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婆家的15歲幫傭,被她無情的父母賣給老頭為妻

巴基斯坦婆家的15歲幫傭,被她無情的父母賣給老頭為妻
Photo Credit:亞瑟蘭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喜奴今年15歲了,也就是說,初識當年在我眼裡根本就是個孩子的她,當時頂多十來歲吧;在那麼小的年紀,就被父母「賣」去當幫傭,自此不住家裡,她的世界,豈是我所能想像?

我後來才陸陸續續知道,原來在這五年當中,喜奴並不是一直都在娜佳家裡工作的。喜奴的父母,想方設法總以更好的價格將她「賣」到更遙遠的城市去,但喜奴在那些人家裡幫傭時,許是想念家鄉、許是並沒有受到很好的對待,因此,總又逃了出來。喜奴小小年紀已經流浪過首都伊斯蘭馬巴德,乃至巴屬喀什米爾。

只是,喜奴總不是逃回自己的家,而是逃到娜佳住處、尋求娜佳的「庇護」,這於是,娜佳總得像贖回自己女兒般,幫喜奴代償原僱主已經付給喜奴父母的薪資,並繼續把喜奴留在身邊。

為文的此時(2018八月中旬),喜奴的傭約只剩一個多月,最新消息是,喜奴已經來到「適婚年齡」,而她的父母也已經幫她找到對象,準備以20萬盧比(約台幣五萬元)的代價,將喜奴賣給一個老頭子為妻。

我和娜佳都同聲給喜奴當後盾,讓她不用擔心,我們告訴喜奴,會把她當自己女兒,讓她從我們的家裡嫁出去,畢竟,喜奴的姐姐哈姆娜,她在自由戀愛結婚後,雖再沒回去過自己的家,卻總是到娜佳的家裡去探望。

何處是娘家?

心在哪裡,那裡便是家。

總趁閒時窩在客房看電視的喜奴,總是一個人也能看得咯咯大笑,有那麼幾次,家裡只剩我和她,當我在一牆之隔的戶外中庭寫文章時,都被她那無憂的開懷笑聲給感染了。

不管喜奴還能在這個家待多久,她那漾著大酒窩的巧克力色笑靨,都已成為我們家共同珍藏的記憶扉頁。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