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壓異己又與俄交好,艾爾多安將把美土關係帶往何方?

打壓異己又與俄交好,艾爾多安將把美土關係帶往何方?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為北約成員,卻向俄國購買導彈系統,又以政治為由關押美國牧師,種種原因都讓美土兩國衝突越演越烈,引起土耳其國內的金融與政治危機,使得艾爾多安必須重新思考與西方的關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土耳其是伊斯蘭國家中最強的經濟體,以2017年的GDP總量比較,土耳其GDP約為8,000億美金,名列全球第17名,高於沙烏地阿拉伯(7,000億美金)及伊朗(3,684億美金)。

事實上,土耳其今(2018)年經濟表現非常好,第一季的GDP成長率為7.4%,但高通貨膨脹(約7%)及貿易赤字(約GDP的6%),造成經濟的過熱及不穩定,土耳其里拉在8月10日美國對鐵鋁相關產品其提高進口稅之前,過去一年便已經貶值了超過30%,與美國的衝突發生後,當天就再加速貶值了約15%。

今年七月時,里拉匯率已經非常弱勢,市場的投資人都預期土耳其中央銀行會出面提高利率,但在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的壓力下,央行維持利率不變。土耳其利率已經高達17.75%,但目前的里拉匯率危機,使得艾爾多安的穩定利率以維持經濟成長的政策,受到非常大的考驗。

歐盟、新興市場受波及,會重演亞洲金融風暴嗎?

根據國際結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統計,土耳其的銀行總外幣負債(1,200億美金)約為外幣資產(400億美金)的三倍,這個巨大的差額及土耳其里拉的貶值,將使得土耳其企業的外幣負擔加大,而增加倒閉風險,進而產生在土耳其營運的銀行信用問題,再擴展到整個歐元區的金融市場。

目前對土耳其授信較大的國際銀行為BBVA(西班牙)及BNP Paris(法國銀行),其股票價格與歐洲銀行股皆大跌,這也是為什麽歐元在土耳其里拉危機中也受到波及的主要原因。此外,土耳其金融危機也影響到新興市場國家的匯率及股市,全球投資人為了避免類似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的風險,紛紛抛售新興市場的金融商品,使得土耳其的金融危機有擴大的趨勢。

根據MIT的2016資料顯示,德國是土耳其最大的出口國家,也是第二大的進口國(中國是土耳其最大的進口國),土耳其最大的出口品為紡織品,出口第二名為金屬,約佔出口額10%、對歐盟出口佔57%、對亞洲出口約為27%、對美國約7%。在進口方面,歐盟佔進口值52%、亞洲佔35%、美洲7%。由進出口金額可以看出來,歐洲是土耳其最主要的進出口地區,亞洲次之。

綜上所述,主要是土耳其在經濟上的長期隱憂,才會導致川普對土耳其的關稅戰爭引爆成金融市場的危機。台灣方面與土耳其的關係,近年來進展頗為迅速,但是絕對金額並不大。從2013年開始,土耳其開始對台灣簽發電子簽證,2015年土耳其航空開啓對台北直航,至2017年為止,台灣入訪土耳其的旅客約為八萬人。目前台灣與土耳其的貿易額約為14億美金,但絕大部分為台灣對土耳其的出口,而台灣對土耳其的金流主要坐落在旅遊及直接投資部分。

RTS1XAWV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艾爾多安強人作風,美土關係緊張有跡可循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於1994年當選伊斯坦堡的市長,在2001年成立了正義與發展黨(AKP),並於2003當選總理後,2014年坐上總統寶座。一路下來,雖然在2016年任職總統期間發生軍事政變,但受到整體國民的支持,才能迅速地將政變平息而返回政權,並且今年在總統大選再度連任。

土耳其政府在一次大戰之前,正是伊斯蘭的霸主鄂圖曼帝國,在19世紀時如同東方的中國一般,受到以英國及俄羅斯為主的殖民帝國的侵略。一戰之後,戰敗國的鄂圖曼帝國領土大為縮小,國父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ürk)制定憲法徹底將宗教與政治隔離,並且力推西化政策。土耳其於二戰後加入北約(NATO)組織,在冷戰時期與美國及西方同盟,但冷戰結束後,美國的兩次伊拉克戰爭及反恐戰略,將整體伊斯蘭國家視為敵方,因此讓土耳其國民的伊斯蘭意識逐漸崛起。

艾爾多安本身的親伊斯蘭色彩及強人作風,使得他在土耳其國民整體的支持率迅速提升。另一方面,在對敘利亞的立場上,土耳其與美國產生了巨大的分歧,主要原因是在於,美國支持的敘利亞反抗軍基本組成份子是被土耳其視為分離恐怖分子的庫德族。

土耳其對敘利亞反抗軍的敵對立場,和俄羅斯支持敘利亞政權的立場一致的情況下,讓艾爾多安成為美國對敘利亞戰事上的反對勢力。除了軍事上的分歧外,艾爾多安的鐵腕作風在軍事政變後變本加厲,大肆拘捕反對人士,其中拘捕涉嫌反對艾爾多安政府的美國牧師事件,是造成此次與美國衝突的引爆點。

對俄軍購造成北約威脅,壓垮美土關係

除了艾爾多安拘捕涉嫌反對政府的美國牧師外,2017年12月29日土耳其與俄羅斯簽署一項購買俄國四套S-400防空導彈系統、價值25億美金的貸款協議。這套系統將用於打擊中遠程空中進攻武器,其中包括戰略轟炸機、彈道導彈、巡航導彈和高超音速目標。俄羅斯還同意提供關鍵的技術知識給土耳其軍方,以便讓土軍具備生產新一代防空系統的能力,並預計2020年七月開始供應首批S-400給土耳其政府。

艾爾多安此項政策使美國感到極度的威脅性,認為土耳其與北約已漸行漸遠,且美國也不會允許土耳其將S-400接入北約的C4ISR自動化指揮系統之中。因此今年以來,川普已多次警告艾爾多安,若再執意向俄羅斯購買S-400,土耳其除了將成為美國經濟制裁的對象外,其原先向美購買F-35的計劃也可能受到不良影響。但土耳其外長也一再重申,若因購買俄方S-400而受到經濟制裁,誓言必會報復美國。

RTX6CXY7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土耳其找新朋友,牽動地緣政治佈局

由美土兩國的衝突引起土耳其國內的金融與政治危機,使得艾爾多安必須重新思考與西方的關係。

土耳其在8月12日宣布,準備與中國、俄羅斯、伊朗、烏克蘭以本國貨幣結算的方式來進行貿易,且根據《金融時報》的報導,土耳其將進一步尋求中方、俄方與卡達的金融援助,然歐洲與美國在此事件上的利益並不一致。

對歐洲國家而言,土耳其是一個不容忽視的經濟體,土耳其長期的親西方政策,也使其成為西歐面對伊斯蘭國家的主要橋樑。在軍事上,土耳其二戰後即是北約的盟友,在2016年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之後,土耳其的地緣外交的傾向有著極重要的戰略性

此外,中國一帶一路的主要戰略,便在於中國由新疆向西打通歐洲的經濟通路,土耳其在中國的西向戰略中是重中之重。尤其在中美貿易戰開打之際,中國急需要與相關國家形成同盟來共同對抗美國。目前西歐國家雖然與美國有利益衝突,但在國家安全上,仍然與美國同屬一個立場。美國近期與土耳其的對立,讓艾爾多安成為中國極力拉攏的對象。但是,土耳其伊斯蘭的立場與中國壓制新疆的政策卻不相容,這也使得土耳其最終還是可能要回到與美國共容的妥協結果。

同時,美國也有另外一派主張,美國政府需要一個支持世俗化(secularism)政教分離的伊斯蘭盟友,並讓土耳其成為伊斯蘭地區的主要共主。其主要的論點在於土耳其的經濟力量強大,而且民主政治體制完善,是一個不同於沙烏地阿拉伯及伊朗的國家,和適合成為與西方國家形成共同利益的伊斯蘭國家。尤其在冷戰時期,土耳其與西方國家的長期同盟關係,已建立起正常軍事聯絡管道。而在這個美國孤立主義再度興起的川普時代,土耳其位於歐亞之間的地理位置,又為伊斯蘭國家的重要經濟力量的同時,艾爾多安未來如何處理美國關係,是全球亟需關切的地緣政治事件。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陳家韡(Mil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