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血汗企業名單都公布了,為何勞工還是持續過勞?

黑心血汗企業名單都公布了,為何勞工還是持續過勞?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每年都會公布血汗雇主名單,但許多企業年年榜上有名,可見狀況並未因公布而好轉,若想解決根本問題,政府應從機制、中央地方角色、勞檢員素質等方向著手,善用協調來解決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蘋果日報前陣子公佈了全台黑心企業名單,冷飯每年都拿出來炒,可以說是一點營養都沒有,因為翻開這份名單,其實每年榜上有名的可以說不在少數,這足以證明一件事:那就是勞基法並沒有辦法有效的讓企業改善勞動條件、而勞工也不認為黑心企業是該讓其關門或停止營業。

我總是說,總統換了好幾任、勞動部長也換了好幾任,這個問題仍是一個無解的答案,那麼到底該如何改善呢?今天的主題來與各位分享一下我的看法。

一、勞動主管機關的武器有哪些:
  1. 調解委員會
  2. 勞動檢查
  3. 裁罰

少的可憐不是嗎?勞動部這幾年一直鼓吹成立工會,我個人覺得就是一種不負責任的做法,因為裁罰都無法落實的情況下,勞動部只是將炮火推向企業中的勞工而己,而工會的成效不彰,勞動部應該要負非常大的責任!

二、立法委員應該要將「勞資會議」列入《勞基法》:

只要勞資會議是一種「無法可管」的存在,就是一種可有可無的角色扮演,但事實上,勞資會議其實可以跟漸進式改善勞動條件有直接的關係,立委諸公們,應該要做的是將勞資會議成立專法或放入《勞動基準法》的法條中,讓勞資會議分擔工會的角色與作用。

抗爭如果可以改善,一切早就改善了,漸進式、調整式的做法才是真正有利於勞資雙方。

三、裁罰輔導機制,要跟「漸進式改善」與「累犯」成比例性的增長:
  • 對累犯:裁罰 + 逐步重罰
  • 對漸進改善者:輔導

這兩者其實並沒有衝突的問題存在,細數勞檢的裁罰金額,其實每年金額都是上升的,但錢政府收走了,結果企業仍將這筆費用轉嫁到勞工的身上,這不是一個很諷剌的現象嗎?

所以,應該要在裁罰、重罰、輔導做一個明確的分別,而這標準的制定者不應該是各縣市政府的勞動主管機關,而應該是勞動部。

四、勞動部出具統一的執行裁罰標準,再交由勞動局執行:

各說各話、各做各的,這就是目前的狀況,勞動部只負責講解法律概念,執行則交由地方勞動局,這是一個極其離譜的事情,承辦人是否都受過真正的法律訓練、承辦人是否都有實務的經驗,如果繼續放任這種狀況發生,這種不同步將會是勞資對立的原兇。

五、將兩成的調解委員換成專業律師:

另一個就是調解機制,其實這是一個很好的機制,但重點是小弟必須直接講,我們大部份的調解委員真的並沒有受過法律的訓練,所以調解每每都成為喊價大會,這不但無法幫助到勞工或企業,有時甚至是加速勞資爭議的產生,所以是否要將部份的成員更換成律師,這是一個可以討論的方向,我知道我說出來會得罪人,但調解委員素質不佳,早就不是新聞了不是嗎?

六、勞檢員要增額,且要做素質上的提升:

勞檢員其實是最慘的受害者,過勞不說,要麼是不適用勞基法,要麼就是一年一聘,一般的人幾乎都不想幹。所以在增額勞檢員之餘,也要給予法律、談判、溝通等專業科目的訓練,最重要的是懂得該行業的行規與生態,不要到哪裡去都是將《勞基法》搬出來裁罰,這不但無助於改善問題,更有可能是讓勞工更加的受害。

8thhhy6iw3xmdqelb00h5gkxmrh48c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上述的六點,我看十年內都應該不會成真,但我真的很好奇,為什麼我的客戶都不會有類似的狀況?為什麼許多企業的勞資會議可以每個月開一次?我寫出來是希望可以影響各位,少一點對立,多一點溝通,這才是長遠之道。

延伸閱讀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冰與火的世界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