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藍調》:與「逢賭必輸」的好友霍金相比,基普是一名高明的賭徒

《黑洞藍調》:與「逢賭必輸」的好友霍金相比,基普是一名高明的賭徒
Photo Credit: Shane Pope@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耗費鉅額資金、前途未卜的LIGO為什麼可以申請到資金呢?因為基普魅力十足,是一名高明的說客。此外,他在科學方面考慮問題縝密周到,對技術發展現狀的分析與評估清楚明瞭,為人誠實正直,受人尊重。因此,基普說的話往往令人信服。

文:珍娜.萊文(Janna Levin)

霍金的賭局

科學界的人都知道,史蒂芬.霍金與人打賭的勝率非常低。他在公開場合與人打賭,從來沒有贏過。有一次,霍金與加州理工學院的理論學家約翰.普雷斯基爾(John Preskill)打賭,稱任何資訊都無法逃離黑洞,即使他本人發現的「霍金輻射」也無法將資訊帶出黑洞。後來,他認輸了,儘管很多人(或許包括普雷斯基爾)都說認輸為時尚早。基普也參與了這次打賭,而且與霍金站在同一邊,但是他至今沒有認輸。

霍金打賭說人類永遠無法找到希格斯粒子(我們所在的物質世界的黏合劑)。實驗粒子物理學家利昂.萊德曼(Leon Lederman)給希格斯粒子起了一個非常著名的暱稱——「該死的粒子」(Goddamn Particle)。但是,出版社不願意採納這個名字,於是把他那本書的書名改成了《上帝粒子》(The God Particle)。不幸的是,霍金在打賭方面的敗績還在延續。希格斯粒子被找到了,還有人因此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希格斯粒子的發現既令人失望(這方面的研究是不是已經到了窮途末路?),又是一大勝利(他們成功了!)。它還讓霍金輸給同事戈登.凱恩(Gordon Kane)好幾百美元。

霍金也就外星人殺手、機器人等問題跟人打過一些非常奇怪的賭。這些問題的答案都不大可能揭曉,因此這些賭局也許會讓他取得有史以來最好的戰績。

批評霍金是一個眾所周知的拙劣賭徒(不是說他嗜賭成癮,而是說他十賭九輸),也許會讓我們對他最著名賭局的重大意義視而不見。霍金跟基普打賭,說從地球上看最明亮的X射線源(不是指本身為已知的最明亮X射線源)天鵝座X-1中沒有黑洞。兩人打賭的時間是在一九七四年,距離人們從天鵝座探測到X射線已經過了十年時間。當時,霍金投入大量精力對黑洞進行深入研究,並因為發現黑洞可能會蒸發而確立了自己的學術地位。有時候,霍金會兩邊下注,目的純粹是找樂子。霍金與基普的那個賭局在遊戲規則的開頭指出:「儘管史蒂芬.霍金在廣義相對論和黑洞這兩個研究領域投入了大量精力,並且希望為此購買一份保險,但基普.索恩卻想將生活置於沒有保險保障的危險境地……」

1990年,霍金和隨行人員衝到基普的辦公室認輸,但基普不在,他在蘇聯。擅自進入辦公室的霍金在銀行本票上摁了手印,根據商定的賠付方式,付款為基普訂閱了一份色情雜誌,「基普思想開明的妻子為此勃然大怒」,至少傳言是這麼說的。但是,思想開明的基普太太——卡羅莉.喬伊斯.溫斯坦(Carolee Joyce Winstein)說:「我根本沒有生氣,我當時的反應主要是驚訝……我以為婦女解放運動已經頗有成效,人們對這一類事物應該有足夠的意識。很顯然,我錯了。可能這件事令媒體不知所措,所以他們杜撰了這個『基普的太太勃然大怒』的刻板故事。」在從不故作正經的卡羅莉看來,這整件事很好笑。

與好友霍金相比,基普是一名高明的賭徒。他宣稱,只要賭局不設截止日期,他就不會輸。他曾經在一個設定了截止日期的賭局中輸給了傑瑞.奧斯特里克,原因是這位研究成果豐碩的天文物理學家正好是天鵝座X-1的X射線發射理論的提出者之一。

就在羅克斯.沃格特努力說服美國國會撥款時,基普.索恩正在科學前線四處遊說。一九八○年代,基普在普林斯頓大學做過一場熱情洋溢的演講。坐在臺下的傑瑞.奧斯特里克不想在演講過程中給基普添麻煩,但是他暗自想道:「他是從哪裡得到這些數字的呢?」他指的是強度足以被LIGO探測到的重力波發射源的預計數量。奧斯特里克相信重力波是由天文物理學系統產生的,但是他認為重力波的強度和數量應該不足以使基普的夢想成真。

基普以前就聽過這樣的說法,指責他過於樂觀,而他會用參考文獻、文件資料和公開發表的各種圖表,耐心地駁斥他們。基普找出他在一九八○年發表的一篇文章,指著其中的一個圖表對我說:「『重力波的強度究竟多大才不會顛覆我們對重力屬性或者宇宙的天文物理學架構這兩方面的堅定信念?』,關於這個問題,有一條『堅定信念』線可以告訴我們答案。這條線對應的是一個無比喧鬧的天空,我從來沒有說它代表的是重力波的真實強度。」

在那篇文章中,基普寫道:「不過,現在和不久前流行於世的宇宙模型都預測最強的〔脈衝訊號〕應該遠低於這條『堅定信念』線。」儘管這些模型有的已經過時,但是人們研發高靈敏度探測器的衝勁卻從未鬆懈,所以今天的先進探測器才能達到現有的靈敏度。(一九七八年的一場學術會議甚至還製作了T恤,上面印著「10-21 or bust?」〔未達10–21 ,誓不罷休!〕字樣。)

傑瑞.奧斯特里克與同樣來自普林斯頓大學的約翰.巴考爾,對LIGO探測器的批評可能最為強硬。魅力十足、善於遊說的LIGO倡導者(他們可能會稱之為宣傳員)基普深知,他的同行和美國國會那些人肯定不會認同曠日長久又沒有成功保證的大型科學計畫,因此他必須想辦法讓他們改變觀念。基普可以擺出確鑿的科學依據,證明LIGO很有可能探測到適當的天文物理訊號。他們能聽到某些聲音,這種可能性非常高,幾乎可以保證。但是,即使是現在,基普也不會保證他們絕對可以探測到重力波。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