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是一個人》:要在集中營待到下一個冬天,我們寧願去摸通電的鐵絲網

《如果這是一個人》:要在集中營待到下一個冬天,我們寧願去摸通電的鐵絲網
Photo Credit:  German Federal Archives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有人都擠在最年長、最孱弱、最像「穆斯林」的人的周圍;如果他們的卡片被交到了左邊,那麼左邊必定是被判處死刑的一邊。

文:普利摩・李維(Primo Levi)

一九四四年十月

為了讓冬天不要來臨,我們全力拚搏。我們緊緊抓住每時每刻的溫暖,每次日落,我們都試圖讓太陽在天空中多停留些時間,但是這一切都沒有用。昨天傍晚,太陽無可挽回地沒入了一片汙濁的霧霾、煙囪和纜線間,今早已是冬天。

我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因為去年冬天我們已經來到此處,其他人很快就會對此有所體會。這意味著,在十月到四月的這幾個月裡,我們當中十個人裡有七個會死去。沒死的也會分分秒秒日日受苦,日復一日:從黎明前的清晨開始直到晚上發湯的時候,為了抵禦寒冷,肌肉得不斷保持緊繃,雙腳得像跳舞般不斷交替站立,不斷拍打腋下;得用麵包去換取手套,手套一旦脫線,還得犧牲好幾個小時的睡眠時間進行修補。由於天氣已經冷得無法在外頭吃飯,我們不得不在棚屋裡吃飯,站著吃,每個人都只有巴掌大的立足之地,倚靠床舖是禁止的。所有人手上的傷口都會裂開,想包紮傷口,就得每晚在風雪交加的戶外裡站上好幾個小時。

我們的飢餓並非少吃了一頓飯的那種感覺,同樣地我們受凍的方式也需要一個特別的名字。我們所說的「飢餓」,我們所說的「疲勞」、「恐懼」和「痛苦」,我們所說的「冬天」指的是全然不同的事。這都是些自由詞,是由那些在自己家裡生活著、享受著、痛苦著的自由人所創造和使用的詞語。假使集中營持續了更長的時間,一種全新的、尖刻的語言就會誕生,人們會感覺有必要使用那種新的語言,才能解釋何謂自知死期不遠並只穿著襯衫、襯褲、夾克和帆布長褲,拖著虛弱的身體飢腸轆轆地在零度以下的寒風裡辛苦勞動一整天。

就這樣,人看見希望的破滅,就這樣,今早冬天來了。我們走出棚屋前往漱洗時意識到了此事:天上沒有星星,冰冷漆黑的空氣有股雪的氣味。天剛亮的時候,在點名廣場上集合的人群中,沒有人說話。當我們看到初雪的雪花時,我們心裡想的是,去年此時要是他們對我們說我們還要在集中營裡待到下一個冬天,我們就會去觸摸通了電的鐵絲網,而如果我們是理性的,若非還殘存著一種無以名狀、不可理喻的瘋狂希望,我們現在也還會去觸摸鐵絲網的。

因為「冬天」還意味著別的。

去年春天,德國人在集中營的空地上搭建了兩個巨大的帳篷。兩個帳棚在春天的大好季節裡分別收留了一千多人。如今帳篷已經拆了,多出來的兩千多個人於是擠到了我們的棚屋裡。我們老囚犯都知道德國人不喜歡這種脫序的情形,很快就會發生一些事,以減少人數。

傳來了即將進行淘汰的風聲。一次,兩次,許多次,人們在各種陌生語言的談話間聽見穿插於其間的Selekcja,這個集拉丁文和波蘭文於一體的混種詞語;起初的時候人們還無法分辨這個詞,後來它攫獲了我們的注意力,最後成了我們揮之不去的噩夢。

今天早上,波蘭人在說Selekcja。波蘭人是最早得知這個消息的,通常他們不讓消息傳開,因為掌握某些其他人還不知道的消息總是會有好處的。等到所有人都知道淘汰已迫在眉睫,用麵包或煙草賄賂某個醫生或某個特權分子;在準確的時間點,從棚屋轉進Ka Be或相反,以便順勢錯過委員會;此類可以試試運氣躲開淘汰的小伎倆早已被他們一手掌控。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集中營和工地裡都充斥著Selekcja的氣氛:沒有人知道明確的事實,但人人都在談論,甚至連我們工作時,暗地裡去見的波蘭、義大利、法國民工也在談論。不能說這帶來了一股灰心喪志的浪潮。我們集體的精神狀態太過於混濁而淡定,而無從顯得不穩定。與飢餓、寒冷和勞動之間的抗爭讓人沒什麼思考的餘地。每個人各有自己的反應方式,但幾乎沒有人採取那些較為合理而因此較為實際——即認命與絕望——的態度。

有資源的人就動用資源;不過這麼做的人很少,因為避開淘汰非常困難,德國人分外認真而勤奮地進行這些事。

沒有物質資源的,就尋求其他方法保衛自己。在廁所中,在浴室裡,我們相互露出胸膛、臀部、大腿,伙伴們安慰我們說:你可以放心,這次一定不會輪到你……淪為Muselmann……我倒是很有可能……這時換他們脫下長褲,掀起襯衣。

沒有人拒絕給別人這種施捨:沒有人對自己的命運胸有成竹到有勇氣判決他人。我也厚顏無恥地向老韋特海默撒了謊,我告訴他,如果他們盤問他,他必須回答自己四十五歲,而且就算得賠上四分之一個麵包也別忘了要在前一天晚上讓人幫他把鬍子刮乾淨;我還告訴他除此之外他沒什麼好害怕的,況且,根本沒法確定被選中的人會被送去毒氣室:難道您沒有從Blockältester那兒聽說到被選中的人是要送去亞沃日諾療養營嗎?

韋特海默還抱持著希望,這是荒謬的。他看上去六十歲,有糾結顯眼的靜脈曲張,幾乎感覺不到飢餓了。然而,他仍然平靜祥和地走去臥舖,對於那些向他提問的人,他就用我的話來回應;這是這幾天營裡流行的口號:除去某些細節不說,我自己也重覆著這些我從沙吉姆那兒聽來的話。沙吉姆來到集中營已經三年,而他因為身強體壯,對自己出奇地自信滿滿,我就採信了他的話了。

在這個微乎其微的基礎之上,我自己也帶著一份不可思議的平靜通過了一九四四年十月的大淘汰。我之所以能淡然處之,是因為我成功地做到了一定程度的自欺。我沒有被篩選淘汰一事純屬偶然,並不代表證明我的信心有任何依據。


猜你喜歡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飛宏科技新推出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飛宏科技在2021年底推出全新280W GaN(氮化鎵)高功率電競筆電電源,超緊湊尺寸160*69*25mm(276cc)與700g輕量化設計,使其功率密度突破業界多年來設計極限,達到眾所期盼的16W/in3(1W/CC),因而相較一般市面販售相同輸出功率產品,體積縮小約50%,重量減輕約30%,大小重量相當於一般180W電源。

飛宏科技這款電競電源的設計研發–電路上結合了高效率拓樸結構、零電壓零電流軟切換技術、新型GaN半導體元件、與自主開發數位控制機制等技術;工藝上則採用了3D零件配置與佈線技巧、功率模組設計、及獨特GaN生產製程管控,最終成就了品牌客戶與終端使用者所冀求真正輕、薄、窄、小的高功率充電器,為電源業界與電競市場帶來突破性的研發創新亮點。

電競電源渲染圖1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安全可靠280W GaN頂級規格充電器

飛宏科技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謂的GaN電源都著重強調在所謂的小型化,但往往都忽略電源設計更應重視安全性、可靠度、及滿足終端使用者真實的使用情境。飛宏科技此款新小型化電源已取得各項國際安規認證包括IEC/EN/UL 60950-1 & 62368-1、CCC(5000m)及電磁相容(EMC)認證包括EN55032 Class B EMI & EN55024 EMS等規範。

此款電源更是針對高階電競筆電應用需求如:支援高階處理器及顯示器的瞬間峰值功率拉載、玩家日以繼夜的重度使用、酷炫輕薄的外型、與輕巧好收納及攜帶方便等,同步提供以下的頂級規格及功能:

  • > 95%滿載轉換效率與< 0.2W空載待機損耗
  • 560W(200%額定功率)瞬間峰值功率輸出
  • 3年/26,280小時,滿載高溫下長壽命保證
  • 五種數位化安全保護機制
  • 2公尺輸出線上不需加任何EMI磁芯輔助即能通過EMI認證
  • < 150uA低漏電電流

電競筆電首選 極緻設計之展現

近年來電競筆電產業蓬勃發展,品牌廠商無不卯足全力導入最新軟硬體技術與材料來提升性能,使產品設計上能不斷推陳出新,以滿足電競玩家挑剔與追求極緻體驗的渴望,唯在配角「電源充電器」上無太多創新,而導致玩家也只能默默接受彩盒中所附帶大而笨重的電源。

飛宏科技新推出這款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突破過往的設計瓶頸與極限,可充分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本文章內容由「飛宏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