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是一個人》:要在集中營待到下一個冬天,我們寧願去摸通電的鐵絲網

《如果這是一個人》:要在集中營待到下一個冬天,我們寧願去摸通電的鐵絲網
Photo Credit:  German Federal Archives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有人都擠在最年長、最孱弱、最像「穆斯林」的人的周圍;如果他們的卡片被交到了左邊,那麼左邊必定是被判處死刑的一邊。

按理說,潘克先生也是必然要被淘汰的:只要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了。他向我點頭示意把我喚了過去,並以一種吐露心事的口吻,將他從不可告人的消息來源那兒所得知的秘密告訴我,他說事實上這次的淘汰跟過往的有所不同:因為教廷透過國際紅十字會……最後,他親自保證,無論是他自己還是我,是絕對會被排除在危險之外的:眾所皆知,他還是平民時在華沙的比利時大使館擔任雇員。

因此,即使是在淘汰前夕的幾天裡,這些敘述起來似乎應該顯得煎熬不堪、超越任何人類極限的日子,從多種角度看來最後顯得也跟平常的日子沒什麼太大的不同。

集中營和布納工廠的紀律絲毫沒有鬆懈,光是勞動、寒冷和飢餓就佔據了我們所有的注意,沒有空間想別的。


今天是Arbeitssonntag,要工作的星期天:人們一直工作到下午一點,然後回到營地淋浴、刮鬍子、全體接受疥瘡和蝨子的檢查,而在工地裡的時,以神秘的方式,所有人都得知了淘汰將在今天進行。

消息傳來時,一如既往地被壟罩在一些疑點和矛盾的細節裡。今天早上在Ka-Be裡就進行了一次淘汰;淘汰的比例是總人數的百分之七,病患中的百分之三十至五十。在比克瑙,火葬場的煙囪已經連續十天在冒煙了。那應該是為了從波茲南猶太人隔離區運送來的大量猶太人所安排的。年輕人之間謠傳著,所有的老年人都會被淘汰。健康的人之間謠傳著,只有病人才會被淘汰。專業人士將被排除在外。猶太裔德國人將被排除在外。號碼小的將被排除在外。你將會被淘汰。我將被排除在外。

一如平常,從下午一點整開始,工地裡空無一人,長長的灰色人流花兩小時通過兩個檢查站,我們每天都在那兒被清點,在樂隊的前面,點了一次又點一次,兩小時不間斷的演奏,而我們必須配合進行曲的節奏踏步行進。

一切似乎就好像每天那樣,廚房的煙囪照常冒著煙,已經開始發湯。但之後我們聽見鐘聲響起,於是我們明白時候到了。

因為這種鐘聲一般而言是在黎明時響起的,那是起床鐘,但如果它在正午響起,那就是Blocksperre,意味著大家得關在棚屋裡,而這往往發生在進行篩選時,以防止任何人逃脫,並讓被選中的人啟程前往毒氣室時不被任何人看見。


我們的Blockältester知道自己的職責。一旦確定所有人都進了棚屋,他就叫人把門鎖上,把上面寫有編號、姓名、職業、年齡和國籍的卡片發給大家,並命令所有人脫光衣服,只穿鞋子。就這樣,我們手裡拿著卡片,赤裸裸地等著委員會來到我們的棚屋。我們是四十八號棚屋,但無法預料他們會從一號或六十號棚屋開始篩選。無論如何,我們至少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安心地待著,而且沒有理由不趁機鑽進被窩裡取暖。


有很多人已經開始打瞌睡了,突然間傳來一陣指令、咒罵和敲打聲,這代表委員會已經來到。Blockältester拳打腳踢、大吼大叫地將一大群光著身子、驚恐不已的囚犯從宿舍的一頭驅趕到前面,讓他們擠進Tagesräume,即行政管理部門。那是一間長七公尺寬四公尺的小房間:當所有人都被趕進去以後,一大群人在Tagesräume裡被壓縮成溫暖而密實的一團東西,侵入並完完全全地填滿了所有的角落,將木質的牆壁擠得嘎吱作響。

現在我們所有人都擠在Tagesräume裡,既沒有時間也沒有空間可以感到恐懼。四周都被溫暖的肉體所擠壓,這種感覺非常獨特,而且不令人討厭。必須將鼻子往上抬高,才吸得到空氣,還得小心不要弄皺或弄丟手裡的卡片。

Blockältester關上了Tagesräume和宿舍之間的門,接著將Tagesräume和宿舍向外的另外兩個門打開。裁決我們的命運的人就在這兩扇門的前面,他是SS的一名士官。Blockältester在他的右手邊,棚屋的軍需官則在他的左手邊。我們所有人都光著身子從Tagesräume走到十月冰冷的空氣中,必須快步通過兩門之間,去到這三個人的跟前,將卡片交給親衛隊官員,再從宿舍的門進去裡面。親衛隊官員就在兩個接連通過的人所間隔的一秒鐘之內,朝每個人的臉和背影瞄個一眼,就此判決了每個人的命運,接著他將卡片遞給右手邊的寢室長或左邊的軍需官,這便是我們每個人的生與死。在三到四分鐘內,整個棚屋的兩百人就這樣「搞定」了,下午的時候,整個營地的一萬兩千人也全數處理完畢。

在Tagesräume的人肉堆裡動彈不得的我,感覺自己四周的壓力漸漸減緩,很快就輪到我了。就像所有人一樣,我以強勁有力的步伐通過,盡可能地抬頭挺胸,展現結實的肌肉。我試著用眼角餘光向後掃視,似乎看見我的卡片被遞向了右邊。

我們陸續回到宿舍,可以重新穿上衣服了。還沒有人確切地知道自己的命運,得先弄清楚被判處死刑的是交往左邊或右邊的卡片。如今已不是互相取暖,或抱持任何迷信忌諱的時候了。所有人都擠在最年長、最孱弱、最像「穆斯林」的人的周圍;如果他們的卡片被交到了左邊,那麼左邊必定是被判處死刑的一邊。

在篩選完畢之前,大家都已經知道左邊就是schlechte Seite,不祥的一邊。當然也有例外,比如說惹內,他這麼年輕力壯,卻被分到了左邊,或許是因為他戴眼鏡,也許是因為他像近視的人那樣走路的樣子有點歪,但更有可能只是因為一個簡單的差錯:惹內是早我一個通過委員會面前的,也許發生了遞錯卡片的狀況。我想了又想,還跟阿爾貝托討論了此事,我們一致認為這個推測很可能符合事實——我不知道自己明天或來日會對此作何感想;今天這並沒在我內心激起任何確切的情感。


猜你喜歡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糖尿病人口超過250萬人,每年健保支出近310億元,衍生的慢性腎臟病、心臟病等共病,每年健保負擔費用也名列前茅。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呼籲,若能早期介入使用適當藥物控制血糖並保護器官,不但可降低糖友發生心腎病變的風險,長期還可大幅減輕健保負擔。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統計,2000至2014年全台第2型糖尿病人口由84萬人逐步上升至220萬人,且以每年約15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若以此成長趨勢來看,保守估計台灣目前糖尿病人口約有250-300萬人左右,數量相當驚人。

而台灣糖尿病人口逐年攀升的結果,也反映於國內健保給付支出上。根據健保署統計,2019年用於糖尿病的醫療費用,包括藥物、總診療費、住院費、其他醫材等治療費用,總支出近310億元,名列健保十大支出第二名。

【糖尿病關懷基金會】腸泌素_一分鐘講堂_3

血糖失控影響全身器官!糖尿病心腎共病增健保財務負擔

除了糖尿病本身健保支出醫療費用極高外,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執行長,台大醫院內科部臨床教授李弘元醫師表示,「糖尿病同時也是很多疾病的根源,若血糖控制不佳,將進一步影響全身血管與器官。」

尤其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變,可謂造成國人洗腎最大元兇之一,而腎臟病更是健保「最燒錢」的疾病,根據健保署2019的統計,慢性腎病治療費用高居「10大燒錢國病」之冠,全年度支出高達533億元。

根據統計,台灣有超過三成的糖尿病患者同時併有心血管疾病,健保署同年統計也發現,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治療費用全年度達122.66億元。綜合上述可知,光是將糖尿病與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慢性腎病的健保支出加總,費用就相當可觀,足見糖尿病防治刻不容緩!

想減少健保負擔?糖友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預防共病

有鑑於此,想要減少健保負擔,及早介入糖尿病患用藥與治療,避免血糖失控引起後續共病的發生非常重要。李弘元醫師指出,「近年來國際上對於糖尿病治療觀念有大幅度的轉變,不再是單純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

美國糖尿病學會(ADA)最新公布的治療指引,便建議醫師應從糖尿病患者治療初期就評估心血管疾病與腎臟病等共病風險,而腸泌素(GLP-1 RA)與排糖藥(SGLT2抑制劑)即為指引建議優先考慮使用的藥物。

腸泌素不只穩定血糖、體重,研究:更能減少心腎共病風險

其中,腸泌素在穩定血糖、減重、減緩共病上都有優異表現。但到底什麼是腸泌素呢?李弘元醫師解釋,腸泌素是人體腸道原本就會分泌的一種蛋白質激素,能促進胰島細胞分泌胰島素,並抑制升糖素分泌,達到調控血糖的作用。

腸泌素同時還能進一步作用在人體胃部,抑制胃的排空(胃的排空速度變快便容易產生飢餓感);並促進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對於體型較胖(糖胖症)的糖友也有輔助控制體重的益處。

且國外大型研究數據顯示,在血糖控制相同的狀況下,相較其他控糖藥物者,選用腸泌素治療可減少14%的心血管疾病風險、21%的腎病變發生及12%死亡率。因此,腸泌素自然也成為近年來全世界的各大糖尿病學會指引建議的優先治療選擇。

台灣腸泌素藥物健保給付有多嚴格?為何糖友看得到用不到?

雖然腸泌素在臨床益處顯而易見,可受到健保財務吃緊,2019年起健保給付限縮影響,目前國內腸泌素健保給付僅限於糖化血色素達到8.5%,且時間持續長達6個月;或已發生如心肌梗塞、缺血性腦中風等重大心血管疾病者。

但因為多數醫師不會眼睜睜看著病人血糖持續居高不下,大部分在糖化血色素超標但未達8.5%之前就會調整藥物,導致健保給付門檻和臨床狀況有極大落差,使糖友們看得到卻用不到。

糖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 正常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130 mg/dL、餐後血糖160-180 mg/dL、糖化血色素7%以下(根據不同年紀與臨床狀況,控制目標會有些微差異)。
  • 糖化血色素8.5%時:平均血糖在200 mg/dL以上,相當於空腹血糖接近200 mg/dL、餐後血糖250-260mg/dL,而這樣的數值離建議目標有一段距離。

李弘元醫師指出,如不符合上述健保給付標準者須自費使用腸泌素,每個月平均要花上3000至4000元的藥物支出,還不含門診掛號、診療、照護等相關費用,長期累積下來金額相當可觀。

因此在現行健保給付條件下,造成很多糖友即使血糖控制不佳,卻因經濟不允許,無法及早使用腸泌素治療,進一步增加衍生心腎共病的風險。此一結果不僅對糖友病情控制是一大打擊,長期也反而更無助於降低整體健保財務支出。

3年就回本!糖尿病關懷基金會:盼下修腸泌素健保給付條件打造雙贏局面

而對於此一現況,李弘元醫師強調,雖然他認同為維持台灣醫療體系長久運作,健保財務考量有其必要性。但就長遠目標來看,腸泌素現有的健保給付標準不僅在臨床實務上有違常理,更不符合國際現況。

李弘元醫師進一步分享,綜觀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藥物給付標準,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沒有針對腸泌素訂定類似的使用限制;全世界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必須糖化血色素超過8.5%以上,且持續長達半年才能開立。

同時,李弘元醫師表示,根據糖尿病學會與醫療經濟學專家的計算數據顯示,若能將腸泌素給付標準從糖化血色素8.5%下修到7.5%,雖然短期內藥費支出會增加,但在第三年起即可因減少重大心腎併發症支出,減輕約2300萬點健保支出,相當於前兩年增加藥費支出的總和;且於第四年與第五年分別可節省約6800萬與1億2400萬點,長期下來,有望減少的健保支出花費將相當可觀。

總結來說,如未來相關單位有機會放寬給付標準,幫助糖友盡早使用腸泌素介入治療,不僅有助節省健保開銷,對糖友來說也有器官保護、降低死亡率的益處,是患者與社會皆能受惠的雙贏局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