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男抵三女」的刻板歧視,成為東京醫大女性的入學障礙

「一男抵三女」的刻板歧視,成為東京醫大女性的入學障礙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把目光放到日本女醫正在經受的困局,根源正是日本社會所在多有的陋習「女性婚後退回家庭,照顧家務與子女。」日本女醫在35歲的就業率便下滑至76%,造成醫界形成「一男抵三女」的職場歧視。

文:白黴菌(是一隻喜愛畫圖的黴菌,熱情關注女權議題,曾舉發成大通識課「存在、愛戀、也瘋狂」的性別刻板教育。夢想是吃遍全世界的美食。)、蕭凡鈞(現就讀於國立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班,喜歡投食並觀察黴菌的成長。)

對女性的壓抑

8月2日的《讀賣新聞》踢爆東京醫科大學的醫學系入學考試爭議,2011年以後,相比男學生,女學生成績會遭受不公正的調整,由此控制女性通過率。在更早之前,該校才爆發針對個別考生的放水弊案,校長鈴木衛、理事長臼井正彥與政府官員佐野太達成利益交換,讓佐野太的公子走後門入學。也是如此,在檢調追查的過程中,才揭露一個牽連更廣的「潛規則」:日本醫界對女醫有意、無意之間的打壓。

今年東京醫大共有2614名學生報考,錄取171人,通過率僅有6.5%,日本醫科入學的競爭激烈相比台灣不遑多讓。其中,男學生有1,596人報考,錄取141人;女學生報考人數稍少,但亦有1,018人之多,卻僅僅錄取30人。女學生在這份測驗的通過率(2.9%<8.8%)相較男學生可說遠遠「遜色」,若再把目光轉向錄取名額中女學生、男學生各自的佔比(17.5%與82.5%),當中呈現顯著的男多女少,更能感受到女性考生進入該校醫科就讀的艱困。

東京醫大醫學系入學考試結果呈現「女性通過率低下」、「女性學生錄取名額極少」的現象。不知道該說是幸運或是不幸,因為東京醫大對女性考生成績大動手腳的黑幕,我們才得以知道這個結果的來由。否則,也許我們在看到東京醫大的榜單,對著極低的女性通過率和錄取名額佔比,只能感歎女性在醫科就學的不易。甚至,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可以就此很快地得出女性本來就不適合讀醫科的粗率結論。

事實上,就算在爆出黑箱調分的新聞之後,直至現在仍有護航東京醫大的聲音,認為控制女性入學比率是一種不得為之的「必要之惡」,此種論調恰好反映日本醫界存在已久的「一男抵三女」說法。

AP_18219299997648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一男抵三女的固化

日本醫界所謂「一男抵三女」,指的是女醫師因為結婚或懷孕的離職情況,如此可能會導致原醫院的醫生人力吃緊,造成醫界有著男醫師比女醫師好用的既定印象。乍看之下,「一男抵三女」只是一個針對事實的描述,貼切地表示了男醫師在職場環境中相比女醫師更能穩定工作的性質。然而,如此說法真的可以作為一種顛撲不破的事實,甚至當作替東京醫大招生黑幕的開脫理由嗎?

毫無疑問,「一男抵三女」的說法當然是歧視。也許,最初它的確只是作為一種狀態的描述,或者是某種自認無傷大雅的玩笑話,然而它最終固化為強而有力的成見。圍繞於此,隨即衍生出醫界乃至社會各種對女性從醫先入為主的否定。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曾對旗下35個會員國執業女醫比例做出統計,日本以20.3%敬陪末座。

以這次東京醫大醫學系入學考試的調分策略為例,幾乎所有男考生都會獲得20分的加分(第三年重考只加10分、第四年以上重考不加分),所有女考生均沒有加分。換言之,女性欲進入該校醫科就讀,必須先克服20分落後的劣勢,醫科窄門對女性而言更加窄小。此外,在招生上抱持對女性的疑慮並非獨此一家,只是窗戶紙恰好破在東京醫大。除了少數女子大學,女性在絕大部分學校的醫學系中都是絕對弱勢,作為第一志願的東京大學醫學系女性僅佔錄取名額16%。「一男抵三女」在各個階段都轉化成為實質的排除行為,羅織一張阻撓女性參與醫界的大網。

網羅嚴密的歧視結構

很多時候,不乏會聽到類似的說法:只要夠優秀,什麼限制都不用在乎啦!這絕對是最糟糕的風涼話。因為這並非個人優秀不優秀的問題,而是一個群體遭到先入為主的標籤,導致機會受到打壓。

歧視的形成多半可以向上溯源到文化習慣中討論,也是如此,往往使人對此不以為意,無法想像歧視竟然這麼容易就成為一牆網羅緊密的結構。讓我們把目光放到日本女醫正在經受的困局,根源正是日本社會所在多有的陋習「女性婚後退回家庭,照顧家務與子女。」日本女醫在35歲的就業率便下滑至76%,造成醫界形成「一男抵三女」的職場歧視。業界對女性的不滿,向下蔓延至培訓醫生的大學醫學系,進而影響入學考試制度對女性的不友善。經過由上至下、來自兩個階層的有色眼鏡,女性從事醫職自然困難重重,使得人數難以突破一定比例。

若再進一步細究,作為根源的文化習慣「女性婚後退回家庭,照顧家務與子女」,其實也有一套盤根錯節的系統。已婚、有孕女性很可能退出職場的既成印象,讓諸多女性在職場僅受雇主安排在高替代性職位。相對地,這些女性也不大可能獲取較高的薪酬。最終,權衡比較之下,丈夫更有話語權讓薪酬較低的妻子退回家庭。如此循環周流,形成各行各業的普遍習慣,持續加強鞏固這樣的社會印象。

在這個細密的結構中,要追究哪些群體是加害者、哪些群體是受害者,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無心之間,人們往往就成為推動的幫兇,或者是化為一雙雙默許的眼眸,對於現狀無動於衷。一般而言,男性在其間時常會被視為得利者,然而持平來看,男性也無法逃脫此面歧視的天羅地網。在此結構下,職場更可能先決地將男性連同工作耐操、更能好好為公司效命畫上等號,忽視了男性對家務勞動、孩子照護的貢獻可能及參與意願。誠然,男性的確在之中享受到工作上的「得利」,也許在錄用上較不會受到家庭、婚姻問題的刁難;也許在職場環境中更被看重,擔負較為重要的工作。不過,一些重要的價值或者個人的主觀意願,也因此受到傷害與剝奪。


猜你喜歡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飛宏科技新推出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飛宏科技在2021年底推出全新280W GaN(氮化鎵)高功率電競筆電電源,超緊湊尺寸160*69*25mm(276cc)與700g輕量化設計,使其功率密度突破業界多年來設計極限,達到眾所期盼的16W/in3(1W/CC),因而相較一般市面販售相同輸出功率產品,體積縮小約50%,重量減輕約30%,大小重量相當於一般180W電源。

飛宏科技這款電競電源的設計研發–電路上結合了高效率拓樸結構、零電壓零電流軟切換技術、新型GaN半導體元件、與自主開發數位控制機制等技術;工藝上則採用了3D零件配置與佈線技巧、功率模組設計、及獨特GaN生產製程管控,最終成就了品牌客戶與終端使用者所冀求真正輕、薄、窄、小的高功率充電器,為電源業界與電競市場帶來突破性的研發創新亮點。

電競電源渲染圖1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安全可靠280W GaN頂級規格充電器

飛宏科技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謂的GaN電源都著重強調在所謂的小型化,但往往都忽略電源設計更應重視安全性、可靠度、及滿足終端使用者真實的使用情境。飛宏科技此款新小型化電源已取得各項國際安規認證包括IEC/EN/UL 60950-1 & 62368-1、CCC(5000m)及電磁相容(EMC)認證包括EN55032 Class B EMI & EN55024 EMS等規範。

此款電源更是針對高階電競筆電應用需求如:支援高階處理器及顯示器的瞬間峰值功率拉載、玩家日以繼夜的重度使用、酷炫輕薄的外型、與輕巧好收納及攜帶方便等,同步提供以下的頂級規格及功能:

  • > 95%滿載轉換效率與< 0.2W空載待機損耗
  • 560W(200%額定功率)瞬間峰值功率輸出
  • 3年/26,280小時,滿載高溫下長壽命保證
  • 五種數位化安全保護機制
  • 2公尺輸出線上不需加任何EMI磁芯輔助即能通過EMI認證
  • < 150uA低漏電電流

電競筆電首選 極緻設計之展現

近年來電競筆電產業蓬勃發展,品牌廠商無不卯足全力導入最新軟硬體技術與材料來提升性能,使產品設計上能不斷推陳出新,以滿足電競玩家挑剔與追求極緻體驗的渴望,唯在配角「電源充電器」上無太多創新,而導致玩家也只能默默接受彩盒中所附帶大而笨重的電源。

飛宏科技新推出這款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突破過往的設計瓶頸與極限,可充分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本文章內容由「飛宏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