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慢步》:從錫口到台北城東門,看盡都市變遷的齊東街古道

《台北慢步》:從錫口到台北城東門,看盡都市變遷的齊東街古道
Photo Credit:玉山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齊東街的開發,在古道、都市計畫、水圳道、華山工廠、鐵路線等周邊設施下,呈圓弧形發展,興建的日式房舍不但屋內動線是傳統日式融入洋式的格局,屋外也像是迷宮一般,大部分開車的人一進入齊東街的單行道,往往就是迷路,繞不出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水瓶子

回到一百多年前,雖然基隆到大稻埕的火車、鐵道已經開通,但是從基隆運往台北城的農產品,仍大多數靠水運與人力挑夫往來,於是,一條重要的米道,從錫口(今松山)一路通到台北城的東門外,就是今日的八德路。這條路出了台北城東門後,往東北方向接上今日的八德路往東,可以到基隆河港錫口,而齊東街這條路的存在,多少可以讓我們懷想先民貿易的必經之路,或挑著扁擔,或趕牛車,來回運送貨物。

挑夫所處的時代變遷

觀察1895年的台北附近地形圖,台北城東門外是一片水田,許多埤塘散落各處,水圳道穿插其間,其中一條小徑,從東門城外往東偏北,經過三板橋庄,而今日的齊東街,就是這條古道的一部分。

我開始遐想,挑夫穿越過鐵路與古道的交會點時,心中想著什麼?一望無際的台北盆地,四周有山環繞,從錫口把米挑到台北城中、大稻埕、艋舺,可以換得多少錢?上午出發到中崙,剛好在中崙吃午飯,晚上在大稻埕住一晚,隔日再挑洋貨回到錫口。

火車的開通,挑夫是不是就此消失?劉銘傳開通基隆到大稻埕的鐵路,初期其實是軍事用途。到了日本時代,鐵路改成縱貫線,一路到新竹,貨運用途才開始大增,而台北市也多了許多沿著鐵路線興建的工廠,並隨著都市計畫的開展,陸續往東邊拓展。

這些挑夫看著以前的水田蓋起了煙囪、工廠,華山工廠生產清酒、梅酒、水果酒,需要更多的勞力,在工廠內工作,比在錫口挑米賺得更多,因此很多挑夫轉業,但是有些挑夫已習慣自由自在的日子,無法適應每天固定的工作時間,於是有人跑到了基隆港口工作,有人在大稻埕搬茶葉,或者在火車站打工。商業機制進入台灣後,固定的上下班時間,固定的工作量,成了一種現代化的潮流。

齊東街與都市計畫

齊東街的範圍,從今日的八德路、新生北路、忠孝東路這個交會點開始,到濟南路、杭州南路這個交會口結束。實際觀察地圖解說,或許很容易了解,但是實際走在齊東街上,卻經常迷路,而且隔一條巷子就要繞很遠的路。台北都市計畫的開展,正式開始於日本時代。

拆除台北城城牆,馬路從城中往四個方向開展,台北城的南邊是艋舺,北邊是大稻埕,最先開始的發展是往西門開發,也在城南設置了神社、商業展覽館、台北苗圃(今植物園)等,然後開始往東邊發展,東門外一望無際的水田、埤塘、水圳,被畫上了一格格的馬路,除了工廠之外,一排排木造房屋,就是總督府與商業工廠長官的住宅。

這是日本時代開發初期,政商合作開發土地的方式。商人要搞定這片土地的原住民,於是透過買賣取得土地,總督府的營建單位再配合商人規劃現代化的工廠與辦公室。這些商人的住宅既要自住,又要能招待賓客,自然而然規劃成像是招待所一般。

齊東街的開發,在古道、都市計畫、水圳道、華山工廠、鐵路線等周邊設施下,呈圓弧形發展,興建的日式房舍不但屋內動線是傳統日式融入洋式的格局,屋外也像是迷宮一般,大部分開車的人一進入齊東街的單行道,往往就是迷路,繞不出來。

cbs9b-37kf5
Photo Credit:玉山社
齊東街日式宿舍今昔

齊東街的日式宿舍很奇特,並沒有依照都市計畫中的正東西、南北座向興建,而是彎彎曲曲的沿著齊東街興建。清康熙年間,這裡原本有七間磚房,是周姓人家所居。在都市演變中,齊東街意外被保留了一部分,但由於頭尾被金山南路、濟南路劃過,因此也被笑稱是「沒頭沒尾」的道路。

如今保存的日式房舍,庭園裡種植著多樣植物。其中的老榕樹,在社區協會的守護下,成了受保護樹木,氣鬚很長很密。另外還有白臘樹,以及代表「釋平安」的柿子樹,與青剛樹、黑板樹、玉蘭花樹等。日本時代興建這些房舍的主人,除了在庭院裡種植高聳的特殊植物之外,對於門口的家樹,或是庭院裡的石頭造景,也都很講究。自宅內的房間還兼具招待所的功能。

以齊東街53巷11號(後稱11號)為例,目前由台北琴館經營管理。一進門,有洋式的客廳(應接室),上方的天花板很講究,簡直就是高級料理亭才會有的宴客廳規格,但卻是在小小的榻榻米房間裡。洋式客廳的窗台旁,居然還有床柱設計,這種在和式座敷(客廳)床之間的柱子,趣味的出現在此。

和式的客廳(座敷),有床之間,後面可見庭園,前面則可透過圓形竹飾看見玄關,製造空間的區隔性,也保持了通透性。另一間可能是當時女主人的房間,也有床之間,與客廳的房間之間有七顆大石頭當成步道,作為兩個空間的連結。可想而知,當年日本人的家居生活,政商與宴客的溝通很多都在家中進行。

而庭院目前殘存的幾顆大石頭,想必以前是造景用途。而後邊金山南路一段30巷12號(後稱12號)的房子,一般人從外觀看,可能分辨不出有什麼不同,其實兩棟老房子並不是同年興建。雨淋板也是不同的施工方式,12號的是歐美風格,有裙襬,施工時由上方往下方一片片釘上去,雨水滴到下方可以有效阻擋;因應台北的炎熱氣候,上面還有氣窗通風; 11號的雨淋板則是日式風格,上方還有直式壓條。

當年負責維修的孫啟榕建築師,原本在琴館這兩棟木造建築旁,規劃了一棟輕鋼架樓房,並利用玻璃透光的方式,讓量體感覺不會那麼巨大,希望未來的經營單位能將廚房、辦公室、展覽、會議室、倉庫等都放置在此,讓木造房舍內不要有過多的雜物,也盡量開放讓公眾進入,而這也是目前日本在名人故居成為博物館時的常見作法。但因為市政府沒有經費而未實現。

戰後,這些房舍變成了政府高階公務人員的官舍,許多長官、將軍居住在此,如邱希賢、王叔銘、黎玉璽、孫運璿、李國鼎等人。

相關書摘 ▶《台北慢步》:台北刑務所、四六事件與消失的武德殿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台北慢步》,玉山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水瓶子

從城北到城南,從老街到書街,
串連不同巷弄組成10條不同主題的路線,
慢步走出台北不同的歷史與人文肌理。

「不同的角度,慢慢的藉由步行省思,參訪大大小小的景點,串連出不同主題的散步路線,正是以台灣為主體的思考模式,將多元文化納入日常生活之中,逐漸收納融合成台灣文化的一部分。……只要每一個人都規劃出一條散步路線,這樣累積起來的文化厚度,就足以媲美世界各國。」

城市漫遊者水瓶子,經過七年經營「青田七六」、擔任城市導覽解說的歷練,更走覽國內外城市感受不同的文化精髓,淬煉出更成熟的視角,此時寫《台北慢步》,已不再只是熱鬧的人文景點介紹,而是在各個不同巷弄、不同主題的串連中,試圖找出歷史、文化的連結,進而讓城市散步成為文化講堂,培養城市人的文化厚度。

為了讓這些路線的串連更加清晰,也特別請京都市立藝術大學美術學部畢業、《在台灣尋找Y字路》的作者栖來光繪製慢步地圖。

台北慢步
Photo Credit:玉山社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日本有「美女刺客」,台灣又有多少只看長相就投的「豬哥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