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路上被人謾罵,不代表大部分的人真正「討厭你」

在網路上被人謾罵,不代表大部分的人真正「討厭你」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篇文章的目的是希望傳達出這樣的訊息:大部分的人沒有「真正討厭你」,你不過是變成了祭品;畢竟在沒有真正認識一個人之前,是不可能被「真正討厭的」;這裏我又想到印度哲學中的一個重要概念:人要如何認識自己。  

想像中的討厭鬼

時常會看到許多名人因為自己的某段言論或是某種主張,而在網路世界掀起軒然大波,落入動輒得咎的處境;如果承認自己的想法似乎就會得罪一群人,更慘的是想要救火的言論卻又引來另外一方的謾罵,最後裡外不是人,嚴重一點的前途盡毀。

我自己也曾經遇過類似的狀況:在傳統與保守的宗教圈中,我的思想與作法一向被認為標新立異(雖然其實,所有看似標新立異的東西,很多反而是真正的復古;而所謂的傳統,反而往往則是一、兩百年內才形成的新習俗)。

每次遇到這種狀況或看到相關新聞,都不由得想到上帝與魔鬼下棋的這個譬喻,或者有些說法則是「上帝與魔鬼打賭,賭注是全人類的靈魂。」換句話說:這些爭議人士,往往不過是兩方陣營的戰場與犧牲品;不過這場賭注上不論兩方誰贏了,爭議人士往往永遠都是輸家,除非他夠聰明、能從中得利。

以最常見的統獨論戰為例,當某些藝人說出了傾向於獨派的言論時,在這之前從沒有聽過這個藝人、沒看過他,甚至根本不了解他的統派人士,往往都無法忍受其說法而對其口誅筆伐;這種時候,當事人往往會產生一種幻覺:「這些統派人士討厭我。」但事實不然;這些統派人士,不過是將這個藝人作為其發洩對獨派論述不滿的棋子,更有甚者會開始挖這個藝人的黑材料,這其實也是要加強他們心中「獨派人士的醜陋面孔」。

他們討厭的是自己想像出來的「獨派人士」:他們可能帶有「不參戰卻高喊獨立」「反對兩蔣貢獻」「厭惡中華文化」等各種面貌;而這些統派們不過是想要在這藝人身上,找到這些面貌的蛛絲馬跡,以加強他們的厭惡感。但請注意,這種厭惡感不是針對藝人、而是針對其想像中的「獨派人士」。

當然,反過來也是這樣的;獨派聽到大部分無辜藝人所說出的統派論述時,下意識也是想將其劃分為其想像中的統派:大中華主義、愛錢、愛共產等等;總之,爭議的兩方不過是想要將這藝人當作實證他們想像中的「討厭鬼」的模本,來大肆發洩自己對這些討厭鬼的不滿;而不論誰居上風,這個藝人絕對是最倒霉的,因為他永遠都是輸家。不論怎麼做,他都已經被犧牲作為我們「想像中的討厭鬼」。

Sad and lonely girl crying with a hand covering her face (with space for text)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幻覺之執

當然,這篇文章的重點其實不是統獨議題;只是這個議題大家會比較有感而已。重點在於:撇去特定人士不談,大部分的知名人士會落為這樣的祭品以致被「獵巫」時,除了會得到經濟上的損失或人際關係上的損失之外,最慘的是大多會開始產生憂鬱症、至少也會有些心理上的病態;其主要原因顯而易見:面對排山倒海來的斥責、壓力與無力感,任何一般人大都是承受不了的。

所以,這篇文章的目的是希望傳達出這樣的訊息:大部分的人沒有「真正討厭你」,你不過是變成了祭品;畢竟在沒有真正認識一個人之前,是不可能被「真正討厭的」;這裏我又想到印度哲學中的一個重要概念:人要如何認識自己。

印度哲學中的吠陀主義與沙門主義都一致認同,人之所以會有痛苦,是因為沒有真正認識到自己,這是一個基礎價值觀;只是對於要如何「認識到自己」,兩系有不同的主張。不過,沙門主義中的佛法在哲學的發展中提出了兩種對自我的錯誤認識,與此處的主題有很密切的關係。

Depositphotos_145563635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佛法認為,一般人對自我的認識大抵都是「幻覺之執」,也就是基於幻覺所產生的誤判:好比你誤將桌上的繩子看成蛇,之後產生的一系列反應(戰or逃、打電話叫消防隊or自己拿菜刀出來etc.)都是源自這個幻覺,所以稱為幻覺之執。

幻覺之執有兩種:第一種是天生的,第二種是後天的;後天的幻覺之執被稱為「負擔的幻覺之執」(遍計我執),而我們對自己的認識,大部分都是這種負擔的幻覺之執;為什麼它被稱為負擔呢?這有幾個原因。

  • 一、它是被加上去的

負擔,顧名思義;是本來沒有,後來被加上去的。我們不是一出生就覺得自己很廢、很魯,或是就覺得自己很有能力、很自信,而是在成長的過程中,一點一點被加上去,最後構成一個我們對自我的整體認知。

  • 二、它是別人加上去的

我曾經聽過社會學的一個理論,描述人基本上是無法不靠外在環境,而產生對自己的認識;我們對自己的認識,都是來自外在環境的反饋,當許多人說你很有能力、你就會覺得自己很棒,反之亦然。這種論點與佛法的主張不謀而合!佛法認為,「負擔的幻覺之執」(遍計我執)是源自「世間名言所說」,也就是他人所說、他人所告知。換句話說,我們將他人對我們的評價變成自己的負擔,然後再把這個負擔誤以為是我們自己本體。

正是因為這樣,人才會有尋求認同的表現,也才會在面對排山倒海的批評時崩潰;對於這樣的狀況,印度哲學給予的建議是:將定義自我的權力拿回來,不要活在他人嘴巴中所構成的負擔,而是讓自己來定義自己。 其最簡單的起步是什麼呢?就是遠離(寂靜):阻斷這些外來的負擔,才能讓我們自己先歇一口氣。

  • 以追求平靜的快樂(Shanti)作為最高價值的印度哲學認為,專注力的訓練是一切快樂的基礎。如果想要對印度哲學有更多認識,歡迎關注熊仁謙的臉書專頁。作者網站:羅卓仁謙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