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撒59億成南太平洋第二大「金主」,大量貸款讓各國「不得不低頭」

中國撒59億成南太平洋第二大「金主」,大量貸款讓各國「不得不低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分析也指出,台灣在南太地區有六個邦交國,中國運用金援作為在當地拓展外交關係的手段,兩岸正在當地展開金援外交角力。

澳洲智庫9日公布數據,顯示中國已成為南太平洋第二大捐助國,凸顯在這個由澳洲和紐西蘭主宰的地區,北京影響力日增,而南太平洋也是我國最多友邦的地區,中國的影響力與日俱增,專家也提出警告。

雖然中國遭許多鄰國批評在南海造島,而與此同時,中國也增加了對鄰近的南太平洋地區的經濟支持。總部位在雪梨的外交政策智庫羅伊國際政策研究院(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在相關報告中指出,自2011年來,中國對南太平洋地區的捐助和優惠貸款總值為13億美元,超過了紐西蘭的12億美元,但少於澳大利亞的66億美元總額。

《衛報》報導,就金援來說,澳洲目前仍然是該地區最大的捐助國,2011年至2017年6月,澳洲向該地區提供了65.8億美元的援助,而2011年至2018年2月,中國提供的援助為12.6億美元。

《路透社》報導,中國的金援目前佔南太平洋捐助總額的近9%,若包括已承諾的援助在內,則北京承諾總額達59億美元,相當於62個捐助方對這個地區14國承諾援助總額的近三分之一。

這份報告的主要研究員之一、該研究院的太平洋島嶼計畫主任普賴克(Jonathan Pryke)告訴《路透社》:「在南太平洋地區絕對存在金錢外交的要素。」

該報告數據也指出,由於台灣三分之一的邦交國都處於南太平洋地區,中國和台灣正在當地從事著以經濟援助獲取外交支持的較量。

太平洋友邦角力,我國金援略勝中國一籌

南太平洋14國中,中國與其中八國有外交關係,包括了庫克群島、密克羅尼西亞聯邦、斐濟、 紐埃、巴布亞紐幾內亞、薩摩亞、東加和萬那杜;其他六國(如下圖)則認同台灣。《法廣》報導,羅伊研究院分析,中國向南太平洋地區七個贊成「一個中國」政策的國家,按人頭每人投資了108美元;而台灣則對六個邦交國,按人頭每人投資了120美元。

台灣邦交國
Photo credit: 中華民國外交部

《中國時報》報導,分析也指出,台灣在南太地區有六個邦交國,中國運用金援作為在當地拓展外交關係的手段,兩岸正在當地展開金援外交角力。太平洋島國論壇(Pacific Islands Forum)九月將在諾魯登場,而中國也將在十一月舉辦「中國 – 南太平洋島國峰會」,兩岸將再有一番外交攻防。

除此之外,中國在2006年和2013年,分別舉行了兩次主要的區域會議,宣布了一系列援助措施,以加強該地區的經濟發展和外交接觸。 中國向主要區域組織,特別是太平洋島嶼論壇秘書處提供支持,除了雙邊援助計劃和對區域組織的支持外,中國還為太平洋島嶼學生提供獎學金,並為政府官員提供重要的人力資源培訓。

撒錢買外交,中國兌現金額僅五分之一

《衛報》報導,澳洲一直以來都是太平洋地區最重要的捐助者,但根據報告,去(2017)年中國的支出,是澳洲的四倍多,來到了40億美元,大部分的資金將用於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基礎設施項目;而澳洲則承諾2017年 - 2018年度向南太平洋地區提供8.15億美元的援助。

澳洲國立大學政策制定中心副主任馬修多南(Matthew Dornan)表示,由於報導的原因,中國的承諾的援助往往會被誇大,但他懷疑,這40億美元的承諾會不會全部抵達南太平洋地區。

報導也指出,中國的金援之所以會一躍而成為南太平洋第二,也是因為近年來南太平洋的資助者,包括了美國、歐盟和法國,援助都大幅減少。澳洲政府也自2013年以來,削減了110億美元的援助,使援助預算達到「最低限度」的標準。

相對來說,作為「一帶一路」的其中一環,中國近年大幅增加在南太平洋島國的投資,《明報》報導,去年中國向南太平洋島國承諾的援助金額是澳洲的四倍,也讓澳洲坎培拉當局擔心北京取代其影響力,有意一改近年減少援助近鄰趨勢,重增對外援助預算。

有鑑於此,澳洲當局也採取行動,抑制北京在澳洲境內的影響力,例如阻止華為取得所羅門群島等國海底電纜工程項目,也承諾協助薩摩亞興建國會辦公室。根據研究報告,巴布亞紐幾內亞和索羅門群島列為這個地區兩個最大的受捐助國。而澳洲另一方面,也加入美國和日本的「印太」戰略投資計劃。

不過該報導也指出,雖然中國作出的援助承諾亦有約59億美元,但兌現金額暫只有當中約五分之一,主要是花在建設道路或工業設施等的旗艦項目。

而迪肯大學(Deakin University)國際發展教授馬修克.拉克(Matthew Clarke)也提出警告中國為這些島國的基礎設施提供大量優惠貸款,「即使他們是優惠貸款,仍然需要償還」,他表示,如果各國無法償還貸款,他們可能不得不向中國提供土地或資源,斯里蘭卡就是如此。

中國的援助往往是傳統贈款(占比二成)和優惠貸款(占比八成)的混合體,這些貸款通常由中國國有企業實施,必須有利息地償還。結果,一些太平洋國家開始抵制中國投資,因為擔心會進一步負債。

目前包括薩摩亞、東加、瓦努阿圖、萬那杜和斐濟等國,鑑於中國過度援助的後果已經開始發酵,開始不再接受中國貸款,但人口和經濟規模更大的巴布亞紐幾內亞仍然無法斷開連結,持續接受大筆貸款中。除道路項目外,中國還向農業工業園區、水力發電和興建醫院承諾了數億美元。

而台灣在澳洲的經濟和文化辦公室則表示,台灣援助其盟友並不會引發金融超載,旨在與盟友「建立互惠互利的關係」。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