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同行:最終審判》演員訪談錄:世間沒有壞人,只有壞的狀況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演員訪談錄:世間沒有壞人,只有壞的狀況
Photo Credit:采昌國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傳達出「世上並沒有壞人,只有很壞的情況」這樣佛教色彩濃厚的善惡價值觀,對劇中人物而言,活在怨恨與後悔不像在地獄,只有無法向虧欠的人請求原諒才像活在地獄。

耗資將近10億台幣拍攝的《與神同行》與《與神同行:最終審判》,是一部充滿濃厚佛教色彩的電影,但是許多基督教、天主教會也鼓勵教友觀賞,證明《與神同行》不止是部娛樂商業爽片,電影中表達出的「生死輪迴」、「善惡有報」、「生老病死」等宗教與道德觀念,更是韓國人值得反思與不斷回味的情節。

從一二集整體看來,難免有些重特效娛樂及商業,而降低了劇情刻畫與角色塑造之感,徒讓擁有神一般演技的河正宇有些綁手綁腳。當然演員參與商業片有其必要性,但白白浪費了優秀演員的精彩絕倫的演技,仍不免讓人有些感歎。

39087659_10212901182386736_8486122715604
Photo Credit:采昌國際
江林使者(河正宇飾)藉由自己有罪的過去與閻羅陳述事實間接進行審判

飾演首陰間使者隊長江林公子的河正宇,在韓國「忠武路」電影界早已具備大腕級的一線地位,外形冷酷沉默、內心柔軟善良的反差萌,與冷面笑匠的幽默個性,從影十多年從不限定選片類型,也不在意導演名聲或計較成本大小,憑藉精湛自然的演技、自信的風采,無論正派、反派的角色他都詮釋得游刃有餘,彷彿變色龍一般沒有違和感,被譽為「什麼角色都能駕馭的男人」,也讓他的作品幾乎都成為影壇經典。

河正宇不止是獲獎的常勝軍,更當起電影導演,並多次舉辦個人畫展,作品備受藝文界的肯定。而他所有作品的觀影人次更突破億次,成為韓國最年輕的破億演員。

2006年河正宇以金基德導演的電影《時間》而備受矚目,2008年憑《追擊者》奠定影壇地位。不管是《追擊者》中冷血殘酷的變態殺人魔、《B咖大翻身》的熱血運動員、《黃海追緝》的社會地位邊緣殺手,《委託人》裡為正義而戰的律師,或是整部片一個人獨撐大局的《恐怖攻擊直播》中,為了私慾而惹禍上身的主播、《失控隧道》裡對生命執著與家庭牽絆的平凡小人物,還是《下女的誘惑》裡貪婪狡猾的騙子伯爵,為了得到貴族小姐的財產而不擇手段,到《與神同行》裡認真負責的陰間使者,他的一舉一動都牽引住觀眾的心。

「劇情最後的場面感情最澎湃,但就單一場景的話,是電影開場那幕只有我一個人的鏡頭。開場就是江林的臉,很好。這不是自我吹噓喔!」

首次來台灣的河正宇,接受關鍵評論網訪問時,表示最喜歡續集一開始自己躺在地上的場景。他坦言「我是有話直說的爽快類型,好像沒有做過什麼值得後悔的大事,除了像是為什麼會買錯這件衣服之類的瑣碎小事情,至於真的大事情,心態是選錯就算了。」

「現實生活中我最害怕鯊魚!因為牠總是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出現,而且速度極快,殺傷力強大。」看似天不怕地不怕的河正宇,更坦承有懼高症,「包括高空彈跳、跳傘及雲霄飛車等所有會從高處掉下來的活動與遊樂器具都不行,光用看的就覺得很可怕,我一概不玩。」

002【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劇照_河正宇這回飾演的江林使者,千前以前的往事即將公開
Photo Credit:采昌國際
河正宇這回飾演的江林使者,重啟千前以前的往事。

身為首席陰間使者,河正宇也是唯一有前世記憶的使者,心裡深藏著祕密及後悔,他笑說,其實私下知道很多人的祕密,「但是不能說啊!」連金東旭都爆料:「全韓國電影人的祕密,他應該都知道。」

在第一集遭朋友背叛的金東旭坦言:「若在現實生活中遭背叛的話,選擇原諒真的不容易,我也在思考能否原諒的問題。」他表示,自己只對生活的瑣碎事後悔,也透露自己從小就怕鬼:「因為有被鬼壓床的經驗,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就是很可怕。」

由於不少場景是靠特效合成,河正宇與金東旭兩人在拍攝時是站在綠幕前,手持「空氣寶劍」與「空氣恐龍」對戲。

「我非常依靠江林公子,因為河正宇太會演了,他一揮刀我就知道那邊有恐龍。還有導演很會講解,但大部份還是要靠自己的想像力。」身為第49位接受審判的貴人,片中金東旭多次被河正宇「教訓」,河正宇故做正經地表示:「其實就像是老師在教導頑劣學生的感覺,就是要不斷的教育。」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_劇照012
Photo Credit:采昌國際

隨時都像是大哥哥的河正宇,其實十分照顧身邊的後輩演員,回答完問題後還會俏皮地加一句中文謝謝;而金東旭本人非常誠懇有禮,訪問結束還起立說:「謝謝,我愛你。」

古裝造型英挺帥氣又個性直率的「解怨脈」朱智勳,曾以《》在全亞洲爆紅,高冷王子的形象深入人心,原本因為行程與時間的關係,不能接拍《與神同行》,「差點就後悔了,好險被導演說服。」在續集中成造神揭開了解怨脈的前世「白狼將軍」,朱智勛將這個帶有悲劇色彩的複雜角色詮釋得讓人揪心,也被譽為續集中最圈粉的魅力演出。他坦言在扮演千年前後的兩個角色時做了不少功夫在角色的準備及塑造。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_劇照015
Photo Credit:采昌國際
前世為「白狼將軍」的解怨脈

「導演在劇本階段,就把角色塑造得鮮明清晰,我只是用表演讓角色更加立體而已。但現實生活中,我更喜歡解怨脈,因為他在不傷害人的基礎下,個性直來直往,自然地表達情感,會坦率表現出來心中的想法,相處起來也比較舒服。」

朱智勛最喜歡的場景,則是與金香起、馬東石一起在許賢三祖孫家的劇情,「韓屋的場景很復古老舊,會讓人想起小時候的時光。」

由於角色有許多動作場面,朱智勛直言,「酷寒場景真的冷死了,拍完又全身發熱。我身上貼滿了暖暖包。忽冷忽熱的就感冒了。更慘的是,回去脫下衣服,發現我還被暖暖包灼傷。」擺脫掉負面新聞,現在的朱智勳詮釋起任何角色都游刃有餘,外形增添了堅毅與穩重,與以往的高冷氣質完全不同。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_劇照004
Photo Credit:采昌國際

體態壯碩的馬東石,則最喜歡自己與另外兩位使者在許賢三家屋頂討論基金投資有賺有賠的戲,也獨衷無緣參與的千年恩怨部份,「那些戲都令人印象深刻,光看著就有心酸的感覺。」他表示能演出以劇情為主而比較少打鬥戲的角色,是很不錯的經驗,也坦誠預告中單手抓起金香起的畫面,「其實是金香起站在木箱上,再利用後製修圖拍攝,我沒有真的單手抓起金香起啦,那樣太危險了!」

從《屍速列車》、《壞傢伙們》、《犯罪都市》、《冠軍大叔》到《與神同行:最終審判》,馬東石都是飾演擅長打架、孔武有力的角色,他在台灣的人氣極高,本人則有些害羞,回答也很簡短有力。「其實我以前也拍過浪漫喜劇啊!身為一個演員,很多戲路我都想挑戰,可以的話,我想拍可以闔家觀賞的動作片。」

或許是傳統倫理價值觀的影響,若能換角色演出,李政宰飾演的閻羅大王成為演員們最喜愛的角色。

河正宇是因為「因為他是王啊!如果演閻羅王可以留長頭髮,感覺挺好玩,如果沒有其他行程就留,我覺得自己會很像全智賢style,應該很漂亮。」朱智勛則是「閻羅王除了擁有極大權力,我都當過三次王子了,也該讓我當一次王吧!」馬東石也附和想演閻羅王,「閻羅王掌管地獄感覺很有趣,前提是我不要留長髮。」

飾演「月值使者」李德春的金香起是唯一的小女生,剛滿18歲的她是想演出成造神,「因為這個角色是設定在陽間陪在人們身邊的,感覺是個很可靠的存在。」金香起很禪意地表示,死後會想投胎成流動的水,「因為水很涼爽,還可以到處流。」金東旭也挑選成造神,「很羨慕東石哥帥氣又結實的體格,可以努力吃及運動。」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_劇照005
Photo Credit:采昌國際
飾演「月值使者」李德春的金香起

上下集一起拍的《與神同行》拍攝期間長達七個月,演員們也成為好朋友,訪問時常會交頭接耳、互開玩笑地聊天,看得出彼此的好交情。至於《與神同行》會不會再拍續集?河正宇坦言,目前沒聽到任何消息。

「如果打算拍續集當然很不錯,不過說到底,一切都要看導演的決定與規畫。」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