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務卿訪東南亞意涵:「印太倡議」和「一帶一路」的互別苗頭之意

美國務卿訪東南亞意涵:「印太倡議」和「一帶一路」的互別苗頭之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蓬佩奧訪問馬國、新加坡與印尼等東南亞國家,或許表面上是與同時間在東南亞訪問的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較勁」,但實則上是「鞏固」向來在大國政治間採取平衡戰略的東南亞國家,避免他們進一步往中國靠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杜晉軒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7月30日在印太商業論壇上提出「印太倡議」,稱未來會投入1億1300萬美元在印太地區,聚焦數位經濟、能源及基礎設施的發展,這與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有互別苗頭之意。

在蓬佩奧的談話中,還值得引人關注的是,他宣布在8月1日至5日訪問馬來西亞、新加坡與印尼等東南亞國家。或許表面上是與同時間在東南亞訪問的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較勁」,但實則上是「鞏固」向來在大國政治間採取平衡戰略的東南亞國家,避免他們進一步往中國靠攏。

東南亞又成强權博弈之地

儘管蓬佩奧在印太商業論壇表示,美國尋求的是夥伴關係、而不是宰製印太區域;以及「美國認同戰略夥伴關係,而不是戰略依賴」。不過針對中國「一帶一路」的意圖仍顯當明顯,當時出席論壇的人士還包括印度駐美大使薩納(Navtej Sarna)、新加坡駐美大使米埔裏(Ashok Kumar Mirpuri)及印尼海事事務協調部主管海上主權的副部長薩德偉(Purbaya Yuchi Sadewa),都是「一帶一路」目標國的代表。

當川普任美國總統後,前朝歐巴馬政府所推行的「亞太再平衡」戰略一度胎死腹中,然而隨著南海主權爭議升高、中美貿易戰開打,涵括在印太地區的東南亞又成了强權博弈之地。其中位於「海洋東南亞」、掌控馬六甲海峽的馬來西亞、新加坡與印尼所處的戰略位置,必然在「印太戰略」具有一定地位。

不過,馬、新、印(尼)三國除了有地緣政治的優勢外,更重要的是它們仍是實行選舉制度的國家,朝野政黨必須通過周期性的民意考驗,方能組成政府。

其它東南亞國家方面,除影響力不大的汶萊,以及和中國有明確主權衝突而靠攏美國的越南外,至於擁有多年選舉經驗的泰國和菲律賓,前者仍由軍政府控制,而後者由於現任總統杜特蒂(Rodrigo Roa Duterte)上臺後已大幅轉向中國,美國已失去了一「盟友」;至於其它的北東盟國家(緬甸、寮國、柬埔寨),由於地緣政治及經濟弱勢的情况下,中國對他們有更深入的影響力,西方國家難以著手,因此就剩南東盟的馬國、新加坡與印尼仍有强權可競爭合作的空間。

簡而言之,由於中國的崛起,一些國家對所謂的中國「銳實力」有憂慮,擔心國家主權會因中國因素而受損。因此近年在部分民主國家與媒體的「倡議」下,遂形成了防堵中國影響力的「盟友」,如日本安倍政府在2013年1月發表《亞洲民主安全鑽石》,呼籲美日澳印(度)等民主國家建立安全機制。

而即使在發展中國家、威權國家,只要有實行民選,當進入到周期性選舉時,雖然多少會受到西方媒體的影響,但由於「一帶一路」帶來的影響力不小,「中國因素」亦無可避免地成了政黨政治的鬥爭品,以及被民意檢視的標的物。

無可否認,確實「一帶一路」在沿線國家推進的過程中,確有發生爭議與弊端,必然得受當地民意的檢視。如同馬國政府在政權輪替後,以民主、反貪、透明化之名(並不直接挑戰中共與中國核心利益),接連揭露中資的弊端,已對「一帶一路」形成了考驗。

因此對美方而言,剛結束選舉的馬國對中資仍有疑慮,必然優先爭取多一位「印太夥伴」,而新加坡和印尼都會在接下來兩年內舉行全國大選,尤其印尼社會近年來也同樣面對中資進入的疑慮,「中國因素」在印尼政治中早已成了容易被煽風點火的課題。

馬、新、印三國的平衡策略

不曉得是否爲馬國政府的刻意安排,或是「巧合」,就在王毅8月1日拜會馬哈迪之際,同日也是蓬佩奧以馬國作爲東南亞之行的首站。如果不是巧合的話,我們可見識到曾任馬國首相22年的馬哈迪「老練」的外交手腕。

雖然馬哈迪曾發表反美言論,以第三世界代言人自居,馬美的政治關係也曾因他和前首相安華的鬥爭而陷入低潮,但實際上兩國的經貿關係仍相當密切。不過,馬國對美國始終有不小的貿易順差,馬國在2016對美國的貿易順差爲248億美元,馬國也有擔心被美國制裁的疑慮,因此馬哈迪二度拜相後也與中方一樣站在捍衛自由貿易的立場。

在大國政治上,即使剛下臺的納吉政府被視爲「親中」,但近日馬國政局的發展可讓外界見到,實則上馬國政府多年來仍舊採取經濟靠攏中國,政治、軍事安全不放棄美國的「平衡」戰略。

AP_1821511596780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近日馬國政府聲稱取得前朝納吉政府的情報部門,在今年5月9日投票日的前五天發給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信函,信中揭露要求美國政府繼續支持納吉政權,如果納吉領導的國陣發生僅贏得簡單多數議席的情形的話,同時該信函還稱馬國是美國在東南亞的可靠合作夥伴,並批評其它東南亞國家不是靠攏中國(菲律賓),就是無法發揮影響力。

儘管納吉否認曾指示發出此信函,但馬國政府稱會就此事作出調查。雖然仍無法得知這信函的真僞,也未能清楚這事件未來對馬美關係之間的影響,但馬國未來的外交政策,會重返「馬哈迪1.0」時期的不結盟路線,意即馬哈迪未必會高調支持美國的印太戰略。

相信美方也清楚,除了原本就在政治、安全上就靠攏美國的新加坡外,馬國和印尼無論是親中或親美,都會碰觸到國內敏感的族群(華人)與宗教(伊斯蘭教)神經。

因此馬國、新加坡與印尼未來仍會持續在强權間採取平衡、避險的政策;而蓬佩奧的到訪意義在於,告訴東南亞國家其仍是美國的關鍵利益所在,减輕東南亞國家對充滿不確定性的川普政府之疑慮,以達致「鞏固」東南亞國家在强權政治間持續進行平衡戰略,避免採取進一步往中國靠攏的扈從戰略(如柬埔寨)。

最後,從蓬佩奧出訪實行選舉制度的馬、新、印東南亞三國(或許已放棄靠攏中國的菲律賓杜特蒂政府),可見美方已悄然察覺「一帶一路」倡議已在實行選舉制度的國家面臨當地民意考驗,以民主大國自居的美國必然在印太戰略上加强與這些國家的關係。

本文獲得多維新聞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多維TW』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