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訪萬華在地店家,看見「土會黏的艋舺」如何社區共好

走訪萬華在地店家,看見「土會黏的艋舺」如何社區共好
人稱涼粉伯的辜明雄與女兒辜凱鈴,小小的攤子乘載著一位父親一生唯一的工作與對家人的愛,以及萬華人的記憶,還有即將失傳的傳統產業精神。|Photo Credit: 辜凱鈴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篇文章訪談了三個萬華在地店家,聆聽他們在本業之餘,如何為地方貢獻心力,透過他們的故事,帶你看見人們口中「土會黏的艋舺」,如何由地方生活為根基,堆疊成深厚的人文與歷史場域。

文:劉乃華|編輯:葉碧玲

「一府二鹿三艋舺」是台灣人熟悉的諺語,描述了從清朝開埠以來,台灣由南至北三大港市的盛況。其中艋舺,是台北的起源,即今日的台北市萬華區。一座曾有過繁華光景的兩、三百年老城,在都市變遷的過程逐漸轉變成邊陲地帶。

如今,有不少社福團體進駐此地,他們集結各自的力量,運用不同的方式、活動,長期關注地方的弱勢族群,讓外界更能了解萬華的另一種面貌。此外,也有越來越多在地居民為家鄉挺身而出,這些努力,無不讓萬華在冰冷的都市中顯得溫暖而獨特。

本篇文章訪談了三個萬華在地店家,聆聽他們在本業之餘,如何為地方貢獻心力,透過他們的故事,帶你看見人們口中「土會黏的艋舺」,如何由地方生活為根基,堆疊成深厚的人文與歷史場域。

艋舺古早味涼粉——辜凱鈴:「如果每個人都願意拿出自己的資源為地方做一點事情,還需要有人去做社造嗎?」

位在萬華貴陽街口的涼粉伯「艋舺古早味涼粉」,是萬華老一輩人的記憶,現在已交給女兒辜凱鈴繼承,原是上班族的她,因為不希望這個傳統手藝失傳,也心疼爸爸,於是決定辭掉穩定的工作,回家繼承這個攤子。

不同的面孔,不變的是對傳統手工的堅持

說到涼粉,其實要從日治時期開始說起,當時台灣人生活貧窮,吃不起葛切(註:日本的和菓子),因此一位台灣師傅發揮創意,改用地瓜粉製作,在沾粉的部分,則以麵茶粉取代日本用的黃豆粉,遂成了台灣人特有的吃法。

看似簡單的工法背後,卻由於澱粉類製品,在沒有添加東西的狀態下很容易老化,因此辜凱鈴堅持「當天製作、當天賣完。」遵循古法製作其實需要耗費不少體力與時間,每天凌晨必須早起準備,堅持手工製法讓她和父親都曾做到手嚴重受傷。

她無奈表示,接手之後才發現這個傳統產業為什麼會凋零,除了手工製作無法大量生產外,加上多是賣給左右鄰居,物美價廉到都賺不到什麼錢,仔細思考後決定漲價,「我希望手工小吃有它存在的價值,也希望讓下一代比較願意去承接,因為做傳統小吃,身體其實相當疲累,如果收入又不好,我想應該沒有幾個人想做。」漲價後,初期雖然有很多長輩都在罵她,生意也非常慘淡,但辜凱鈴心裡還是覺得既然已經做了,就要堅持下去,自2010年接手家業至今,已累積不少忠實顧客。

參與社區營造,從自身開始

經營父親的涼粉攤之外,辜凱鈴也非常熱衷參與社區活動與地方公共事務。問她對於社區營造有何看法時,她舉直興市場販售魚漿製品的攤商林致銘為例,當她聽到「人生百味」的夥伴跟她提議,希望收集直興市場要丟掉的醜食給街友,她便找林致銘一起討論。「那時我倆都覺得很困難,因為大家只要聽到街友,都會很排斥,所以也就不了了之。後來人生百味又跟我提起,我便再回去提了一次,結果沒多久,他就真的開始做這件事。」透過這個方式,他們在萬華創造了一個良善互動,目前這個活動已執行一年多,如今也有越來越多的攤販陸續加入。

辜凱鈴激昂表示:

很多人都說什麼社造菁英,好像做社造的都是菁英在做,可是我就不這麼認為,我覺得致銘的故事就是一個很好的典範,當每一個人都願意拿出自己的資源為地方做一點事情,不覺得萬華都變得很好了嗎?

協興蛋業——張智豪:「蛋業不只是傳統產業,對我而言,它更是一種社會責任」

位於萬華傳統市場街邊,一間已有六十八年歷史的「協興蛋業」,有著絡繹不絕的客人,仔細一看,與一般傳統蛋業相當不同,當你經過這裡,很難不被這間「文青」風格的蛋鋪所吸引。

蛋業
Photo Credit: 劉乃華攝影
協興蛋業的店內環境相較於一般傳統蛋業更加光鮮明亮,張智豪希望透過這樣的裝修設計能讓更多年輕人願意接觸傳統市場。

食安問題環環相扣,傳統產業責無旁貸

「協興蛋業」第三代老闆——張智豪,本身是萬華人,大學唸的是化工科系,畢業後,同儕大多進入高科技公司,他卻選擇回來承接家裡的傳統產業。雖然張智豪的爺爺奶奶十分高興有接班人,但父執輩當初並不支持,認為一個大學畢業,受過專業化工領域訓練的他,應該朝向專業領域發展,不是回過頭來投身外界眼中相較更為基層、低門檻的傳統產業。

「我當初想法比較天真啦!想說回來接觸協興蛋業,可以知道長輩經營這間店鋪五、六十年到底想要跟大家表達什麼樣的概念。」

接手協興蛋業後,張智豪發現近年來台灣食安意識逐漸抬頭,但是一般大眾對於雞蛋了解甚少。事實上,牠的飼料、環境、飲水,甚至動物用藥,都是環環相扣。他提及,有一天跟爺爺在家裡看到油品問題的新聞事件,那時爺爺氣憤地說:「如果我都不敢吃的東西,我要怎麼去賣給別人?」他當下就意識到台灣的傳統精神其實是很簡單的,「我們今天可能是回來繼承一個傳統產業,可是它帶來更深層的意義是一個責任,是給全民帶來安心的一個東西。如果這個社會每個人都把基礎的東西做好,往後發展會是更好的。」

張智豪提到曾經有一位媽媽,她的小孩有異位性皮膚炎的煩惱,後來發現小孩吃一些雞蛋會過敏,於是建議她挑選店裡有檢驗認證的雞蛋回去吃,結果沒幾個禮拜,那位媽媽回來說小孩吃了不會再過敏。他當時查了很多資訊,最後發現有些小朋友會對麩質、穀類過敏,所以養雞的飼料或是動物用藥,都會有一個正相關的部分。「其實以前沒有遇過我也不懂,很多客人來這邊會跟我回饋,漸漸地他們也覺得你的蛋很新鮮,會再回頭購買,對我來說這是一種肯定。」

與在地組織合作,弘揚傳統的價值與精神

回到社區,在與烘焙業者合作過程中,他發現許多沒賣完的麵包會被丟棄,和員工討論過後,決定將它作成食物銀行,把多餘的麵包分享給有需要的人。因為開始做這些社區服務,也認識了不同的在地組織,如「台灣夢想城鄉營造協會」,當時協會想在萬華合作導覽,起初抱持著較為保守的態度,經過多次的接觸與討論後發現「傳統的精神你不講,沒有人知道你堅持的價值是什麼。」也因此慢慢認同這些在地組織的導覽及介紹,確實能讓外地人有機會認識不一樣的萬華,同時也為社區帶來新的活力。

22007960_1427294550717000_28041269778675
Photo Credit: 台灣夢想城鄉營造協會提供
協興蛋業的智豪老闆與在地組織分享他對社區導覽活動設計的建議,他希望自己不只是一個被導覽的店家,而是這個社區博物館的一個夥伴。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