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選贏或選輸,期中選舉後民主黨即將迎來一場內鬥

無論選贏或選輸,期中選舉後民主黨即將迎來一場內鬥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裴洛西為首的高齡化民主黨領袖,正在面臨結構重整、進步派崛起、青壯派進逼等三大考驗,目前所有民主黨人的共同目標都是川普,所以表面上裴洛西等人的領導地位還不至於動搖。但無論選輸或選贏,民主黨在期中選舉後不可避免會有一場內鬥。

隨著年底的期中選舉逐漸逼近,美國近來政壇非常熱鬧,讓一向舉手投足都吸引媒體關注的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反而成為各候選人的配角。全美各州將在11月6日這天,選出435席聯邦眾議員、35席聯邦參議員、36位州長,以及各地方的大小官員,是川普執政兩年以來首度接受全國選民檢驗的期中考。

以往執政黨在期中選舉都選得不盡理想,例如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第一任的2010年期中選舉,民主黨丟掉眾議院多數;第二任期的2014年期中選舉,更是一口氣在參議院丟掉九席,讓民主黨失去掌握長達10年的參議院。

今(2018)年民主黨已磨刀霍霍,準備在期中選舉一舉贏回國會兩院主導權,牽制川普未來的施政。表面上民主黨看似可有斬獲的選情,是否真的如此樂觀?共和黨能否突破執政黨的「期中魔咒」?

眾院補選:共和黨四戰三勝,贏家卻是民主黨

美國聯邦眾議員任期一任兩年,所以每次的期中選舉、總統大選,眾議院都會面臨全面改選。但在今年改選前,總共有四個眾議員選區舉行特別選舉(Special Election,即補選),分別是3月13日的賓州(Pennsylvania)第18選區、4月24日的亞利桑那州(Arizona)第八選區、6月30日德州(Texas)第27選區,以及8月13日俄亥俄州(Ohio)第12選區。

這四場眾議員補選,除了賓州之外皆由共和黨獲勝,表面上四戰三勝看似輝煌,卻引發共和黨人強烈的危機意識。

原先這四個選區都是由共和黨人出任議員,2016年大選時也都是川普得票勝過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所以未能全面守下已是第一層失敗之處。

再者,四個選區原本的眾議員,在2016年都是以非常懸殊的得票率贏得勝選,尤其賓州和亞利桑那州的兩個選區,民主黨連候選人都提不出來;另外兩個德州與俄亥俄州的席位,共和黨也都以超過六成選票擊垮民主黨,但今年民主黨開出來的票數卻十分亮眼,是共和黨的第二層敗績。

然而更重要的一點,也是共和黨高層憂心忡忡的主因,就是各選區流失大量選票。以剛補選完的俄亥俄州為例,共和黨的蒂貝里(Pat Tiberi)2016年取得251,266票,民主黨提名的艾伯森(Ed Albertson)則是112,638票;這次特別選舉,共和黨的巴爾德森(Troy Balderson)僅拿下101,772票,反觀民主黨的歐康納(Danny O’Connor)有100,208票。對比2016年的結果,民主黨幾乎與上次的選票相同,共和黨則流失近15萬票;若對比兩次選舉的總票數,這次特別選舉沒有出席的17萬選民,與共和黨短少的15萬相當,代表許多共和黨選民沒有出來投票。

這個共和黨把持35年的選區,選成這樣根本不能算贏。至於其他三場選舉,也都呈現一致的結果,共和黨流失的選票都在10萬張以上,這點也延續了去(2017)年阿拉巴馬州(Alabama)聯邦參議員特別選舉出現的現象,兩年前幫助共和黨大勝的選民彷彿人間蒸發。連票都投不出來,怎麼可能贏民主黨?這是共和黨在四次眾議員補選後的第三層敗筆。

民主黨難跨高牆,共和黨靠「蠑螈」守江山

雖然民主黨在特別選舉的表現不錯,共和黨也有上述的三大隱憂,但放大到全國來看,其實民主黨的眾議院選情沒有這麼樂觀。

依據民調網站「RealClearPolitics」的統計顯示,民主黨在眾議員選舉民調持續領先,但民主黨的選票是否能忠實反映席次還是未知數,因為各州的國會選區劃分,明顯對共和黨有利,也就是美國政壇惡名昭彰的「傑利蠑螈」(Gerrymander,又譯「竭力滿得」)。

「傑利蠑螈」一詞源自於1812年麻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州長傑利(Elbridge Gerry)的選區重劃結果,由於國會選區重劃權在州長或州議會身上,傑利偏袒自身政黨,將其中一個眾議員選區劃得極其怪異,形狀如同蠑螈,為的就是讓政黨席次極大化。

為什麼眾議院仍是共和黨天下?地方選舉與「傑利蠑螈」怪現象

傑利蠑螈對民主黨的負面影響不容小覷,以賓州來說,2012年眾議院選舉民主黨全州得票率50.28%,但在該年啟用的新版國會選區中,竟然只當選五席,剩下的13席都被共和黨贏走,與選票完全不成正比。2017年,賓州婦女選民聯盟對此提出訴訟,認為賓州選區劃分無法反映民意。

2012_Pennsylvania_congressional_district
賓州2012年使用的選區劃分,黑色線是郡市區劃,淺藍色是18個聯邦眾議員選區界線│Photo Credit: Female bodybuilder enthusiast@Wiki CC BY SA 3.0

經過各級法院多次審理,賓州最高法院判州政府敗訴,要求重劃選區,但州政府並未在期限內提出新版選區,賓州最高法院就自行重劃一份新的國會選區。共和黨的州議會領袖對新版選區提出訴訟,卻在今年3月19日被美國最高法院裁定駁回,賓州確定在期中選舉採用賓州法院重劃的選區。

這份新版眾議員選區,若套用2016年總統大選結果來看,民主黨有望取得八至九席,將與共和黨平分秋色。

不過,全美各地充斥著無數傑利蠑螈,並不是每州都像賓州能得到平衡重劃的機會,尤其從去年到今年,陸續有北卡羅萊納州(North Carolina)、威斯康辛州(Wisconsin)與馬里蘭州(Maryland)面對傑利蠑螈訴訟,卻都被美國最高法院裁定暫緩重劃,理由是不宜干涉州政府與地方自治的事務。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