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擊必中的狙擊手法則》:狙擊手思維與其說是天生擁有,不如說是後天造就

《一擊必中的狙擊手法則》:狙擊手思維與其說是天生擁有,不如說是後天造就
Photo Credit: leninscape@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卓越不是人們與生俱來的特質,必須添加十幾種成分才製造得出來,當中的關鍵就是古希臘德爾菲神諭說的「了解自己」,創造你的核心。

文:大衛.艾莫蘭

百萬美元的大腦

人類的想法是由化學物質與電流組成。追溯想法的根源,希望了解想法的形式,有點像是望著一大片森林,努力判定森林最先的起源在哪裡,是根部?還是最先照射在幼苗上的陽光?可能的源頭太多,難以確信;變數太多,不能指望精準。然而,這不是在否定森林,也不是在否定森林的作用。森林的形狀和形式,十分顯而易見,森林本身的存在具有顯著又可分析的作用。

同樣的,在大腦內部,從想法的開端一直到想法表達,對想法的作用進行的衡量與檢驗,或許是我們永遠無法追溯的,但所有共同運作、化想法為真實的區域,卻是我們可以看得到的。其實,正是那些區域訴說著我們需要了解的故事。最樂於接納故事的聽眾,分別出現在三處特定的人類活動競技場,分別是商界、軍方、棒球界,每一處競技場都充分運用了戰鬥力增倍器的概念。

舉凡商業領袖、狙擊手或頂尖棒球選手,無論個人狀況如何,無論要在何種環境下工作,大家都期望他們在強大壓力下仍能達到高標準的表現,不但要次次都達標,還要把價值觀傳達給各自所屬的團體。他們打造出的環境,可以將周遭的機制切換到高速檔並做好工作,他們所屬的領域也因此締造了更高的「價值」。

把棒球比賽或產品上市的情形套用在狙擊子彈相互射擊的戰場上,似乎是要思考好一會兒才能懂的延伸概念,其實前述情況背後的動力都出奇類似,只是個別環境的細節不一樣罷了。

商業領袖、狙擊手、棒球選手向來是問題的關鍵,為什麼他們能有出色的表現?是什麼因素讓他們與眾不同?他們是如何把自己提升為獨特的角色?為了判定與眾不同的人是出自於基因(即先天本性),還是出自於訓練(即後天教養),必須長時間付出大量的努力、理性思考、深切自省、推動、試驗、細心分析。

然而,在進入先天本性對上後天教養的激烈爭辯之前,如果能明白這三種獨特又不同的人類活動領域,是怎麼看待理想中的一流應徵者,也是頗有意思,畢竟這點就是三者重疊之處。凡是成功的商業領袖、狙擊手、頂尖棒球選手,都具備核心認同感,也就是說他們很清楚自己是誰,為何會成為今日的自己。他們的人格猶如一層層的洋蔥片,藏在深處的核心讓他們擁有內在的平衡感。

羅馬人以「莊重」(gravitas)稱之,並依此特質評價領袖。羅馬人認為,若有莊重,對自己的本質便能擁有堅若磐石的基礎,也就是說,能夠仰賴這基礎做出更佳的決策,不太會受到外在事件的動搖。羅馬人努力在私人生活和公共生活培養這項特質,並把莊重列為應當追尋的美德。

假如說管理人生中任何事物的能力,取決於管理自身的能力,這種說法並不公平。如果我們自身的中樞「撐不住」,那麼我們就會覺得要怪罪這世界,覺得事情失去控制,覺得沒什麼值得爭取。大腦對於手邊工作處理方式的見解,若能引致傑出的表現,那麼當中肯定有個紮實的邏輯是我們能依循思考的。

過去,商界、軍隊、球團不得不四處尋找有潛力的應徵者加入行列;現在,我們能探討這些表現一流的人在工作時的思考模式,繪製成圖,然後運用特定技巧,把他們的思考模式教給別人。

改編自真人真事的迪士尼電影《百萬金臂》中,一名物色新秀的球探採用非正統方法,用電視播送比賽,努力找出哪些有抱負的棒球選手可投出時速一百四十五公里的快速球。若能複製頂尖表現人士的大腦運作方式,就可以瓦解傳統的匱乏經濟學,創造出達到一流結果、價值百萬美元的心智。

如果企業雇用一堆表現出色的人員,想想這世界會變得如何不同?軍隊可招募超級士兵,球團可雇用明星打者。卓越不是人們與生俱來的特質,必須添加十幾種成分才製造得出來,當中的關鍵就是古希臘德爾菲神諭說的「了解自己」,創造你的核心。

試想這個可怕的情境:

我躲在薄薄一層的沙包後面,都快哭出來了,二十個男人戴著面具、大聲叫喊,全速朝我衝過來,他們身上綁著自殺炸彈背心,手裡握著步槍。我每擊斃一個人,就有另外三個不知從哪裡蹦了出來。我射擊的速度顯然不夠快,我驚慌又無能,步槍老是卡彈。

假如用「桌子」取代「沙包」,用「商業決策」取代「自殺炸彈客」,就是平常在辦公室的狀況。當工作堆積成山,危機接連發生,員工反抗,同事合謀,電子郵件收件匣擠滿一堆標註「緊急」的事項,這時電話響了,是妻子或女朋友,她覺得你再也不愛她了。幸好前述的戰役情境只出現在電視上,這個模擬情境是用來訓練美國部隊學會使用步槍,每個環節都經過設計,讓人覺得自己遭受難以對抗的攻擊,使得感覺刺激和認知分析任務導致大腦過度負荷。

該情境創造出混亂的場景,專門用在處理自我懷疑的情況。該情境對體驗者造成的第一個效應,就是強烈的心理關機感,讓人只想停下手邊動作,趕快走開。訓練有素的狙擊手也會在戰場上經歷類似的情境,我們很容易能夠設想當時的壓力有多大。

要在高壓情況下照常執行任務,必須先經歷一萬小時的練習,鍛鍊大腦裡的髓磷脂路徑,讓菜鳥新兵變成經驗豐富的老兵才行。可是你知道嗎?大部分的人都不曾投入一萬小時的練習,即使是狙擊手在職涯初期作戰時也肯定沒有。狙擊手跟我們之間的共通點就是動機、動力,還有必須完成工作。這就是頗有意思的地方,畢竟在高壓情況下要做好工作,就必須達到「心流」的心理狀態。所謂心流,就是毫不費力的專注感,各種出色的技能都具備心流的特徵。

狙擊手看似能隨意開啟心流,他們的思維習慣能迅速因應複雜難題,也懂得運用心流的力量。出類拔萃的商業人士懂得如何達到心流狀態,以便在高壓下仍能有出色表現;當棒球選手需要心流時,就能毫不費力地進入心流狀態。例如費城人球隊外野手約翰.克魯克(John Kruk),他的例子尤其有名,儘管他不是個苗條的棒球選手,卻在一九九三年達到打擊率.316,三度獲選為美國國家聯盟明星球員,一生平均打擊率是.30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