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不只是記者和維權人士,在土耳其連「翻譯新聞」都是犯罪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過去這段期間,土耳其的新聞工作者以及人權運動人士已為追求網路自由付出慘痛代價——他們面臨騷擾、逮捕以及訴訟,這些受害者中也包括了一些僅是在社交媒體上批評了艾爾多安的人。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全球之聲倡議計畫(Global Voices Advocacy)的網民報告(Netizen Report),針對世界各地網路權益所面臨的挑戰、所取得的勝利,以及國際新趨勢提供即時快訊。

作者:Netizen Report Team
譯者:Wenyu

土耳其於6月24日進行國會及總統大選,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最終再度贏得選舉、迎來他的第四任任期;而土耳其的網路使用者也因此再陷黑暗之中。

自從土耳其於2013年爆發大規模社會運動開始,Twitter和YouTube等社交媒體就斷續被關閉。而維基百科也自去(2017)年四月起遭到封鎖

在這次大選之前,土耳其的運輸、海運事務暨通訊部(the Ministry of Transport, Maritime Affairs and Communications)即主張在選舉期間封鎖社交媒體上「不正常」的內容。有鑑於此,大眾預期將未來有更多網站被封鎖,然而這(政府的預先聲明)同時也顯現了較過去為高的政策透明度——這可能是回應土國內外網路倡議人士以及研究者所施加的壓力。

與致力於數位自由的非營利組織NetBlocks合作的技術研究者,仍舊在收集選舉中的測試結果。NetBlocks向全球之聲證實,在選舉當天曾發生多次斷電,而艾爾多安所屬黨派正義與發展黨(AKP)則施壓電信公司Vodafone,要求其不得為反對黨提供臨時基地台。

自從2016年七月的政變開始,土耳其一直持續處在「全國緊急狀態」中。雖然緊急狀態已於今(2018)年七月到期,當地專家懷疑政府對於大眾資訊的控制將會持續。

在過去這段期間,土耳其的新聞工作者以及人權運動人士已為追求網路自由付出慘痛代價——他們面臨騷擾、逮捕以及訴訟,這些受害者中也包括了一些僅是在社交媒體上批評了艾爾多安的人。

新聞網站sendika.org的伊斯坦堡辦公室在今年六月遭到土國政府突擊,因為政府正對其編輯德米拉罕(Ali Ergin Demirhan)展開新一波的調查;德米拉罕早在去年即因被指控「試圖抹黑公投結果」而遭監禁。審查制度研究者發現,自開站以來,sendika.org已在土耳其被封鎖了至少61次

除了記者及人權人士等普遍目標之外,另一個出現在土耳其政府搜索雷達上的網路工作者則較鮮為人知:譯者。

全球各地有越來越多活躍的社交媒體使用者開始為讀者們翻譯新聞及社交媒體報告。這是為了讓更多人開始關注各地當前的重要活動——例如當地的示威活動或是審判。

6月21日,土耳其社交媒體使用者暨譯者古丘克(Sebla Küçük)因為在Twitter上散布「恐怖份子文宣」而遭逮捕起訴。然而這些犯法的推文其實只是從英語媒體上翻譯的新聞內容,主題是2018年稍早於敘利亞北部阿夫林州(Afrin)發生的「橄欖枝行動」(Turkish military operation in Afrin)。

古丘克告訴新聞網站Diken,她懷疑檢察官真正的目的,其實是她對與前國營銀行Halkbank執行長阿提拉(Mehmet Hakan Atilla)審判的相關報導所從事的翻譯。

「很明顯地,(檢察官)很擔心我對於阿提拉審判所進行的翻譯,但是因為他們找不到證據,所以他們就用一個無憑無據的指控來控告我。」古丘克如此表示。

AP_1813858853054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歐盟新著作權指令可能會扼殺網路

歐盟通過新的著作權指令(Copyright Directive),這份於全地區適用的政策可能會終結歐洲、甚至全世界線上資訊自由流動的現況。

6月20日,歐盟法律事務委員會(EU Legal Affairs Committee)投票通過一項指令,要求Facebook等大型網路平台事先向媒體公司購買授權許可,才得以連結到其他媒體所刊登的故事;此指令同時將要求(社群平台)推行「上傳過濾器」的措施,該「過濾器」將檢查所有欲上傳的內容是否不具侵權疑慮、再予核准上傳至網路上。這樣一個系統有極高的技往障礙需要突破,但歐盟領導階級並未因之卻步。

除了維基媒體基金會(維基百科的管理者)之外,另有數十名科技專家、網路政策專家以及倡議人士已公開反對此政策。

衣索比亞解除其對264個網站的封鎖

2018年6月底,在新總理阿比(Abiy Ahmed)的命令之下,衣索比亞解禁了共計264個網站,當中有數個網站已在衣索比亞被禁了10年以上。在被解禁的網站當中,有數個新聞網站刊登過批評政府及政黨的言論;這些網站不僅到監控,更有數十位媒體工作者因為這些站台而被前朝政府逮捕。

衣索比亞前總理哈勒瑪利恩(Hailemariam Desalegn)於今年二月辭職,之後衣國陷入一段過渡期——公眾示威廣為發生、暴力層級不斷提高,而執政聯盟也不斷分崩離析;在一陣喧囂過後,新政府的權力已漸趨穩定。

埃及新聞網站上線九小時後就遭禁

儘管埃及政府對於新聞相關領域設置重重障礙、並對相關從業人員多所威脅,仍有一些人願意嘗試。在「阿拉伯人權資訊網絡」(Arabic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報導埃及人權保護以及違反人權相關內容的新聞網站上線九小時後,該網站旋即遭禁。

中國當局並不覺得奧利佛好笑

中國當局日前將英裔美籍喜劇演員奧利佛(John Oliver)的名字以及其電視節目名稱「Last Week Tonight」加入微博及微信等社交媒體平台自動屏蔽的關鍵詞清單中。此舉是因為Oliver日前在一集節目中對於中國政府對政治及宗教言論實行鎮壓的行動表達了諷刺(且逗趣)的評論所致。

柬埔寨臉書用戶因貼文面臨法律威脅

柬埔寨於7月29日進行大選;該國三名臉書用戶因被指控違反該國最近通過的「冒犯君主罪」而被告上法庭;冒犯君主罪將一切汙辱王室的行為視為犯罪。

印尼政府現在可截聽可能與恐怖行動有關的「任何對話」

印尼的新反恐法讓政府可以「……監聽任何疑似被用於準備、計畫或進行恐怖主義犯罪行為的電話或其他溝通管道」,許多人擔憂這項法律會被用來合理化政府對於人權運動人士或新聞記者的監視行為。「人權觀察」組織在日前一份分析中提出了對這項規定的憂心。

此外,在印尼,心靈成長書籍作者巴哈里(Alnoldy Bahari)因為在臉書上散佈仇恨語言、違反2008年的科技資訊暨交易法(Electronic Information and Transaction Law)而被判有罪。西爪哇的一個地方法院判處巴哈里五年徒刑,另開出一億盧比(約計7,155美元)的罰款。國際特赦組織以及SAFEnet都對此判決進行譴責,認為這是違反正當法律程序的決定。

川普的募款好夥伴是否販售了監控技術給土耳其呢?

紐約時報以及The Intercept的報導都暗示,一間由共和黨重要募款人布洛迪(Elliott Broidy)所經營的武器公司Circinus正在建造網路追蹤以及監控軟體。雖然這些報導的真實性尚待證實,但根據The Intercept所取得的遭洩資料,該公司的科技服務似乎是要賣給土耳其、羅馬尼亞、阿聯酋以及賽普勒斯政府。

Circinus也在網站上廣告其用於警方及監獄管理者的家用監控設施。根據該公司的網站,這些服務「(允許)對通訊軟體(包括Skype、即時訊息、電郵、社交媒體)進行資料收集、分類及分析,並擁有監控行為以及資料萃取的能力。」

本報告由Ellery Roberts BiddleMohamed ElGoharyL. FinchArzu GeybullayevaJuliana HarsiantiOiwan LamMong PalatinoKarolle Rabarison Sarah Myers West共同撰寫。

本文經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