諷刺的「吸菸救長照」:台灣要繼續以菸稅作為長照財源嗎?

諷刺的「吸菸救長照」:台灣要繼續以菸稅作為長照財源嗎?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應趕緊拿出研擬已久的長照保險,根據現今環境因素重新檢討,早日以保險制取代目前有道德爭議的菸稅與不穩定的遺贈稅,一方面減少及避免因吸菸造成更多長照需求,另一方面,以保險來穩定長照的財源,使長照能順利推動。

日本厚生勞動省預估,2015年度因菸草危害所造成的損失金額(包括醫療費用在內)達到2.05兆日元,因菸草患病及產生照護的費用為2,600億日元,火災造成的損失為980億日元。日本是藉由提出吸菸造成社會在醫療、照護及公安等損失,希望民眾不要抽菸;台灣則是有人戲稱為「吸菸救長照」,因長照基金有近九成財源是來自菸稅。今年上半年預估菸稅有新台幣222億,兩相對比形成十分諷刺,政府是希望民眾抽菸,讓長照基金有穩定財源?還是關心國民健康,鼓勵民眾戒菸,但造成長照基金財源匱乏?

長照2.0實施時,執政的民進黨政府是以稅收制取代選舉失敗的國民黨原本規劃的保險制,提供長照基金財源是規劃菸稅、遺產稅及贈與稅,政府修法分別提高菸稅、遺產稅及贈與稅的稅率。當時,許多人士不斷提醒政府,若以遺產稅及贈與稅做為長照基金的主要財源,將會造成長照基金財源的不穩定性,原因是在民眾可提前規劃個人與家庭財務,減少因遺產稅及贈與稅稅率增加,導致可能要繳交更多的稅額。

倘若以菸稅做為長照基金主要財源之一,則是形成道德上爭議,到底是希望民眾抽菸,使得長照基金有穩定的菸稅,還是重視國民健康,鼓勵民眾戒菸,因此許多關心長照發展的人士紛紛提出,政府應早日尋求新的稅源或改以保險制取代,使得長照基礎建設能有穩定財源,得以順利推展,包括筆者也數度在媒體提出建言,但政府至今仍未意識到潛在的危機,忙於長照建制的混亂局面。

菸稅調漲了,但吸菸人口未必真的減少

首先來看菸稅,自2017年6月12日調漲菸稅後,每包菸的菸稅增加20元,若加計進口關稅、菸稅、菸品健康捐及營業稅,每包進口紙菸稅捐達56元以上。財政部七月曾公布今年上半年全國稅收統計,菸酒稅上半年稅收339億元,其中菸稅為222億元,較去年同期大增九成。

財政部的解釋,因去年配合長照政策調增菸稅,使菸酒稅稅收較去年同期增加75億元;菸稅增加也使菸品銷量減少,前六月菸品健康捐大減103億元,衰退近四成三。

但菸品銷量是否真正減少,如果從菸稅調漲一年間,海關共緝獲私菸1,528萬6,105包,逃漏稅捐金額估計高達8億5,602萬餘元,創歷史新高,平均每月緝獲一起以上重大走私案件。這並未加上已成功走私進入台灣市場的菸品,一般估計約有一成的走私貨品遭到緝私,換言之,市場可能更多的走私菸流通販售,實際上是走私菸取代合法繳稅的進口或國產菸品,並未減少吸菸人口。

根據牛津經濟院發布的2016年「亞洲非法菸品指標」顯示,非法菸品約占台灣菸品總消費量的5.5%,推估數量約為一億包。對比政府公布的2016年查緝數字990萬包,顯示仍有九成的非法菸品流入市場,至少造成35億元的稅收損失。

走私菸之所以猖獗,仍是利之所趨。財政部關務署表示,菸稅自2017年6月12日調漲後,走私利益更高。以一只40呎貨櫃可匿藏九百箱(四十五萬包)來計算,走私一只貨櫃所逃漏稅捐金額超過2,500萬元,不法利益相當可觀。

再來看長照基金另外兩種稅源:遺產稅及贈與稅,去年五月調高遺贈稅稅率,使民眾提早進行財務規畫,墊高基期,累計今年上半年遺贈稅稅收47億元,創近五年新低,年減約七成,財政部不得不承認,今年稅收達標挑戰高,長照基金約有九成都得依靠菸稅。

這已印證許多關心長照財源的人士當初所提:若以遺產稅及贈與稅做為長照基金的財源,將提升長照財源不穩定性的風險。

來自日本的研究調查:菸草帶來社會的損失不僅是醫療費用

更諷刺的是菸稅與國民健康間的關係,若根據日本共同社今年8月8日的報導,厚生省最新公佈的研究資料顯示,菸草帶來社會的損失不僅是醫療費用,還給增加照護、公安等多方面的影響,認為有必要採取進一步的對策。該研究指出,菸草與疾病之間因果關係「充分」或「顯示存在」於癌症、中風、心肌梗塞、認知症(失智症)的治療上所產生的醫療費用,根據日本國家統計資料進行了分析,還估算出因這些疾病所需的照護費用、因菸草引發火災的消防費用以及處理菸頭等的清潔打掃費用等。

其中最高的是吸菸者的醫療費,達到1.26兆日元,占到損失額的一半以上,癌症醫療費超過5,000億日元,吸二手菸所產生的醫療費為3,300億日元,其中腦血管疾病占比較高。另外,牙齒治療費達到1,000億日元。照護費中,男性達1,780億日元,女性為840億日元。從產生費用的疾病來看,認知症最高,男女共780億日元,其次是中風等腦血管疾病,約達715億日元。

全球每三秒就有一人罹患認知症,每年耗費成本約818億美元,因此預防與延緩認知症是各國致力追尋的目標。國際醫學期刊刺絡針(Lancet)去年刊登一篇研究指出,1/3的認知症有機會預防,「可預防,但未預防」的九大危險因子包括抽菸、聽力差、未受中學以上教育、不運動、憂鬱、離群索居、高血壓、糖尿病、肥胖。

抽菸是已經臨床研究證實是認知症的危險因子之一,但台灣卻以菸稅做為長照基金的重要財源,不知是何種思維。

日本長照是以介護保險為主要財源,雖然也因被照護者不斷增加,每三年一次修改的介護保險不得不提高自付額、縮小給付範圍等方式來因應財源的不足,厚生省重視國民健康下,也不會以菸稅做為長照的財源,政府應該重新思考長照的財源,重視長照,不應犧牲國民健康。

目前政府的做法似乎是挖東牆補西牆,甚至還會導致長照基礎建設受到財源不穩定的影響,應趕緊拿出研擬已久的長照保險,根據現今環境因素重新檢討,早日以保險制取代目前有道德爭議的菸稅與不穩定的遺贈稅,一方面減少及避免因吸菸造成更多長照需求,另一方面,以保險來穩定長照的財源,使長照能順利推動。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