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農呂阿雲自殺 家屬控桃園航空城徵收案造成

老農呂阿雲自殺 家屬控桃園航空城徵收案造成
Photo Credit: Luke Ma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Luke Ma CC BY 2.0

Photo Credit: Luke Ma CC BY 2.0

政府土地徵收悲劇又一件。上週六(9)日桃園航空城自救會發動抗議遊行,要求政府退回航空城計畫,呂姓老農在自家農田旁工寮喝農藥自殺,送醫不治。家屬昨天帶著老農的遺像到內政部營建署抗議,痛陳呂是因祖產不保才尋短,控訴「政府殺人、政策殺人!」要求退回土地徵收案。

桃園航空城核心計畫,總計畫面積約6859公頃,其中需徵收土地至少3073公頃,光是徵收土地的面積就是台北市信義區的2.7倍大,牽動周邊1萬5千名住戶權益。而呂家的農地原屬菓林都市計畫範圍,航空城計畫重啟後,將周邊都市計畫區農地一併劃入,呂家農地與附近30餘戶建築,都被劃入60米新增道路與公園,因此面臨徵收。

呂姓老農育有二男五女。報載長子呂文聰對前天登門慰問的桃園縣政府人員表示「父親的死,我不會責怪你們。」但今天下午臉書上有粉絲頁貼出號稱是呂文聰發出的聲明稿,表示他「從未向桃園縣政府及任何記者說『父親的死,我不會責怪你們』或『父親之死與航空城無關』等不實內容。」也認為呂阿雲的自殺主因是航空城徵收案。

次子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教授呂文聰,昨下午抱著爸爸遺照前往營建署抗議。「你們還要犧牲多少人命,才願意聽聽人民的聲音?」並表示,「我爸爸生活無虞,雖然曾經中風三次,但每天都到農田視察,做些簡單耕作。原本我不敢和他說家裡土地要被徵收,結果他還是從鄰居中聽到祖墳要搬遷、房屋會被拆、土地將全部被徵收的事情,他根本無法接受,才會發生這樣的悲劇。」

他的女兒也說父親年輕時因桃園機場案,農地被徵收三分之一,如今剩下的農地和房子又要被徵收;而政府安置地點是在呂家祖先墓地上,「叫老人家去搶祖先的墓地住,情何以堪?」當地呂氏家族二百多人的土地全被徵收,如同滅族,安置地點還蓋在祖先墓地上,「老人家才會以死激烈抗議」。

而當呂文忠與台灣農村陣線及自救會人員進入營建署,原本想要在該會議陳情,媒體也湧入會場,結果擔任主席的施鴻志居然表示,「今天是小組審查的時間,沒有民眾陳情時間,也無法接受採訪。」

桃園縣政府城鄉發展局長吳啟民公開表示遺憾,並坦承內政部營建署委外的規劃團隊有疏失,才會將墓地劃入住宅重劃區。他強調,未來配地還是要抽籤,呂家不一定被分配到墓地。桃縣府會向內政部城鄉分署反映修改航空城計畫公展圖。

航空城自救會長詹秋雄質疑,政府急著進行土地徵收,是否真的符合必要性和公益性。航空城計畫不斷趕進度進行計畫審議和徵地作業,是「假蓋跑道、真炒地皮」。

航空城自救會代表詹憲章表示,菓林村呂家絕不是個案,呂家的心情,是所有被徵收戶的心情,都委會如果要繼續為航空城計畫背書,只是證明了政策真的會殺人,呼籲都委會應立即停止審議爭議性極高的航空城計畫,不要成為害人政策的幫兇。

台灣農村陣線理事長、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也指出,行政院副院長毛治國要求下個月就要通過航空城都市計畫,政治力早已將政策定向,他質疑近日連續召開的都市計畫審議根本就是「審假的」,並非從公共利益角度對開發案進行檢視,只為盡快執行透過區段徵收以進行開發,解決地方政府財政赤字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