國猶太女人打麻將嗎?在歐洲的猶太人也打嗎?在以色列的呢?」我問。結果,全桌的人都說只有美國猶太女人打麻將。歐洲猶太女人玩其他的牌,如撲克牌或賓果等,而以色列的猶太女人也沒有打麻將。

「我給以色列的猶太女人開麻將課了。我希望以後以色列的猶太女人也跟得上美國猶太女人的腳步,可以一起打麻將。」愛綸的丈夫大衛是以色列人,她們和以色列的關係比其他猶太人更密切。

「現在還有麻將遊輪,是四天行程的。那些參加麻將遊輪的大多數是猶太女人。」愛綸和丈夫大衛常到處旅行,他們認識的人很多。不過,即使是麻將遊輪之旅,猶太女人也不會打三天三夜的麻將,頂多是一天打個二小時,其他時間則和遊輪之旅一樣,船上有豐富的表演節目,也有游泳池或其他遊戲設備,還有美食、美酒等。

「妳只要看到猶太人家門口停了很多輛車,就可以大膽地猜測,那個人家中正在打麻將。」愛綸說這是判斷猶太人很好的方式。

當布尼丟出一張牌時,坐在她右側的雷比立刻撿了去,順手打出好牌。布尼說:「太糟了!」(Too bad!)誰知雷比立刻說:「那對我是好事!」(It’s good for me!)布尼立即接嘴說:「但那對我是不好的!」(But not good for me!)

一言一語,麻將桌上的友誼是這樣產生的。

在麻將桌上,媽媽、女兒及媽媽的朋友之間有許多共同話題好聊。二個小時麻將打下來,該說的都說了,溝通上沒有障礙,感情也隨著打麻將的次數而增加。

像愛綸這樣和媽媽一起打麻將的猶太女兒很多,她們不是等到媽媽老了,才陪媽媽打麻將,而是從小媽媽就教她們打麻將。有一個猶太女人對於亡母念念不忘,在一篇麻將文章中說從小跟著媽媽打麻將,母女情深,無話不說。「好想念媽媽,好懷念和媽媽一起打麻將的日子。雖然我的女兒還小,但我也要教她打麻將,這樣我們母女的感情和愛會連綿不絕。」

玩了一段時間麻將,布尼贏了五毛錢(約為15元台幣),輸的人正是她的女兒愛綸。而終局時,愛綸贏了媽媽五毛錢,贏了達夫尼和雷比各25分錢(約為7.5元台幣)。中間有二次都是沒有贏家,就叫做牌牆(wall game)。

住在夯特克力夫老人中心,一個人一個月約需支付十萬台幣,數年住下來,那是龐大的費用。若家庭經濟不在高水準的人,很難支撐下來。而猶太老人住在這麼昂貴的老人中心,她們玩麻將時輸贏卻是25分錢或五毛錢,可見她們對錢的態度和我們有多麼大的差異。

猶太人當然付得起台灣人打麻將的籌碼,但她們不願意,而非付不起。

二小時麻將結束時,愛綸的桌上有一塊多美金,她是今晚最大的麻將贏家。「我們每次打麻將,最多就輸三美元(約為90元台幣),絕對不會超過這個金額。」愛綸說。

愛綸要把今晚贏的錢給媽媽:「媽媽,這些錢給妳玩賓果用。」布尼則堅決地說:「留著,妳下次當本錢。」

看!猶太人打麻將,母女雖然是母女,「妳的錢還是妳的錢,我不拿妳一分錢」。

很有趣的是,今夜還有醫生到老人中心來演講阿茲海默症,根據去聽講的瑞內說,醫生鼓勵大家多打麻將和玩其他遊戲,說麻將刺激腦部,對預防老年痴呆有很大的幫助,而且打麻將還促進社交能力,對老人的記憶、壽命及健康有很多好處,比看醫生還便宜、有效。

我私下猜測,今夜來演講的醫生可能也是猶太人,猶太人才知道猶太女人打麻將。否則,美國醫生怎麼會鼓勵老人打麻將預防老年痴呆症呢?

相關書摘 ▶一句話惹怒猶太人——「耶穌殺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猶太人和你想的不一樣》,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丘引

13歲成年、遵守「西達喀」行善、愛吃中國菜也打麻將
打破世人刻板印象,猶太文化第一手貼身觀察

猶太人是個古老的民族,從古典《聖經》記載到遍布世界各地的猶太人。

精神分析學之父佛洛伊德、作曲家馬勒、哲學家史賓諾沙、物理學家愛因斯坦、社會經濟哲學家馬克思、現代藝術創始人畢卡索、大導演史蒂芬‧史匹柏、演員丹尼爾‧戴路易斯、臉書創始人馬克‧祖克柏、歌手巴布‧狄倫等,都是猶太人或有部分猶太人血統。

為什麼猶太人僅占全球0.2%人口數,在各領域表現卻如此出色、成功?相關討論很多,卻沒有絕對答案,而這正是猶太人所思所想、如此生活的重大祕密。

本書作者寫出第一手觀察與交往的猶太朋友的生活面貌及他們的想法觀念,讓我們看見猶太人真實的一面。

猶太人和你想的不一樣-fn-01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