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全聯廣告做的事,其實就是〈馮諼客孟嘗君〉——積陰德

這次全聯廣告做的事,其實就是〈馮諼客孟嘗君〉——積陰德
Photo Credit: 全聯YouTube頻道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聯跟之前周子瑜或是最近宋芸樺最大的不同,在於全聯不是過去跟政治毫無瓜葛。不是這則廣告將全聯捲進政治風暴,而是全聯本來就大有問題,隨時有下地獄的可能性,這則廣告反而是讓全聯兵行險著,逆境求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看了廣告小妹對全聯廣告的發文,總覺得哪裡怪怪的。直到昨天睡前在床上才想起來,這次全聯廣告在做的事,其實就是〈馮諼客孟嘗君〉啊!

雖然這篇文章從以前就被選入國文教材裡,但我猜很多人早就忘了他在幹嘛,所以我簡述一下:

齊國的孟嘗君養了很多食客,有天有個叫馮諼的來投奔,還彈著寶劍唱歌要加薪要福利,孟嘗君都給他。馮諼拿了高額薪水後卻沒在做事,於是有一天孟嘗君就給他一批債卷,叫他去自己的領地「薛邑」收債。

馮諼在出發前問孟嘗君收到錢後要買什麼?孟嘗君說你看我最缺什麼就買什麼吧。到了薛邑,沒想到馮諼卻一把火把債卷燒光,什麼錢都沒拿回來。孟嘗君質問馮諼在幹嘛,馮諼說我看你最缺「義」所以我幫你買了義回來。孟嘗君雖然不爽,但忍了下來。

過了幾年,孟嘗君在政治上倒了霉,差點要被齊王整死。這時薛邑的人因為孟嘗君燒債卷(馮諼聲稱)而擁護他,最後孟嘗君就以薛邑為資本東山再起,重掌齊國的大權(想知道詳細的請查「狡兔三窟」的故事)。

全聯的前身是「中華民國消費合作社全國聯合社」負責供應軍公教福利品,本來就是黨國威權組織的一環,而且在民營化的過程中,也曾被質疑是否有侵占公眾資產的問題。可以說,全聯最欠缺的,其實就是所謂的「陰德值」。

全聯
Photo Credit:Tzuhsun Hsu CC BY 2.0

現在台灣「轉型正義」之風正盛,而且此風只有越吹越烈的趨勢,像最近「救國團」就被列為國民黨隨附組織,面臨財產凍結。而某位網紅辦了網路投票,希望號召民意挽救救國團,最後民意反而認證了救國團確實就是國民黨附隨組織。雖然這個風潮還沒有捲到全聯頭上,但對全聯來說,這絕對是最大的隱憂。

如果我暫時放下自己的政治立場,替全聯著想的話,全聯現在其實就像是快要倒霉前的孟嘗君,而拍出這個廣告的人,其實就是替孟嘗君「買義」的馮諼。短期來看,這種帶有政治意涵的廣告所引起的爭議,確實可能對全聯的業績造成波動。就像馮諼燒了孟嘗君的債券,短期上一定讓孟嘗君損失金錢。

但長期來看,這麼做是在幫全聯增加「陰德值」。如果以這個廣告為起始,全聯時不時就暗示自己願意支持轉型正義,未來才能讓全聯在台灣長久生根。哪天要是全聯真的被徹查黨國威權時期的問題,支持轉型正義的形象也會讓輿論同情全聯,間接保住全聯的生機。

雖然站在我的政治立場,當然是樂見全聯繼續裝死,等到哪天遇到黨產會大查帳最大快人心。而立場與我類似的台派,對這則廣告的批評也多半集中在:

「全聯憑什麼想這麼簡單就靠這樣的形象廣告脫罪,洗白自己威權隨附組織的本質。」

其實從台派這樣的批評,就可以看到這則廣告帶來的力量,原本是真的有可能讓全聯洗白的。讓很多對過去的歷史脈絡沒那麼清楚的年輕人,真的相信全聯是一個跟黨國無關,支持轉型正義的良心事業。

全聯中元節廣告Allen Chen
Photo Credit:擷取自全聯臉書

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廣告小妹的論點讓我怎麼看怎麼奇怪。因為真心站在為全聯好的角度,這如果不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什麼才是與人消災呢?全聯跟之前周子瑜或是最近宋芸樺最大的不同,在於全聯不是過去跟政治毫無瓜葛。不是這則廣告將全聯捲進政治風暴,而是全聯本來就大有問題,隨時有下地獄的可能性,這則廣告反而是讓全聯兵行險著,逆境求生。

結果廣告小妹反而批評導演是在替業主惹麻煩。難道今天下屬明知道公司有危險,還是昧著良心對老闆曲意奉承,大家一起多分點錢等著樹倒猢猻散,這才叫忠心耿耿?

柏楊過去曾說過忠心分為四等:神性的忠,忠於理念、人性的忠,忠於任事、狗性的忠,忠於個人、狼性的忠,忠於利益。古代的中華,還滿常出現前兩種忠心,越到近代越偏向後兩種。而現代無論是「大中華」(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是「小中華」(中華民國),不只盛行狼性的忠,還肯定狼性的忠,鼓勵大家都這麼幹。

當老闆拼命鼓勵員工忠於利益,再來埋怨人心險惡,這豈不是天下最好笑的笑話?

回頭來說,現代中華的墮落,其實也是我那麼愛讀中國古書,卻支持台灣獨立,甚至希望早日看到美利堅打爆中國最主要的原因。我對中華文化的情感,其實就跟魯登道夫(Erich Ludendorff)看完《孫子兵法》的感想一樣:

我佩服中國人,但我佩服的是古代中國人,不是佩服現代中國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彭振宣』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