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敏感族群」八大行為特徵(下):直覺敏銳,具有能夠看穿別人的本質

「超敏感族群」八大行為特徵(下):直覺敏銳,具有能夠看穿別人的本質
Photo Credit: Anemone123@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超敏感族的直覺很敏銳,往往可以相中適合自己的人。連續劇裡那些一見鍾情的主角,可以說個個都有這種天分。

文:高田明和

「超敏感族群」八大行為特徵(上):被認為「不果決」,其實是想得比別人多

特徵五:樂於蒐集與累積負面印象

看了前面這些案例,各位應該不難推想──許多超敏感族在察覺自己的才華之前,會一直蒐集自己的負面印象。只要發生一點不如意的事,就會想著:「唉,果然如我所料。」把眼前發生的事實,變成了一張「如我所料」的爛牌。

「她果然討厭我。」這下子就有兩張爛牌了。

「他果然還是離開我身邊了。」三張爛牌。

奇妙的是,這場集牌遊戲到了「集滿五張」時,超敏感族竟然會像一償宿願似地,打從心底萌生一股扭曲的喜悅。

前面曾經介紹過「能聽見他人內心負面評價」的案例,其實也是當事人隱約感受到某些東西,那些東西化成了實際的聲音,再傳進耳裡。這時,當事人儘管感到不悅,但在他們的腦海裡,也出現了「果然如我所料」牌不斷增加的想像。

有個朋友曾經這樣說過:「我媽媽老是想起許多往事,令她感到很痛苦,但她似乎又很樂在其中。」

享受痛苦?這個說法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因此我把這個故事告訴我太太,順便問她:「妳覺得我會這樣嗎?」

結果她回答:「你在回想往事的時候,好像也滿享受痛苦喔!」

雖然我嘴上反駁著「別開玩笑了,我明明很痛苦呀」,但仔細想想,當我回憶那些討厭鬼的所做所為時,起初會回憶得很痛快,但後來似乎會因為分不清回憶與現實而愈來愈苦悶,直到自己受不了。

我後來請教一位從事大腦影像醫學研究的朋友,他對此做出了這樣的說明:「人類在面對恐懼或不安時,負責處理厭惡和不安情緒的杏仁體和扣帶迴就會做出反應,但在回想起這些事件時,負責掌管快感的伏隔核也會產生些許反應。」

原來人會無法自制地回想不愉快的事,是因為我們在回憶之餘,還懷有一種樂在其中的心態。

如果你覺得自己已經開始蒐集負面印象的爛牌時,就要趕快做些別的事,轉換心情;當你快要開始回想不愉快的事情時,就要立刻打住。總之就是不去在意,不要理會。因為這種蒐集爛牌的行為,就和吸血鬼或妖魔鬼怪一樣,當你我開始較真之際,它就會拿出快感當誘餌,讓我們愈陷愈深。

特徵六:過度在乎他人而忽略自己

前面提過,超敏感族不敢違逆充滿自信、倨傲跋扈的人;相反地,看到「可憐的人」就覺得自己有必要伸出援手,這也是超敏感族的特徵。

比如說,當超敏感族遇到路人問路時,他們就會陪著一起看地圖找路,甚至還一起走到對方要找的地方去。

即使和問路人道別之後,超敏感族還是會一直惦記對方,擔心「他有沒有和約好的人碰面」,一回神,才想起自己還有事要辦,錯過了與人約定的時間……。

「我和男朋友分手了。」「我男友劈腿了。」「我父母都不在了,自己一個人努力討生活。」超敏感族在聽了這些話後,會打從心底覺得對方「好可憐」,把對方的難題當作自己的責任,陪著商量好幾個小時。如果對方是異性,有時甚至還會因此「墜入情網」。

作家太宰治有句名言說:「所謂的憐憫,就是一種迷戀。」太宰治覺得「在酒館工作的女人」好可憐,便打算要拉她一把,結果他逐漸被對方牽著鼻子走,還在心裡盤算過好幾次「不如一起死吧」。

不僅如此,在太宰治的作品當中,很多情節都是描寫從「憐憫」情愫發展出來的畸戀。例如「因為窮困潦倒而偷竊的女性」、「臨死前都不曾談過戀愛的女人」、「送棉被給窮作家的女書迷」等等。

就連陌生人的高壓態度,都會讓太宰治感到畏懼,嚇得抱頭鼠竄。他也會老是在意別人的心情或感受,積極地逗身旁的人開心。一旦討不了大家歡心時,就一直煩惱發愁。

身兼作家和諧星身分的又吉直樹先生,就曾對太宰的作品表達過這樣的感想:「讀起來簡直就像在寫我自己。」

太宰或又吉的作品,能引起這麼多人的共鳴,恐怕就是因為他們的超敏銳感測神經,不會錯過現代人任何變化徵兆的緣故吧。而這樣的人,今後想必也會愈來愈多。太宰治在七、八十年前所寫的作品,至今仍廣為流傳,書迷有增無減,不就是最好的證據嗎?

態度倨傲跋扈的人、可憐的人,兩者正好完全相反,卻都能讓超敏感族飽受擺佈之苦,正是因為他們「與旁人之間的界線很淡薄」的緣故。至於原因為何,我會在第二章中討論。

特徵七:能直覺看穿別人的本質

超敏感族雖然受旁人擺佈,但某種程度上,他們其實是了解對方的本質。

儘管我們私底下會時時提醒自己,不要接近那些討厭的人,也不要互相往來。但是在社會上生存,終究很難避開每一個「討厭的人」或「頻率不合的人」。這個時候,我們心裡那個「警告雷達」,偶爾就會自行啟動。

舉一個我在濱松擔任教授時的故事,當作例子吧。

當年濱松醫大要設立新的學院,於是校方決定延攬我一位很傑出的朋友。這位朋友是畢業於一流大學的菁英,前途無量。我費盡唇舌,說明要是能延攬到他,學校一定能大放異彩。最後總算說服校方答應。

幾場說明會結束之後,我在會場門口等這位朋友。不久後,便看見他和他的妻子連袂走了出來。然而就在那一瞬間,我忽然感覺背脊竄過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這種感受不是來自那位太太,而是來自我的朋友。

冷漠、殘酷、冰寒、殺意……,若要我以言語形容,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我因此婉拒了早已事先備妥的餐敘,匆匆地離開了現場。

當時我的直覺告訴我:「最好別再和那個人有瓜葛。」雖說是直覺,但這也同樣是前面提到的潛意識使然。想必是在和對方見了幾次面,談了一些話之後,從他的言談間捕捉到某種危險的資訊,並且從他的動作等各種因素中,不經意地判斷出他的個性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