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越南單親媽媽的故事:疼我的先生過世後,我發誓讓孩子過得比其他小孩開心

來自越南單親媽媽的故事:疼我的先生過世後,我發誓讓孩子過得比其他小孩開心
Photo Credit:互鄉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和丈夫結婚第十年,我終於懷了我們的孩子,但隨著好消息到來,不知是否上天嫉妒我如此美好的生活,給了我們致命的一擊,那年我先生也患上了絕症。不久之後,孩子未來得及與他見上一面,他就這樣被神明帶走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口述:蔡定蓉女士
訪談:蔡桂恬、鄭至涵
執筆:鄭至涵

一晃就到台灣接近了21年了。在還沒來台灣前,我是一名中輟生,家裡的因素使父母的薪資無法完全公平支付到我們這20幾個兄弟姐妹身上,所以我在17歲時自願輟學到當地台商縫紉工廠當女工工作,幫忙家人減輕負擔。而當時因為忙著工作,下班回到家也累了,沒辦法向媽媽學習怎麼烹飪,所以沒遺傳到我媽媽與姐姐的廚藝。

當時在工廠工作的薪水多少能補貼家裡開銷,但無法完全解決問題。在我23歲時,我得知家鄉的許多少女都選擇遠嫁到台灣。他們都透過台灣越南兩地的媒人介紹後嫁到台灣,雖然我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在我24歲時,我終於明白了,許多越南少女遠嫁台灣,是為了到當地能合法工作,協助家裡減輕家裡的經濟開銷與負擔。

24歲那年,媒人找上了我,那年我認識了那大我10歲的丈夫。一開始看到他時,我非常害羞,因為第一次看到那麼清秀的男生,對他的第一印象就是斯文、文靜、紳士,讓我不自覺對他心動起來。還沒結婚前,我丈夫常到越南只為了來見我一面,讓我非常感動,而且對我父母也很孝敬,讓我越發越對他有感覺。

25歲那年我與他結婚,遠嫁到台灣,也順利在台灣找到工作,並在婚後第三年拿取台灣的身份證,當個實實在在的台灣越南媳婦了。丈夫非常疼愛我,我很慶幸能遇到好丈夫、好夫家。

我在台灣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涵碧樓當廚房助手,在那邊我遇到好上司、好同事,他們知道我是越南人,會慢慢教我,讓我感到自在,並不會因為我是外籍新娘而對我不好。我都會把每月薪資妥當地分配,並不會因為夫家與我沒有血緣關係而不把薪資留給他們。我都公平分配,在我嫁來台灣後的幾個月,我娘家開始能與我通話。而家境隨著我嫁來台灣後也慢慢改善經濟狀況,聽到如此消息,我也感覺欣慰了。

和丈夫結婚第十年,我終於懷了我們的孩子,但隨著好消息到來,不知是否上天嫉妒我如此美好的生活,給了我們致命的一擊,那年我先生也患上了絕症。不久之後,孩子未來得及與他見上一面,他就這樣被神明帶走了。

那年讓我非常痛苦,有想要與他一起走,我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雖然很想他,但為了孩子我得忍耐,畢竟這是他留給我的最後禮物,我那時對自己發誓,得讓這孩子過得比其他小孩開心。

生完小孩後,為讓小孩能過上更好的日子,我選擇辭職涵碧樓的工作,選擇到玫瑰園上班,因在涵碧樓的薪資都是固定,而玫瑰園則能賺得更多。到玫瑰園工作時,夫家的人幫我帶小孩,讓我有更多的時間加班賺取更多生活費,那段時間做到沒天沒夜,一方面家裡少了老公的那份支柱,一方面小孩出生需要買許多小孩的用品,不想讓自己的孩子用到劣質品,所以我得努力工作,盡量把最好的都給孩子。

但想著隨著孩子越長越大,也代表著開銷越來越大,而玫瑰園的工作卻需看天氣吃飯,無法負荷經濟開銷,所以我考慮自己開店做生意。這想法也得到夫家與娘家支持,讓我在小孩一歲那年開了越南料理店。雖然我在越南沒為家人煮過飯,但因自己曾在涵碧樓廚房工作的經驗,和靠著自己對越南料理的味道印象,成功煮出與我家鄉味十足相似的越南料理。

一開始生意並沒有很好,但隨著越來越多大學生到埔里唸書,及許多新移民的到來,生意也越來越好。他們說我的越南料理很道地,而我自己用的材料,都是在太陽還沒升起前就往菜市場,親自選擇新鮮的材料,只為了讓客人能吃得開心與安心。

開店以來也已10年了,如今小孩已10歲,現在念國小四年級,在我店對面的大成國小求學。

在他開始會講話的時期,由於婆婆身體出狀況,我便把他送給保姆照顧。保姆講的是中文和台語,現在他長大,知道我白天需要顧店,為不讓我操心,問我能不能送他到安親班。他說這樣一方面我能在白天專心顧店做生意,二來他也能把英語學好,當下我聽了覺得他很貼心,便隨了他的意願。

和他交談過程,我都以國語和台語交談,所以我的孩子完全不懂越南文,但如果他以後想學越南文,我還是會教他。我的孩子跟我說他暑假想去越南,但我覺得他還太小,我還要顧店沒辦法陪他在越南太久,就算在越南有我姐姐和其他親戚可照顧,我還是放不下心,要是他感冒我也不知道,升國中後就會考慮讓他去。

南洋暖流5
Photo Credit:互鄉誌

若孩子想到國外,尤其是越南讀書的話我會很高興。我並沒有特別希望他成為什麼樣的人,也認為小孩有自己的想法,如果想讀就給他繼續讀,無論如何我都尊重,如果孩子沒有興趣,逼他也是沒用的,只希望他能過得開心,我便心安。

雖然這十年來我過得很辛苦,得顧店、得養家,但我卻過得很開心,因為先生留了一個很棒的禮物留在我身邊,遇到困境只要看到他,一切負能量都會消失。未來我還是會留在這裡繼續我的生活,但只要有空,我也會帶我的孩子回娘家度假,讓他知道自己是個幸福的孩子。

編按:本文為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搖滾畢拉密」計畫課程成果(教育部HFCC計劃課程),關鍵評論網基於編輯獨立原則挑選刊出該篇文章。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